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婚姻挽救 > 文章正文

男人爱你的表现有哪些?哪些比较明显?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949

男人爱你的表现有哪些?哪些比较明显?

翌日清晨 重楼皇城 某处

一白头老太监,跪在横躺于长椅上的男子面前,左手拿着一拂尘,右手紧紧攥着一张黄纸被汗浸湿。

眼前男人金色短发,一双丹凤眼深深锁着,胸膛微微地一起一伏,倒是睡得安稳。

“殿下……”老太监试探性的用着尖细的嗓音喊道,“殿下!……”

男子听到声响,缓缓睁开了一黑一红,双目异瞳的眼睛,见白头太监跪在地上,便缓缓坐起身子,捏了捏自己的眼角。

“何事……”

男子的语气十分冰冷,但不同于错玉那般的绝情冷漠,他的声音更显羸弱。

老太监见男子坐起发问,便凑近将手中攥湿的纸张递了上去,颔首惊恐道。

“暗哨刚刚截获一封来自白玉城往圣上那去的密报。韩林河……死了!”

男子微微一愣,镇定自若地看向跪在地上的太监。

“死了?怎么死的?”

太监抬起头,指着男子手中的黄纸,“说是谢山发现了韩林河反叛的证据,将韩家……满门抄斩了。”太监说话小心翼翼,像是在担心着什么。

“谢山?是什么人?”男子捏着鼻梁,闭上了双眼。

“回殿下,是白玉城城主那个谢山。”

“白玉城不是韩林河坐镇吗?”男子将黄纸放到一旁,从长椅上站起身。

“韩林河是实际掌权者,这谢山只是名义上的白玉城主……”老太监顿了顿,抬头看向男子,“这谢山被韩林河欺压多年,说是他杀的理由倒也充足。”

男子孑然而立,双手负背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韩林河本就是墙头草,敌友难辨,本来也是当作弃子用的,死了倒也无妨。那条线还能用吗?”

“殿下再派个人过去接替,也还能用,只是好像被谢山查出点蛛丝马迹。”太监连忙补充道。

男子转过身,语气略显烦躁。

“查到了什么?”

“查到了文家,而且……”老太监欲言又止,顿了顿。

“而且什么?”男子微微扭头,双色异瞳盯着太监。

“而且信上谢山扬言文家也有通敌的嫌疑,要弹劾文家。”

“哈哈哈哈!这谢山是何许人也?当真是不怕死?他不知道文家是我田羽的麾下吗?”男子大笑道。

他就是田弈的三哥,三皇子田羽。

“只怕是不知道,不然也不会这么这么大胆放肆挡了殿下的路。”

田羽转过身,拾起那张黄纸,瞪着异瞳。“好一个谢山,文家对我还有用,还不到舍弃的时候,灭了!”田羽将纸张还给老太监,微笑道。这笑容令人不寒而栗,可见内心城府。

白天太监一惊,抬起头,“殿下指的是——?”

“谢山!”田羽慢吞吞地吐出两个字。“另外,将纸张继续上呈给父亲”

“是……”老太监点了点头,将黄纸塞进了袖口里。

“起来吧,眼线那边如何了?我的皇弟们有何动作?”

老太监按着膝盖站起身,挥了挥衣衫。

“四皇子去白玉城已有一月,六皇子在池亭依旧守着边关,没有任何动作。倒是七皇子,最近正忙着筹备允州的万花英雄会。”

“那也难怪,毕竟孟鹤堂是老七的舅舅。”田羽停顿一下,深邃的眼眸不见其心。“八弟呢?”

“八皇子一直守在四皇子府邸,已经数日没去竹林书院了。”老太监颔首补充道。

“比较是一个母亲生的,手足情深啊!”田羽勾起嘴角,“老四去白玉城做什么?”

“眼线报四皇子他夜夜纵歌饮酒,醉生梦死。日日游山玩水,沉浸美色。好一个逍遥快活。”

“游山玩水?逍遥快活?这会是巧合吗?他人在白玉城,韩林河就死了,我的暗线就断了。”田羽冷笑道。

“人尽皆知四皇子文武不修,骄奢淫逸,是天下数一的纨绔。应是巧合吧。”老太监回答道。

“一局棋最后起到决胜关键的,往往是边角不起眼的落子。处理白玉城,重新接手那条线的时候顺便探一下老四的虚实,看看我这位四弟,究竟在搞什么鬼名堂。”

白头太监挥了挥拂尘,点头称是。

“派何人处理白玉城呢?”

田羽看向庭外高楼林立的重楼城,良久才回应。“谢山想扳倒文家?那就让文鸯走一趟吧,暗地里再派一名心腹,去重担暗线。两件事要分开办。”田羽深邃的异瞳盯着老太监的眼睛,白头太监点了点头又说道。

“殿下,还有一事……”

“哦?何事?”

老太监从腰间抽出另一张密封严实的书信,“南边,问殿下答应他们的事何事能处理妥当。”

田羽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

“别急,还没到时候……”

重楼皇宫里,皇帝田乩身穿便衣,正与与一名长髯中年男人盘膝对弈。

“凤梁,当心喏!你又要输咯!哈哈哈!”

田乩落下一子,对着面前男人笑道。

“陛下才要当心,这局是你输了!”男人容光焕发,果断地也落下一子,瞬间就将大局逆转了。

田乩挤着眼,认真的观摩着棋盘上的每一字,装作生气状,“不下了不下了!赢不了你庞凤梁!整个大瑭也就只有你敢赢朕!”

大瑭朝廷设有两名丞相,就是为了防止将来权利相聚,宰相乱政。而这庞凤梁,既是当年田乩打江山时候的军师,挚友,又是当朝左相,与文乘风相制相衡。

“陛下召我入宫,想必是有什么心事吧?”庞凤梁收拾着棋盘,向田乩问道。

田乩倒出两杯茶,冒着热气递给庞凤梁。

“尝尝,大玥送来的雪蓟,五十年一收,罕见至极。”

庞凤梁端起茶盏送至嘴边,认真的品了一口。

“的确是好茶!不过陛下就不要再给我绕弯子了,陛下有心事。”庞凤梁看着田乩那满怀期待的眼神,笑道。

“害,朕能有什么心事,就单纯请你喝口好茶。”田乩咂咂嘴,掩饰道。

庞凤梁抚着胡须,竟直呼皇帝姓名,大笑道。“哈哈哈哈,田乩啊田乩,做天子不会撒谎可不行,你刚刚与我对弈,每每落子都能看出你心浮气躁,你还与我说你没心事?”

田乩也不怪罪他,这么多年二人出生入死,早已情同手足。

“我田乩骗得了天下人,唯独骗不过你庞凤梁!”说着田乩递给庞凤梁一纸文书,庞凤梁接过仔细查看一番。

“东宫老三给朕的。”田乩指着庞凤梁手中的纸张说道。“只怕是他故意呈给我看的。”

庞凤梁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唉,我早就说过,做帝王,可谓是最痛苦的,孤家寡人不说,还得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互相仇视,勾心斗角。就为这五子夺嫡,你看看要死多少人!现在又多了一个白玉城,一片混乱现在都牵扯到文乘风身上了,陛下相信这纸上说文家通敌吗?”

“信则有,不信则无,如果文家真的通敌,老三还会亲自交给朕看吗?这老三心机太重,他这是在自证清白。”田乩笑了笑,“朕哪是孤家寡人,这不还有你庞凤梁陪朕呢吗?我知道你两袖清风,直来直去,素不参与任何党争,所以召你来替朕拿拿主意。”

庞凤梁抚着长髯,满脸严肃,“我与文乘风不同,我庞凤梁最看不得那些各作羽翼,互结党羽的人,为了一个储君位置,要搭上多少条人命!天下人的君主,应当让天下人来决定。入不了天下人的法眼,又有何资格执掌天下!”

田乩脸上带着苦涩,细细嘬了一口茶。

“朕这几个儿子,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你我都老了,将来要将我们这代人辛苦打拼出来的大瑭交付到谁的手中,才对得起我们那些为了大瑭死去的弟兄呢?”

“论品质言行,我曾经最看好的就是田懿,可惜啊!如今,八皇子倒也敦谨仁厚,只是他心智太过单纯,怕就怕被人当作棋子利用啊。”庞凤梁一腔忠血,慷慨激昂。田弈无奈地摇了摇头,指着那黄纸。

“唉,这就是朕的宿命啊,都是朕的孩子,朕也很难抉择。这老三这么狠,又有文乘风支持,他们怕是斗不过他啊。”田乩皱眉叹气,顿了顿。“也罢,让朕好好想想吧。来人!”

田乩大喊一声,一名侍卫跪拜在地。

“告诉三皇子,交给他办吧,文家保不保得住就看他自己了。”

“是!”

田乩将纸张交给侍卫,看向庞凤梁陷入沉思。

“文家通敌?文乘风他还没这个胆子吧!”

庞凤梁笑了笑,“白玉城要遭殃咯……”

男人爱你的表现有哪些?哪些比较明显?

男人爱你的表现有哪些?哪些比较明显?

他们真的不喜欢我吗?

内容略像风马牛不相及的测试,请问准确性如何,科学性怎样?可信度大吗,对生活有什么指导意义,思考时长与答题速度有什么妨碍吗?单测必定不如多测准确吗?做题答对符合得分倾向是需要做题的总结经验,还是只需要生活常识的直觉?

人生的意义是生存还是活出价值,你更愿意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