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倾诉 > 文章正文

自己只是13岁的孩子,被别人打骂、人身攻击,想自杀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379

自己只是13岁的孩子,被别人打骂、人身攻击,想自杀

八月十五中秋夜,位于大晋王朝西北部地接北凉、前秦两大王朝的兴宁郡突然燃起烽火,今夜本该安宁祥和的兴宁城瞬间陷入了惶恐不安的氛围之中。

城主府内,一个头发近半数花白却身材魁梧的男人戴上银白色战盔,穿上铠甲,已然一副准备厮杀的模样。此人正是兴宁城城主颜士韦东。

一个士兵跑的飞快,一路上喊着“报”字,不一会儿,重重跪在颜士韦东身前,面色苍白,大声道:

“禀报城主,城北有秦军进犯,声势浩大,看样子不下五万人!”

颜士韦东心里一颤,面色凝重,语气坚决:

“传我命令,西门军队负责护送百姓撤离,其余军队随我去北门守城。”

二人毅然决然走出门,一袭红衣叫住颜士韦东,满眼期望道:“活着回来!”

红衣女子正是城主的妻子李清竹。

颜士韦东扭头望向那一袭红衣及其身旁的两个孩子,纵然有万分不舍,但此情此景只能义无反顾的去迎战敌军,不能有半点胆怯,因为他是城主。

颜士韦东眼涌柔情:“快带着孩子走,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说完便匆匆而去。

看着颜士韦东离去的背影,李清竹心里清楚秦军进犯的后果,知道丈夫此去将会九死一生。

传闻前秦若要入侵一个国家,必然会先屠一城,给被侵犯国一个下马威,起到威慑作用。传言那燕国大王被这阵仗吓到,继而俯首称臣,甘愿成为前秦的一个附属国。

话虽如此,燕国也是因为国力太过弱小,燕王不想看到燕国尸横遍野,所以对前秦俯首称臣,以保燕国百姓免遭战火。不过,燕王此举确实过于软弱,不知遭到多少百姓多少勇将的反对。

兴宁城头,颜士韦东望着越压越近的秦军,满腔热血,振奋道:

“诸位将士,你我皆大晋男儿,今日终会九死一生,我兴宁郡地处国门之地,哪怕是战死也绝不后退,绝不做临阵脱逃的懦夫!”

听完城主的话,站于城内外的将士们紧握兵器,齐声嘶喊:死战不退——

秦军将领闻声,于两里外放声:“早就听闻颜城主威名,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倘若让我战的痛快,一定留你满城百姓个全尸!”

这话在兴宁城回荡,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单凭这点,那秦军将领准是个于江湖有名的高手。

这江湖上有很多称号,称号带个“甲”字的人准是个一等一的高手,甚至在江湖排行上能排进前列。

颜士韦东在江湖上以“忠义”二字闻名,但论实力,最多算得上个二流高手。

颜士韦东怅然一笑,随继面露狰狞之色,拉扯着嗓子,铿锵有力回了秦军将领一句:

奉陪到底——

秦军逼近至离兴宁城门五百米处停下,一面面书有秦字的血红战旗飘扬于军队最前列。

秦军将领从马背上一跃而起,一步迈出已然三百米,金黄色战甲在一轮明月下显得格外耀眼,手握长枪,给人带来足足的压迫感。

待看清面孔,颜士韦东沉声道:

“我小小兴宁城竟能让宋纪大将军亲自领兵,真是荣幸之至啊!”

秦军将领宋纪正是江湖闻名的枪甲,号称地仙之下再无敌手,因为带领着秦军屠过大大小小几十城,又被称为“宋屠城”。

宋纪对着眼前将近两万人的晋军轻蔑一笑,目光森寒,有些不屑道:

“堂堂大晋王朝就只有这点兵力吗?还是说你们的晋王光顾着花天酒地,忘了多部署一点兵力在这边境?尔等能否抵挡住我这十万铁骑的进攻?”

宋纪说的不假,颜士韦东曾多次上书请求朝廷在兴宁郡多部署一些兵力,但都是得到些没有实质性的回应,加上护送百姓撤离的五千军队,兴宁城仅有此次进犯秦军兵力的四分之一多。

兴宁城已然兵临城下,哪怕是旁边两郡看到烽火后立即出兵增援也不济于事,况且近年大晋王朝不重军队发展,可能两个晋兵死战才可以换取一个秦兵的人头。

颜士韦东放眼望去,发现眼前秦军根本没有十万人,而后心头一震,满脸狰狞之色看着宋纪,嘶声问道:

“你当真要屠我满城百姓不成?”

宋纪又是轻蔑一笑,“这是秦军的习惯,攻打一国,必先屠其一城。”

话音刚落,兴宁城西门方向南门方向相继燃起了用于传达信号的烟花,表明撤离队伍已被秦军堵截。

颜士韦东抬头望了一眼天空,面色森白,大喊:“难道真是天要亡我大晋不成?”

话语一落,继而死盯着宋纪,双目血红:

尔等放手厮杀便是,我大晋男儿定会死战不退——

手握晋刀,颜士韦东一步跳过城墙,在空中再一步来到宋纪的对立面,沉声呵道:“宋纪大将军,颜士韦东请求一战!”

宋纪目光坚定,像是来了兴趣,笑道:“是条汉子,你死后,我定会将你厚葬。”

这是两大将领间的生死较量,赢的一方必然会士气大涨。此时此刻,不管是晋国军队还是秦国军队,都死死注视着这场较量,等分出结果时便放手厮杀。

颜士韦东手持晋刀飞身砍去。

宋纪将枪尾向地面重重一掷,顿时尘土飞扬,平地起大风,颜士韦东还未近身便被弹到十米开外。

宋纪郑重道:“你我不是一个境界,能否撑过三个回合?”

方才被弹开的颜士韦东此时嘴角一抹红,内力已然用去一成,况且还是在宋纪没有直面接招的情况下,这江湖枪甲之称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颜士韦东畅然一笑,道:“我看大晋气运将尽,宋大将军放开手脚便是,倘若颜某能撑过三个回合,此生无憾也!”

宋纪敬重地看了一眼眼前的晋军,手握长枪一横指向颜士韦东,铿锵有力道:

“此枪名为夺魂,跟我已有几十载,死于它口下,你不冤,请接招!”

宋纪内力迸发,风起,已然有了全力一击之势,又道一句:“不留实力是我对你的最大敬重。”

夺魂七枪第六式——破杀!

宋纪一步踏出已然近了颜士韦东的身,枪尾一砸,将其再次掷出十米,继而跟上,夺魂枪不停挥舞着。颜士韦东也拼尽全力去接每一枪,但能接到的也就寥寥几枪,没接到的均破甲刺进了身体。

待宋纪停下手中枪,对方已然血肉模糊。吊着最后些许气力,颜士韦东猛地睁开还没被刺瞎的那只眼睛,死死瞪着宋纪,嘴唇艰难动着:“请枪甲宋纪再接我一招!”

此时,颜士韦东所在位置也平地起风,阳刚之气迸发。

宋纪见况,有些可怜颜士韦东,道:“强行提高境界,仅有短暂时间,最终会魂飞魄散,你确定?”

颜士韦东用力一笑:“反正终是一死,我愿蜉蝣撼树一次!”

颜士韦东奋力一跳,速度不知是先前的几倍,挥刀砍去,宋纪也是被惊讶到了,愣了一下,差点就没及时接上去。

二人兵刃相接,相持起来……

宋纪敬重道:“你现在与我境界相同,但你终会气绝身亡,敬你是条汉子,我不会杀你子女。”

颜士韦东淡淡一笑,唯剩的一只眼睛透出感激。

未到半刻钟,颜士韦东向后径直射出,重重砸在了一个晋兵身上。

此时,在场所有晋兵皆呼:“死战不退,为城主报仇!死战不退,为城主报仇!”

战鼓鸣,晋军率先冲出,继而秦军冲出……

自己只是13岁的孩子,被别人打骂、人身攻击,想自杀

自己只是13岁的孩子,被别人打骂、人身攻击,想自杀

听音乐对不同程度的抑郁症人,有何效果?

老师,好,我现在在家里不想出门,一个半月了,看见什么都烦,不想做任何事情,感觉生活没有意义,想如果没有存在着多好

最近身体和生活都很糟糕。我知道想要过得好过程一定不会是快乐且平坦的。我也知道我该为自己的未来付出努力。我不想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发泄给身边的人,每天都装作只是因为很忙所以有些疲惫烦躁但本质还是快乐大学生的样子。可是其实很崩溃,一天比一天崩溃,每天每天无时不刻都很崩溃,想要大吼大叫,哭闹一场。可事实是,无数次我连点开对话框向人倾诉的勇气都没有,何况是张口讲出一些糟糕的话。给自己的日程安排上每天都有许多任务,之前我试图通过忙碌来使自己忘掉一些事情,可稍一闲下来,我只会更加的崩溃。有时待着待着就开始流眼泪,但是又不到发泄的地步。这样的日子没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