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脱单恋爱 > 文章正文

初二学生,网课划水了,马上开学了,很迷茫,怕开学?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304

初二学生,网课划水了,马上开学了,很迷茫,怕开学?

突然出现的男孩着实让萧陈吓了一跳。

萧陈看到男孩脚边,用绳子牵着一条小小的小狗,稍微比成年泰迪要大一点,男孩给狗穿上了绿色的衣服。看出来这男孩非常爱他的狗。

萧陈心想道:“难道我看到的绿色猴子,是这只狗?那也不对啊,狗怎么可能会爬树,还会在树上窜来窜去。”

这只狗是一只小罗威纳,还没成年,体型还没发育起来,小罗威纳伸着长长的舌头,嘴里发出莎莎的吐气声音,在男孩的脚边走来走去,时不时蹭蹭男孩的腿。

萧陈想,这几天看的眼睛和绿猴该不会是这种狗吧?难道猫也是这只狗咬的?小雨说看到的狗难道就是这只?不过这明显是只幼年小狗啊,体型只有何雨的小花猫一半大。

萧陈主动和男孩打招呼道:“你。。你好呀,你怎么在这里呀小男孩?”

这名男孩大概是十岁左右,萧陈注意观察男孩,如今夏天的,男孩不单单穿着一身冬天才穿的,长长厚厚的,黑子黑裤黑帽子,而且还戴着黑黑厚厚的手套,男孩脸色白皙,那种白不是一般的白,白得就差几乎看到里面的血管了,全身非常瘦,两边的脸颊因为太瘦而凹进去。大大圆鼓鼓的眼睛,嵌在一具没有一点肉,没有一点血色的脸颊上,十分像一具吓人的骷颅头。如果是晚上突然看见这样的脸,一定会被吓到的。

小男孩没有回答,反而是主动问起萧陈:“应该是我问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萧陈:“我看到有一只绿猴和发银光的眼睛,我是追着这个黑影过来的,没想到是一只穿着绿色衣服小罗威纳?这罗威纳会爬树吗?”

小男孩说:“原来是这样子,会的,我看过小威爬树许多次,它爬树很快。”

萧陈不太相信看到的绿猴是这只狗,萧陈问道:“你能让它爬一下树吗?”

小男孩:“它现在不会爬的,它喜欢晚上才去爬树。”

是因为晚上更加方便隐藏自己,更好偷窥对吗,还是它根本不会爬树,萧陈心想道。

不过萧陈还是问了句:“为什么?”

小男孩:“也许它更喜欢晚上爬上树看周围远处亮灯,现在白天太亮了,它喜欢在地上转。”

萧陈心想道:这真是奇怪的小孩和小狗。萧陈笑道:“原来这只狗叫小威,第一次能看到爬树那么快的小狗,它爬树快得我都以为是只猴子了。”

小男孩低下身摸了摸他的狗,狗用舌头舔了舔男孩的手,表现得十分温顺。

男孩子边摸边看着他的狗,说道:“嗯,我的狗比别的狗都要强壮,我家就住在这栋公寓。”

比别的狗都要强壮?这不就是只小狗吗?

萧陈有点惊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男孩点了点头,说道:“我叫程攸明,我住学校很久了。”

萧陈:“我比你大,那我叫你小明吧,小明你自己一个人住吗?”

小明站起来,拍拍身子,说道:“我和父母都一块住。”

萧陈问道:“哦,你是这里的学生吗?”

小明说:“我家人不让我上学,大家说我暂时不适合上学。”

萧陈:“为什么?”

小明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思考,低头说:“大家说我身体还,不够强壮。”

萧陈问:“谁说你不够强壮?这和不能上学有关系吗?”

小明用手扶了扶头上的帽子,沉默了半响,没有回答萧陈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我得了一种怪病,只要碰到阳光皮肤就会很疼”

怪不得这孩子要穿这么厚的衣服。

萧陈说:“那应该去看医生,不读书以后不好找工作的。”萧陈刚说完这句话,就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这么和男孩说。

小明用脚来回踢脚下的小石头,显得十分内向,小明说道:“我还有白血病,我过一段时间,都需要别人捐血我才能活下来。”

萧陈:“额,我挺同情你的,你应该早点看医生。”

小明:“没人能治好的,我这不是一般的病。”

萧陈:“现在医学很发达,你要相信医生,不能这么一直待在家呀。”

萧陈用手扶着下巴,思考了会,继续问道:“你是什么血型,我看我能不能捐给你。”

小明:“那算了吧,我需要的血量比一般人多。”小明边说边低着头玩弄他手上的狗绳。

萧陈说:“又不是我一个人捐,我出一份力,对你也是一种帮助对不对。”

小明说:“我是o型。”

萧陈脸上漏出意外的表情,说道:“这么巧合啊,我也刚好是o型,你去医院看医生的话,我可以捐你一部分。”

小明抬起头看看萧陈,脸上露出了有点不自然的小微笑。

萧陈突然想起昨天看到土堆的事,这是个住在学校多年的小孩,向他打听学校里的事情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萧陈继续开口说道:“哦,对了,你知道咱们学校后山那里是不是埋过什么,昨天我看到那里有许多排列整齐的土堆。”

小明说道:“我听说过我们学校以前是建立在一个靠山的乱葬岗的地上的,那里是以前埋过的死人土堆,尽量别去那里。”

萧陈:“我说怪不得这么整齐,我猜也是那里也是埋葬的地方。”萧陈还是有点好奇?为什么那些地方没有墓碑,没有亲戚认领呢?

萧陈开口问道:“学校为什么不推掉那块吓人的地呢?”

小明没有回答,沉默了一会,说道:“你是个好人”

萧陈:“我是个好人?”

小明好像想了起什么,挠了挠脑袋,说道:“对了,你只问了我名字,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萧陈:“我叫萧陈,你可以叫我陈哥。”

小明继续重复他口中的话:“陈哥是个好人。”就在这时,小明突然看着萧陈,脸色骤然间变得严肃万分,对萧陈小小声说道:“陈哥,赶紧,赶紧逃!不要在这里,你会成为一部分的,赶紧跑!快!现在你就要快来不及了。”

成为一部分?这什么意思?就在萧陈想继续问下去,突然,一名男人,猛然地,从身后跑了过来,神情有点紧张,瞪了一眼萧陈,表情看得出来明显十分不满,然后蹲下身子对着小男孩子说道:“不是让你不要乱跑出来了吗,不要随便跟别人讲话。”

这名男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头上有点秃顶,脸上皱纹很多。萧陈意识到这是小明父亲来了,点了点头,笑了笑,然而小明父亲转过头对萧陈瞥了一眼,没有任何回应,非常冷漠,一句话也没说。站起身拉起小明,连带牵起狗绳就走。

小明被他父亲拽着,走了走十几米远的时候,突然,转头,用夸张大大的哑语口型对我说:“快逃!”

他父亲还是没说一句话,这次直接用两只手把男孩抱起来,走得更快了。

初二学生,网课划水了,马上开学了,很迷茫,怕开学?

初二学生,网课划水了,马上开学了,很迷茫,怕开学?

我只是想一个人呆着,为什么他们就是看不惯,为什么总有人觉得你应该这样应该那样,你不如他们的意,他们就攻击你。我好累,好想离开这个世界。人类也不过是遵从弱受强食法则的动物,他们的道理正义不过是为了合理自

今年我28岁了,年底打算结婚了,最就感觉很累,工作中就像个机器,不停的处理各种事情,原本有的事可以缓一缓,到感觉当天下班没处理完心里就悬着,晚上就睡不好,参加工作到现在,一直有这样的心理,焦虑,不安全,停下来就会觉得虚度光阴,是罪恶的。由于经常这样,,身体有时候也吃不消,没精神,爱生病。我自己也想过,是不是自己不懂知足,在别人看来,我结婚没什么压力了,房子,车子都有了,虽然是看房子,面包车,但别人觉得我已经可以了,但我却总是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有,长相一般,也不没什么钱,我心里总是不高兴,不放松,整个人是绷紧的,累死却又不感放松,一点也享受不到生活的乐趣,跟头牛一样,就怕放松了,未来的日子就没法过了。请各位老师给点建议。

真的真的不想继续生活了。去医院开药吃药偶尔心情会好但越来越觉得自己没用。真的很想趁现在家里情况好一些的时候悄悄离开。想给父母留下一些东西。一笔钱或是什么,没有想好,有什么建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