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婚姻挽救 > 文章正文

时常感觉自己非常孤独.…并不是说性格内向,不知道怎么了。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368

时常感觉自己非常孤独.…并不是说性格内向,不知道怎么了。

海宁这还是穿越以来第一次解放自我。

虽然,这根本无助于解决是否向乾隆朝贡的疑惑,但他的心情确实是轻松了不少。

至少,在面对青橙的时候,他首先解开了心结,不再因为看出来了某些女孩儿的心思而刻意去顾及什么?

因为他现在也要在自己的生活里寻觅自由。

固然这种自由是和青橙不一样的,但终于也不会因为别人的自由和理念,而将自己置于狭隘的道路上,并试图风驰电掣一般的超越既有的那些记录。

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

白山他们的设计者恐怕也不外如此。

这似乎是人在成长过程当中必须要面对的一个环节。

虽然仍然不服气,也不能允许自己服气,但对现实的理解,完全可以用更加理智的方式去进行。

不做犬儒,也不做愤青。

所以,白山找来的这二十几个姑娘,也确实很快起到了解闷的作用。

她们不光有外貌,还有卓越的见识。

在他们的帮助之下,海宁很快就分析出了各种假设的利弊。

用白山的话说:以他们现在的发展情况来看,全然不必像北京的乾隆朝贡。

至于人心浮动的问题,在一场胜仗结束之后,一切就都好说了。

但也有一些人的方案,让海宁忍不住眼前一亮。

在欧洲的历史上,一直活跃着这么一群为钱而卖命的士兵。

他们参与封建时代的互相攻伐,参与殖民时代的掠夺扩张,即便是到了现代社会,也时常出现在一些热点地区,制造热点问题,称为某些别有居心的人,将冷矛盾变成热战争的急先锋。

这群人就,是雇佣兵。

虽然从字面意思上来讲,所有领钱的士兵都是雇佣兵,以至于有普通士兵都是雇佣兵一类的说法,但效忠于领主、政府等主权象征,和效忠于自身雇佣兵组织的士兵,对于人民和旁观者来讲,完全就是两种人。

因为文化的演变,词汇所对应语境的变迁,后来的雇佣兵已经不是一种招募方式,而是一种起源于西方的富有军事经验的匪徒类的人物。

在现实当中,虽然也有马士军团这种法国外籍兵团当中的荣耀团体,但当他们为了荣耀而在一战当中抵抗德国入侵者时,人们对雇佣兵的看法似乎就已经定型。

虽然,1751年的乾隆皇帝,可能还不了解这一点,但海宁已经决心让他有所耳闻。

他已经决定派人到北京去,但不是为了朝贡,而是为了告知对方,这里有一个军力强大的雇佣兵军团可供他选择。

乾隆一生不知道发动了多少战争,他自称是十全武功,但实际上的战争次数肯定超过了十次。

对于一个仍在对外扩张的帝国来说,高昂的军费一定是他们负担。

虽然雇佣兵也不是免费的,但这个计划的另一个让人兴奋的设计就是,可以允许客户使用一些难以评估的资产来抵消相关的费用。

具体的资产类型会被列入相关的合约之中,而这些合约不光会被送往北京,也会被送往更加熟悉雇佣兵制度的欧洲及亚洲各国,甚至就连非洲和美洲的某些国度也会收到。

这恰巧既符合了海宁凭借机器人的语言芯片疯狂发展外交的想法,也符合了他们穿越者利用历史上的焦点事件,扩充实力和影响力的基本思路。

如此完美契合的角度,简直如同天赐一般,因此海宁立刻予以了同意。

而提出这个方案的人,正是那二十几个姑娘当中的一个,他的名字叫黄莺。

目前,黄莺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通过在孟加拉驻留的那些欧洲人的介绍,白山的手下已经有许多踏上前往欧洲的旅途。

这趟旅途大概会持续30天左右的时间。相比起英国人动辄将近一年的航行时间来说,海宁的仆人们,刚出发就已经在颠覆欧洲人的认知了。

其实就连他本人也很好奇,白山、蓝土他们是怎么做的呢?

一次,当他见到黄莺的时候,忍不住开口相询,结果却得到了这样的答复:“蓝土设计了一种新式的飞剪船。他拥有短衬衫号那样高达17节的航速,但却采用了更高的干舷,以及水密隔舱之类的设计,这让他增加了抗击风浪的能力,所以一定程度上可以进行远洋。”

飞剪船的名字,海宁是听说过的。因而他也知道:这种船只是很容易在远航当中倾覆的。

位于英国格林诺克的克莱德船厂,曾经建造过一艘颇有名气的非舰船“羚羊号”。

这艘船曾经录下过14节的记录,但他却在一次前往悉尼的任务当中。据说船只在咆哮的40度纬线附近,因为遭遇强风致使船尾受到大浪的冲击而最终沉没。

当然,短衬衫号是这一阶段飞剪船为数不多,甚至可能是唯一的幸存者。如果采用他的设计,基本可以保证在强风当中也可以快速的行驶。

所以前往欧洲的话,问题应该也不是很大。

更何况,他们这次是结伴而行,路上即便遭遇海难,也可以相互救援。

根据黄莺的介绍,蓝土此次制造了差不多15条飞剪船,他们的排水量大多在1100吨吨左右。

由于对速度的追求,这类船只向来无法见到的很大。因此在东印度公司时常被用来运输茶叶这种轻质货物。

海宁认为用它运输丝绸也是可以的。

不过现在,他们还没有展开和清廷的贸易,丝织品的来源也不算广阔。

因此大容量的常规船只也是他们必不可少的装备。

然而黄莺却告诉他:“蓝土虽然已经设计了专用的货运帆船。但因为集团缺乏远洋贸易的刚需,所以那些设计还停留在图纸状态。”

这个当然让海宁觉得可惜。

可他很快意识到,货运船只确实还不是自己的刚需。目前他们的商品才刚刚打开市场,虽然引起了关注,但总体的销售量并不高。所以运输的问题,大可以交给当地人和欧洲人去解决。

所以他猜测蓝土可能在关注另一类船只的建造。

“那家伙是在到风帆战舰吗?”

“没错。”黄莺给海宁倒了一杯水,然后才解释道,“就算支持用木头,船只也可以造得很大。所以风帆也可以迎来战列舰的时代。因此蓝土在阿拉干修建了很多大型船坞,其中有一个船坞聚集区,被人称为博纳坞。那里可以用来修建和维护绝大部分已有的船型。”

对于这个名字,海宁作为一个巴萨球迷,已经不知道该怎样吐槽了。

而且更让他无语的是:为了这些船坞的修建,蓝土耗费了数月的时间。即便结合了他们的全新设计和施工方法,以及最新的钢筋水泥等静力设施的原料,仍然有大部分船务还没有投入使用。

这些情况都是黄莺转述给他的,海宁后来也从白山那里了解到了更多的细节。

考虑到集团在海外作战方面的需求,一部分风帆战舰没有等待船坞建设完成,就直接在一些旧有的造船厂制造了。

可是这些地方技术有限,不可能满足蓝土对战舰吨位的渴求,因此他只能不断的从细节处进行改良。

比如一项最不起眼的改良:锚链的应用。

这里所说的锚链是指铁质锚链。英国等欧洲国家如今所用的仍然是用大麻纤维编织而成的锚索。直到1808年的时候,采用英国的塞缪尔-布朗爵士率先提出。

当然在那之前可能已经有人做出了类似的改良,只不过没有引起欧洲官僚老爷们的注意罢了。

像这样的小型改良还有很多,比如帆索的设计也是经过重新布局的。

当然为大型船只准备的改良方案只会更多。毕竟那承载着多数人更大的野望。

比如逐级桅杆:他可以给风帆战舰带取面积高达数英亩的风帆布局设计,极大的提高了战舰的动力。

像这样具有颠覆意义的设计还有很多。

不过,有一个因素却限制了蓝土在这方面的大刀阔斧。

当地招募的船员,对这些新式船只的架势严重不适应。这样蓝图的人只能单独抽出时间来进行悉心的教导,但这显然会耗费不少时间,以至于现在他们都还只能在近海活动。

考虑到船只的条件十分优良,这支近海水军会很快尝试远洋部署,但即便是去趟印度,恐怕他们也得等到8月以后了。

那对海宁来说确实就有些晚了。

但好饭其实是不怕晚的。

蓝土最近的一项成就,就打开了海宁对近期海战的设想。

这项成就原本源于蓝土对超强战舰的渴望。

仿制1859年下水的维多利亚号,并给他配备上历史上记载的121门火炮,是他接下来想要做的工作。

多次强横的战舰,自然要配备更加强横的火力。

因此法国将军佩克桑发明的空壳燃烧弹就走进了他的视野。

这种空壳燃烧弹可以直接从舰炮上进行发射,在克里木战争当中帮助俄国人击败了土耳其人。

但这种燃烧弹,并非只能在大型战舰上才能使用。

之前造出来的那些小型战船也是可以的。

考虑到敌对船只基本上都是木质构造的,装备这种武器的部下,可以让海宁在雇佣兵市场上迅速的收获大量订单。

时常感觉自己非常孤独.…并不是说性格内向,不知道怎么了。

时常感觉自己非常孤独.…并不是说性格内向,不知道怎么了。

我是个初二的女生 老是会因为人际关系不开心 总是喜欢去胡思乱想 会去想我的好朋友是不是讨厌我什么之类的 这样真的好累好累好累 但我总是忍不住去想 该怎么办

最近他做什么都没精神,还总怀疑自己有病了。

情绪变得没有波动,过于平静了怎么办,感觉不到别人的开心了,但是离开到另一个地方又焦虑,头脑一片空白,老忘记东西,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