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攻略 > 文章正文

我经别人介绍认识个男朋友,我感觉很孤单,怎么办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393

我经别人介绍认识个男朋友,我感觉很孤单,怎么办

还未进门先闻其声,两个孩子并非用物理概念中的声音,而是直通精神的声音,这种感觉让叶靈再次想到刚遇到卡莉的时候。

“所以他们在哪?”

利维娅没有回答,仔细观察着周围环境,动物园的规模庞大,管理人员数量众多,还有一大批看似是警卫的人站在园区边缘,他们手中并没有枪,但每个人从视觉能感受出明显的气场。

园区中的人看起来身体健壮,但精神却像是熬夜过度的人一般,或许是前两天精神攻击过后的后遗症。

“这里只是约定地点,他们可能不会出现,稍等一会儿吧!”短暂观察过后利维娅回答了叶靈的问题,“所有傀儡的行动都十分谨慎,他们可能也在做观察。”

“你结婚了吗?”坐在园区内小道旁的椅子上,利维娅和叶靈聊起了家常,也是一次背景调查。

“没有,你呢?”叶靈反问道,紧盯着利维娅的双眼怎么也不相信她的年龄还处于青年。

“哇,你在想什么呢,我还未成年啊!”

“可联合法典里面说特殊岗位从业者可以提前至十六岁享受成年待遇同时受到未成年保护法保护,你的年龄已经可以结婚了呀!”

“那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结婚?”

“因为经受过强化的原因,我和其他几位一样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我没有结婚的必要。”

“你和你母亲一样,叶氏也失去了生育能力。”

“?额,你是从哪里知道的。”叶靈好奇地看着利维娅,这件事从未听人说起过,甚至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何至今未婚。

“Munden告诉我的,早期我为自己增加训练强度被Munden制止,并告诉了我关于你母亲的事情,她为了复仇几乎放弃了一切,高强度的训练也让她失去了生育能力,这也让她在极短的时间内击败了当时公认无敌的西蒙斯·拉格,成功接替了传奇的位置。”

叶靈知道姆·N·德恩,利维娅的导师,不过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和他有什么联系。

“这都是些小道消息,Munden也是听他父亲说的,还有些其他小道消息,也就是你和叶修名字的由来,有兴趣听一听就行,没必要当真。”看到叶靈的沉思利维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迅速换个话题掠过这件事。

“我的名字?说起来到现在我对我的名字也没有什么认知,甚至我也不知道我妈妈的名字。”

“叶氏起初是被西蒙斯·拉格领养并开始教导,在识字之后叶氏挑选了自己的基本姓也就是Yee,随后拉格根据当时领养的情景取了一个字名为靈,之后她把自己的名字交给了你。”

听到这里叶靈瞬间提起了兴趣,也算知道为什么自己母亲的名字这么多年没有人猜出来,也从未想到过会将名字托付给自己,“那叶修呢?”

“叶修算是你母亲的一段感情史,早先有一个基姓X的男人,这种取名方式十分少见,一个例子就是爱丽莲安娜,基姓是A名字叫iliana,这类的名字需要将所有常规的发音组合读出,我的师傅Munden也是这样,Munden,姆·N·德恩,而这个男人名叫Xiu,也就是修。”

“为什么会用他的名字呢?”

“小道消息啊,不要真的相信了。”利维娅再次向叶靈提醒,这些故事都是有自己师傅的父亲传下来的,就连Munden都不是很相信,“这个男人比叶氏大两岁,早期是同校,不过这个人早恋,从叶氏上学的第一天起就看上了她,直到毕业还在追随,甚至为此成为了一名特工。”

“我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花费这么长时间做一件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理解的事情,如果说这是执着,那目的是什么呢。”叶靈的瞳色缓慢转变为灰色带些橙色,可以感受出是好奇同时比较喜欢这些小道故事。

“我也不是很能理解,我到现在也没见过有这样的人,大多都是中途变心或是放弃了,不过这个名为Xiu的男人不一样,他花了10多年的时间终于微微撬动了叶氏那几乎为零的情感大门,你母亲答应做他一天的女友告诉他一些事情让他放弃。”利维娅翻弄掌机找到了一张图片摆到叶靈面前,“这个男人根据叶氏的性格充分地规划了一天的流程,非常富足的一天,几乎可以玩遍整个福斯城,这是那张保留下来的图标,不过一切并没有那么美好。”

“什么意外?”叶靈追问道。

“你也知道,拉格是在9975年因为处理一起新型自由党事件出现意外导致认知异常不幸叛变,虽然没有加入自由党,但新型自由党的计划不止如此,他们知道拉格有一位接任人也就是你的母亲,他们要除掉这个隐患,他们设法让叶氏走入陷阱。”利维娅语速变慢,开始思考如何来表达接下来的故事。

“9978年,恰巧是在与Xiu约定好的那一天,叶氏不得不接受这项任务,Xiu作为一个特级特工可以执行这些复杂行动,本是一次单人行动在修的软磨硬泡下变成了一次双人行动,可他们不知道的事这次行动完全就是一个陷阱,他们需要逮捕一名自由党领袖。”

叶靈紧紧盯着掌机等待着利维娅继续讲述,哪怕她已经猜到了最后结局,但关于自己母亲的故事从出生至今也未曾听人讲过。

“两人来到一处住宅前,经过精密设备的探测确认附近安全,修自告奋勇要去打开住宅大门一探究竟,可刚开门的一瞬间直接触动了门内隐藏的感应炸弹,整个住宅瞬间倒塌,修没有任何生存的可能,整个住宅都经过改造,只要开门就会导致整片区域爆炸,叶氏处于较远的位置没有受到伤害,可修却在她面前当场死亡。”

“探测器没能感受出门内的感应炸弹吗?”叶靈情绪变得激动,原本灰、橙色的瞳孔瞬间转变为紫红色。

“这件事是猴子做的,也就是隐藏在堡垒之中的被称为猴子的间谍,很显然他早有准备,叶氏带的设备被动了手脚,如果不是修,她必定会死在这场行动之中,她原本想告诉修自己想要为拉格复仇,注定没办法在感情上花费多长时间,同时由于训练问题导致失去了生育能力,和她在一起要承受巨大的代价,想劝让他放弃,只不过还没说出口他就死在了面前。”

“新仇旧恨。”叶靈的瞳色随之转为了青色,任凭利维娅如何推搡都没有任何反应,也在这时明白了为什么叶氏对自己和叶修几乎没有任何感情,自己的身世本身是一个不确定的问题,但结合利维娅所说,曾经同事的那些看似是玩笑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

叶修和自己很可能真的是叶氏在追袭自由党期间自由党头目留下的弃婴,由于头目滚落山崖摔死,出于基本的职业道德救下了两人,最后因为所谓的计划只能认养仇敌的孩子,同时为自己和叶修起上两个特殊的名字就是为了记住当年发生的一切。

想到这里叶靈瞳色再度变为黑色,双手捂住面部趴在利维娅的腿上痛哭。

“抱歉利维娅姐姐,刚刚我们出去了一下,发生什么事了?”

叶靈的行为让利维娅瞬间慌乱了阵脚,她根本不知道讲完这个故事之后为何她的反应会如此剧烈,同样也在精神中模拟一段文字回复Vor和樱桃。

“啊?你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呀?你根本就不知道在她身上的故事,很显然她把你说的故事带到自己的经历中了,交给我们处理吧,希望你不会再告诉她这些事了。”

虽然没能看到Vor和樱桃两人,但他们通过精神传输的声音比物理传输更加的透彻,同时叶靈现在的精神防御十分薄弱,他们可以轻易地侵入叶靈的表层意识。

几分钟过去,叶靈从利维娅的腿上爬起,眼泪浸湿了一小片区域,仔细观察叶靈的面部,她只有睁开的眼睛会流下眼泪。

利维娅的眼睛紧盯着叶靈那泛红的眼眶,这让记忆被隔断的叶靈有些不知所措。

“我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是这样的人。”叶靈起来的第一句话就让利维娅不能理解,丝毫不知道樱桃往她大脑里灌了些什么东西。

“你们往她的脑袋里灌了什么东西啊?”利维娅用精神询问着,一脸迷茫地盯着叶靈。

“没什么,我把你讲故事之前说的话复制粘贴了几遍,顺便加了些最近看的电视剧中的情节,现在就看她怎么脑补了,总之就是她现在处理这些新的记忆不得不遗忘刚刚的故事,短时间内不要再讲之前的故事了,不然她会瞬间想起来,等会儿你们可以逛一逛动物园,我们一会儿就到了。”

话音未落樱桃从利维娅的思维公开区域撤出,临走前她的话只说了一半,现在不得不脑补那些所谓的电视剧剧情是什么,单单几段普通的对话不可能会让叶靈有这种反应。

“醒醒了,别忘了我们要做的事。”几番推搡下叶靈的状态回归正常,两人走向靠近动物园入口的地方。

园内的动物安静得过于怪异,两人对这些生物也没有任何兴趣,只想着早些结束行程。

“早上好!”樱桃看到两人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不过并没有任何张嘴的动作,她已经习惯了透过精神交流。

“Vor呢,他没有和你一块吗?”

“他有别的事情,我们来说些正事吧,想必你们也经历过了上次的精神攻击,很不幸的是这不可能会是最后一次精神攻击,听说你们要去帮一个名叫杨烨的人篡位?我不建议你们这么做,在真正的共智者面前,你们什么也不是。”

叶靈很好奇面前这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孩子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完全不符合这个年龄段,她一边抱着兔子一边说这些话显得十分怪异。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也是你们最薄弱的地方,你们始终无法直接掩盖自己的内心想法,只需要和你们进行一次短暂的交流,你们的精神就像是敞开的大门,毫无秘密可言。”樱桃轻轻抚摸怀中的兔子,看起来十分乖巧,“就像这只兔子,它看起来很安静,实际上它非常地害怕,如果不是因为害怕它现在肯定会咬我或是逃走。”

说话间,樱桃用发卡夹住兔子的一只耳朵,轻轻地将它放到地上,只是刚接触地面的那一刻,就像是之前说的一样它以极快的速度逃向了园内深处。

“我猜你们已经猜到了我要做些什么。”仅说话之间,那只做上了记号的兔子再度跳到三人面前,这一次能看到它因为惊悚而炸起的毛。

“傀儡能控制动物?”利维娅对面前的事情感到惊讶,现在看来上一次的救援计划压根不是一群经过训练的动物,而是有预谋的一次攻击,那些自爆狗皆由傀儡控制,这样也解释了ADE小队为何会数十颗子弹也没能打掉一只。

“可以这么理解,但目前这么做后果会非常严重,所以现在的方法是将人和动物一半的精神认知互换,这样一来可能会导致动物寿命降低,但它能像人一样快速理解一些命令的含义,同时也能接受完全态的控制,并做出相应的行为,同样留在人身上的那一半精神是为了做第二项实验,不过现在还在测试阶段。”

“为什么要进行这种实验,目的是什么呢?生物武器吗?”尽管对傀儡的行为十分厌恶,叶靈还是尽力保持心态询问着基本原因,注意力因为公开思维堆积的那些杂物变得薄弱,她的视线也变得模糊,同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精神乏力。

“这些实验的目的实际上和旧时代的科学发展很相似,因为好奇所以进行研究,那些科技产物也都是在探寻途中出现的衍生品,自共智者事件发生以来,很多认知中的理论被一次又一次的推倒,就如同空洞思维这个理论。”

叶靈知道这个理论,不过注意力始终无法集中导致很难回忆起关于这项理论所描述的概念,只能让利维娅帮助搜寻一些资料。

“这项理论主要描述了一个观点,假如一个人没有肉体只有单独的精神,同时这段精神出生在一片纯黑的区域,没有声音、没有颜色、什么都没有,那么这个精神就不会有任何思维和认知,在配合基本的从简理论,没办法形成思维就代表这不是一段精神,所以空洞思维这个概念说先有肉体后才能对世界产生认知,从而出现精神思维。”利维娅大概复述了一次这个理论帮助叶靈理解,虽然中间有些偏差但所表达的理念与鸡和蛋哪个先出现一致。

“很显然现在这个理论被推翻了,如今所用的是一种名为有限思维的理论。”为了方便两人理解,樱桃至今侵入两人的公开思维为其模拟一段简短的动画,“在这个理论中,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可以成为精神的构成体,当一个人死去,他的尸体会被细菌分解,这些精神也会附着在那些物体表面等待一个新的循环,一个新生儿出生,他原本的精神排序被打乱并混入了其他精神体,这样一来就开始了一个新的循环。”

“之所以会出现共智者事件也正是因为这些原本死死附着在物体表面的精神态可以像电波一样在不同的载体之间传输,而生物、植物、所看到的一切都不过是一种精神载体。”樱桃迅速在几人脑中勾勒出数十种特殊字符,继续说道,“最初我们发现精神可以从个体中抽离,施加到另一个人身上,虽然他在适应新个体之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行动、说话,但他对认知事物的命名甚至理解产生了巨大差异。”

樱桃没有继续讲解下去,同时从两人的公开思维中撤出,命令两个手下走到面前,随后指着园区内的鹿问道,“给你们一分钟思考时间,等会儿告诉我你们看到的动物叫什么。”说罢便看向两人,“我临时调换了他们的精神,但是没有互通他们的思维认知,等会儿你们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一分钟过得很快,首位的男性支支吾吾口中念叨着什么但又像是刚学习说话一样,第二个男性同样也是这种状态,不同的是这次有十分清晰的发音只是根本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你是如何控制他们精神的?”叶靈有些好奇,面对这种远超于认知的东西短时间内还无法完全理解。

“这属于共智者基本规则之一,曾经每个精神之间被载体隔断,不知是什么原因让几乎所有人的精神体互相连接,精神融为一体之后本应该由一个人掌管,但还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掌管者似乎没办法同时连接所有精神导致出现下级共智者,下级共智者成为单独个体之后同样掌管着一部分人的精神,此时又面临了第三个问题,这些精神串联在一起之后再次分配给每个人之后他们就像是机器一样完全服从分配者的指示。”

一番交流下来,两人已经完全脱节,樱桃没办法把自己想说的直接灌输到她们的公开区域中,因为公开思维属于短时记忆,几分钟时间就会忘记,外加上共智者的理解和认知比普通人要高数个档次,樱桃索性没有继续讲下去。

“闲聊了这么久该说一说正经事了,也是关于你的,叶靈。”

“我的事?”

“是的,在那次测试之后我们确认了你的能力,和其他几位强化人不一样的能力,你可以观察到每个人的精神本质,也就是他们最真实最底层的那一面,当然仅限在精神空间当中,可在前两天你被人催眠做了一些极为危险的举动,所以我们必须要帮你解决掉这一弊端。”

“那我该怎么做?”叶靈对前两天发生的事毫无印象,要不是战术简报当中记录甚至不知道还有精神攻击这回事。

“其实很简单,想必你们也饿了吧,园区专门为你们做了一顿午餐,等吃好了就到动物园外面找我吧。”

说到这里利维娅才想起来叶靈已经连着快三天没有吃东西了,能撑到现在完全靠的是意志,虽然没能听懂樱桃讲的是什么,但她看起来很乐意帮助大家。

园区提供的午餐是最基本的员工伙食,有些像和平时期那些宅家青年楼下提供的大锅饭,能有什么菜全看社区还剩下些什么。

“你能听懂那个叫樱桃的女孩说的精神态是什么意思吗?”利维娅不是很饿,随便吃了两口就开始向叶靈提问。

叶靈的动作代表了一切,她也没听懂女孩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由于腾不出双手以及单手手语过于麻烦,索性用一只手打字回复利维娅,“她在我脑袋里塞满了都市言情剧,我不是很能理解这些孩子为什么都喜欢看这些,她在讲那些东西的时候我的脑袋里面还在循环播放那些让人肉麻的剧情,虽然大部分都忘了,不过我是再也不想看到这些东西了,至于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回去的时候和其他人讨论一下吧。”

20分钟过后,叶靈也算凑合着吃完了这三天以来的第一顿饭,抬头望向窗外,只是一瞬间觉得屋外似乎下起了小雨。

“已经夏天了吗?”利维娅在心中暗想,甚至觉得刚刚所看到的一切是幻觉。

离开餐厅看守的傀儡并没有让两人直接离开,而是递上了一张布满特殊符号的纸条,这些特殊符号中间包裹着欧麦克伦洲基语,不过那些特殊符号意义不明。

“我的上面写的是出门左拐。”叶靈盯着这简短的四个字陷入沉思,这四个字周围的特殊符号足以占据整张地图般大小的纸,可上面就只认识这四个字。

“很神奇,我的上面写的是出门右转,我来看看你的字条和我的有什么细节差距。”

利维娅偏头观察叶靈的纸条,叶靈也做出同样的动作,两人几乎同时皱起眉头。

“等等,你的上面不是写得出门右拐吗?”利维娅看了看自己的纸条再次确认,两张纸的符号虽然排列方式并不一致,但纸条上的文字信息如同打印出来的一般。

“看样子这些字符会影响我们的认知,我看你的字条是出门左转,我看还是分开行动吧,连接一下我的掌机吧,保持通话。”叶靈将掌机的通讯频率与利维娅的对接,ADE小队处理完通讯站问题之后奇妙的是整个洛塔城的通讯都恢复到正常水平,很显然共智者故意做出一些阻碍想让幸存者的信息传播变得困难。

按照纸条的提示两人向不同的方向出发,园区规划图可以在网络上查到,左右两边几乎没什么区别,园区主路线总体形态为一个圆形,各个展区均有小道连接,这些小道相互交错均匀地分布在展区四周,并且没有死路。

叶靈所走的左侧多为鸟类、爬行类动物,右侧则是灵长类、食草类动物,起点区域是一片食肉类动物,最短距离走出这段食肉类生物区域需要花费近5分钟时间。

“有什么特殊发现吗?”叶靈的手语可以透过掌机转移并合成声音传达到利维娅的耳机之中,在一段行走了几十米后没有任何发现索性问起了利维娅的状态。

“有些怪,你有没有发现,园区的守卫管理人员全部都消失了。”利维娅的步伐很慢,时刻观察着周围的变化,虽然平静但有一种说不上的怪异。

“确实,餐厅的人还在吗?我记得餐厅没有后门,窗户位置很高没有办法直接出去,想要离开必须出门走主路线。”意识到问题叶靈随之停下脚步。

在两人进入餐厅时可以确认有一位指引人员、一位管理员、两位厨师、四个警卫,园区内部按照分布大致是30米距离有一个岗哨,50米距离有一位监管,园区是一个约为600米半径的圆形区域,总体守卫人员大约会有450人驻守在这一区域,现如今视野范围之内一个人也没有,不排除傀儡此时正在做些什么举动。

“很好,我们又被这帮兔崽子耍了。”几十米的距离,叶靈能看到利维娅再次走进餐厅,同时猛踹了一脚餐厅的大门,“所有人都不见了,看样子我们要尽快出去了,看一看你手中的字条,上面的文字似乎变了,我们现在可能在他们的精神领域当中。”

接到指示后叶靈再次翻看纸张内容,确实和描述的一样符号纹路没有改变但原本的文字变得透明,新的文字直接叠加在中心位置,“双人行动,看样子他们把我们的想法摸得一清二楚,只是现在究竟处于什么状态。”

“不用在意那么多细节,考虑考虑怎么出去,环绕推进。”利维娅简单的几个手势让叶靈快速理解了洛塔城特工的术语。

两人各看一个方向并以圆形的路线环绕同时向前不断推进,同时叶靈将手腕处的掌机调整为震动状态以确保利维娅的信号可以通过掌机的震动快速传达。

离开餐厅两人一同向左行进,一路上没有任何奇怪的现象,甚至没有见到一个人影,但距离动物园的大门还有很长一段路程。

“很好,看样子我们需要叫外援了。”

利维娅突然停下脚步,叶靈不知道她想要表达什么意思,索性用手语打出了一个“?,发生什么了?咱们附近有侦察小队吗?”

“你看看那是什么?”利维娅指向了面前不远处的一只狮子,不知它是以何种姿态逃出牢笼,但现在六目相视气氛异常紧张。

两人不敢做出太过于剧烈的运动,虽然这些动物曾经有管理员照看,可能没有什么攻击性,可现在的两个人根本没见过这种生物,它做出什么姿态意味着什么根本无法判断。

狮子现在的动作就如同一只攻击状态的猫一样,缓步巡视着两人仿佛是在判断威胁。

“你的高爆子弹一发它应该就躺下了吧。”叶靈手部动作极其缓慢轻微,甚至就连掌机所带的语音翻译语速也变得慢了不少。

“盯着C1,我准备一下。”利维娅摆出战斗凝视姿态,叶靈从利维娅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母亲的那些动作,仿佛是一个时代的标志。

利维娅所说的C1让叶靈有些没反应过来,在来到洛塔城之前从未用过这种报点方式,福斯城通常会使用方位加大致观察距离,并不会有多少基础职位特工学习这些,不过好在当初看了一眼洛塔城的特工手册。

这种对点位的称呼类似于俯视一张横纵坐标轴,纵向正面从远到近为A1、A2、A3,而播报员的背后从远到进为C1、C2、C3,左右侧也是如此不过是用D和B来表示,在坐标图上从起始点画出A3到B3的圆形曲线,这篇区域称之为AB5,由B2到A2画出的曲线被称为BA4,以此类推,如果需要单独查看一个固定区域例如从A1到B3的长方形区域需要报AB345。

想起这些叶靈将手缓缓摸向腰间的辅助手枪视线盯向利维娅身后的远处区域。

随着空气中弥漫出火药味伴随着掌机强烈的震动,叶靈猛然回头,利维娅此时如同旧时代牛仔一般的动作,不过脸色并不良好。

“Zher、Zher、Zher,他妈的这狮子是防弹的吗?”连开数枪狮子毫无反应,可以清晰地看到子弹命中,但狮子丝毫不为之所动,甚至摆好攻击架势准备扑向二人。

叶靈无心理会利维娅这种手语用到的“芬芳语”,迅速拉起弓箭朝狮子射去。

效果明显,叶靈空了口气,再有10米远狮子就要扑到两人脸上,“看样子我们现在在一片精神领域当中,我能明显感受出我的弓箭与往常差距。”

利维娅没有回答,走向狮子将箭矢拔出狮子也随之消失在视野之中,“这可真是太魔幻了,我来看看那张纸上的字变了吗,保持戒备。”

掏出纸条原先的文字早已消失不见,四个全新的字映入眼帘,“我看到的是小心它们,你看到了什么?”

瞟了一眼字条,叶靈露出一种难以形容地费解神态,“如你所愿?什么意思?这群狮子都被放出来了?”

接连的疑问瞬间得到印证,一大批狮子从第一头狮子出现的地方缓缓走出。

利维娅以及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表达现在的情绪,如同魔咒一般,叶靈仅仅提了一嘴整个精神场景就直接按照想法执行,也算是印证了那一句如你所愿。

“如果这是精神空间,那么就代表这个空间有关我们自身的事物都会根据我们的思想改变,但是该怎么控制底层精神。”

叶靈做出了一个猜测,同时用所谓的意念限制那群狮子的移动,很显然奏效了,不过效果并不是很好,只能限制住一两只,其他的狮子照样会按照自己的行为走动,虽然它们现在没有什么敌意,但时刻都是一个威胁。

“我们的精神力不足以限制这些玩意,如果长时间动用精神模拟,很快我们就会体力不支倒在这里。”

利维娅也作出了同样的举动,通过精神尝试贯穿狮子,让它们停止移动,不过和叶靈一致,甚至让她想起了自己平常的梦境,连梦都没办法控制想要控制面前有独立思维的精神产物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等等。”叶靈的手势打断了利维娅的精神贯穿,“看那里!”

原本已经被击杀的狮子再一次出现在两人面前,只是一次简单的回头,物理攻击对它似乎毫无作用,精神空间所有物品都有可能是被模拟出来的,狮子死了也只是叶靈认为它死了,在那一瞬间精神力超过空间模拟的物品,现在没有人在这头狮子身上浪费经历它也就趁此机会复活,想要击杀很显然需要占用精神。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精神攻击能改变我们这么多人对时间的认知,没想到会是这样,看样子傀儡人数越多能力越强不是空谈,他们能躲避子弹很有可能是让我们陷入了精神认知错误。”

叶靈点点头赞成了利维娅的说法,不过她现在并没有兴趣继续再听这些推导问题,很显然门外的樱桃在两人丝毫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套上了一层精神空间,现在面前的狮子再一次摆出了攻击姿态,不反击就要被扑,反击就会引来更多狮子。

“做个决定把,怎么处理面前这群狮子?我猜这个狮子再等一分钟就要发动攻击了。”

听了叶靈的话利维娅再一次摆出攻击姿态准备射杀最近的狮子,如果按照之前的判断为自己的攻击添加一些精神力量就可以暂时杀死面前的狮子,“我准备好了,待我开枪之后立马撤离,我觉得我们有机会。”

随着姿势摆好,叶靈也做好了补枪准备,利维娅将食指、无名指分别放在两个扳机之上,这把左轮拥有两个扳机,将左轮架在枪套上侧依靠大腿的力量减轻子弹击发后带来的冲击力,同时枪套还配备了第二根枪管、弹匣,相当于可以同时发射两颗子弹,一颗穿甲弹一颗高爆子弹,曾经对抗傀儡时也是这套装备为自己带来了极大的优势。

扣动扳机,伴随着强烈的震动面前的狮子瞬间倒地不起,但剧烈的声响同时吸引了远处的那一群狮子,它们丝毫没有因为枪声感到害怕,同样也没有因为面前同伴的瞬间死亡感到畏惧,甚至有些兴奋的感觉。

“冲上来了,小心。”利维娅连开5枪10发子弹应声而出,只是瞬间5只狮子倒地不起,在叶靈的帮助下仅仅5秒钟的时间就消灭掉了7只狮子,只可惜此次任务并没有带多少子弹,叶靈所用的弓箭只有7根箭矢,辅助手枪在经历过机场事件之后完全不抱有任何信心,基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后面的狮子因为前面尸体的磕绊速度变得缓慢,两人趁此机会快速逃离现场,利维娅的左轮装弹分为两种形式,第一种左轮转轮装弹第二种弹匣式,外加上奔跑时的晃动,让那几个孔看起来更加折磨人。

叶靈的辅助手枪子弹清空,只是单纯为了限制那帮狮子的行进速度,箭矢还剩下5根,也没有时间尝试精神力能不能将箭矢从尸体上拽回。

仅15秒的时间,两人跑出了百米路程,由于刚刚死亡的狮子并没有凭空消失而是原地复活,这也让后面的狮子临时掉头寻找同伴。

“这他妈的傀儡,世界上怎么就会出现这种玩意。”利维娅已经无力谩骂那些傀儡,只想着在这个精神空间当中能不能凭空生成子弹。

短暂歇息叶靈尝试用精神将箭矢拽回,紧闭双眼双手不由自主地比划出“就像梦中一样。”

效果甚佳,箭矢凭空出现在了箭袋中,不过用精神连接广域思维让叶靈的身心感到严重的疲惫,身上的虚汗不断涌出。

“好香呀?为什么会这么香?这就是香汗淋漓吗。”利维娅精神饱满甚至开启了玩笑,甚至靠近仔细闻了闻叶靈身上散发的香气,“看样子你的特点不止你的眼睛。”

叶靈瞟看了眼利维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是同性恋吗?为什么你的行为这么古怪。”

“我不是,我不是,不要误会,是真的很香。”

尽管利维娅做出解释,叶靈依旧没有理会,再次拿出纸条想要看看有什么新的提示。

“不要掉以轻心?什么意思,想表达什么?”

利维娅偏过头看了眼叶靈纸上的字,“这里是动物园,等等什么意思?”刚说出这句话利维娅右眼皮疯狂·抽动,虽然平常不相信这些玄幻的东西,但还是感觉莫名其妙。

“很简单,换个角度来理解这句话意思就是说,动物园不只有狮子。”

我经别人介绍认识个男朋友,我感觉很孤单,怎么办

我经别人介绍认识个男朋友,我感觉很孤单,怎么办

我为什么这么不自信,我不是很优秀吗?很多事不是做的挺棒的,因为没人赞美吗?因为我妈不喜欢我吗?我对自己这么没信心!我失去了自我!我想要自我!自我最美丽!我不想做一个没有自我的躯壳!

分离性身份障碍属于精神疾病还是心理疾病?如何和分离性身份障碍的人相处?

第一次发现他出轨是4月份,我怀二胎的时候发现了,然后他悔改了回归了再六月份的时候又出轨了一个小姐 再接着回来我又发现他今年一月份可能又出轨了小三,所以他还能相信吗? 不太敢相信他了,感觉他还会继续出轨,所以我该怎么办了 原谅自己委屈受不了,不原谅分开自己又不接受不了了 ,没有经济能力所以没有办法带娃走。我感觉我好可悲 好无助。快帮帮我这个可怜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