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攻略 > 文章正文

学业重没目标,不得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怎么办?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276

学业重没目标,不得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怎么办?

惊蛰将近,小雨没来由多了些,雨刚停,雾蒙蒙的一片,任天笑闲来无事,甚是百无聊赖。

坐在厅前,摆弄着一把鹿筋弹弓。一众伙伴步伐轻快,少不了吵闹声。

“打荆藤去不去。”秦柱子开口问道。

回头,娘亲正盯着他呢“亏还没吃够?”,任天笑一阵泄气。

“不去远,上庙门山。”陈八斗笑道。

任天笑再次传来渴求的眼神。母亲一阵无奈,别过头去摆了摆手。如遭大赦,任天笑一溜烟儿跑个没影儿。

任千行走了出来,看着满是脚印的院子“这样多好。”,姬如雪不屑轻笑“瞧你给惯的。”

爬在草窝,几人只露出脑袋。打荆藤是小事,主要是这几个小人儿又动了歪脑筋。目向远方,一个羊胡子老道正在躺椅上打盹,咂吧着嘴正回味着那王寡妇的滋味,不说活色生香,口舌生津还是有的。

丛中隐去脑袋,几人围成一圈蹲下身子。“八斗,你给咱想个法子。”秦柱子一脸坏笑。陈八斗信誓旦旦。“二斤,你去槐树下挖个坑,没过脚踝就成。”陈八斗立即开始发号施令。李二斤干脆应下,本就是奔着报仇来的。有一次回家早了,见羊胡子老道在他家里,母亲一脸委屈,被扯怀了衣角,屋里乱得不成样子,像是打架一般,母亲还被打哭了。

“柱子,天笑,你们去找些剌蔴,绑根绳子,剌蔴叶儿可不能扔。”陈八斗对着两人说道。

“虎哥……”话刚出口,想起了什么。顿时有些不愉快,秦柱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虎哥胳膊已经治好了,再过几天,就能跟我们一样了。”

宽慰的话甚是暖心,陈八斗点了点头“那你们一会儿帮我抬个朽木桩子。”

分工明确,几人如同山猹一般钻入阔林,各行其事。

白秋庙,十几年前建起。那时,一位意气风发的小道士踏霞从此经过,顺手解决了几个山中蟊贼,帮村民抢回粮食。那小道士一身洁白道袍,颇为出尘,手持一柄俊逸玄铁剑,腰配一块玦白无瑕玉,书生模样。

再三请求,那小道士才在此立庙,尝一村愿力。不过这守庙人倒是相反,品行低劣,净想些残花败柳,庸脂俗粉的事儿。那年大雪,秦柱子病了,高烧不退,父母见他懂些医术,在庙前跪了一夜,这老道以心不诚为由,硬是没开这庙门。

还不是油水儿没捞够。后来,任天笑父亲出马,这才劝说得动。

能当这守庙人,还不是跟那白秋仙人沾点亲戚,学了点旁枝末节的道术,在白秋面前乖如老狗,在他们这些村民面前,就一个泼皮无赖,欺上瞒下。众人无奈,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秦柱子与陈八斗两脸坏笑。又下雨了?羊胡子老道迷糊着眼睛,抹了抹脸,怎么还有股子骚/味?

猛然惊醒“小兔崽子!”

秦柱子提起裤子就跑,陈八斗紧随其后。一个手势,“放!”,任天笑与李二斤立刻松手,老道刚踏进山林,面前一棵粗壮小树立马拍在了他的脸上,剌蔴叶,细小绒刺一旦扎进肉里,可比仙人掌厉害得多,又疼又痒,还不易拔出。

扒拉着脸上,刺痛更深几分。恼怒之下,手中拂尘根根立起,如同针毡一般。

几人扮个鬼脸一哄而散,跑的还不是一个方向。正犹豫要追哪个,一根朽木树桩荡了过来,老道挥起拂尘便打,树桩顿时四分五裂。

还有些本事,正得意时瞧见不远处探出的几颗小脑袋,还有模有样地商量了起来。

“秋千锤没多大用啊。”

“别急,后面还有。”

“是啥?”

“闭嘴!”

几人将李二斤按了回去,羊胡子老道更是是怒火中烧,不顾一切地冲向了他们。

脚下一空,浅坑差点将他绊倒。刚抬脚,右脚又是一个。这下谨慎了,终于踩到一块实地,也终于落到了剌蔴绳套里,身体往前轻轻一带,直直趴在了泥地里。怎么还臭臭的?黏黏糊糊的又是什么?怎么还有温度?

“一群小兔崽子!”尖锐的声音惊飞了林子里的几只鸟,众人欢笑着跑开“羊胡子,哭鼻子,整天想着捆油子。”

王小虎没来,注定是个遗憾。荆藤打了个够,心满意足地下了山。

老道回到庙中,庙后偏堂,是他日常起居的地方。黄铜脸盆打了满满一盆子水,却觉得怎么也洗不干净,怒而摔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脸阴鹫,又转而踢倒撑架。

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他来到庙前,指着白秋画像一通乱骂“扔给我这座破庙,毫无油水可捞,还让一群小崽子欺负了,你让我这表舅公的脸往哪儿搁。”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脸,一阵刺痛,更来气了。

一路骂到了庙前道场,道场中央立着白秋的青石像,六尺台座上立着七尺身影,石像负手而立,看着整个村落。青石像前,半人高的青石香炉存着不少香灰。

“拜拜拜,有什么好拜的。”说着,踢了香炉一脚,脚被震得生疼,抱着腿好一阵哀嚎,就差跪下。

“说你两句你还不乐意了,再过几日,老子还不伺候了呢。”老道尽情地发泄着,世人信道,而这老道却是不信。

“你还看,来日发达了,定将你这破庙拆了,建成青楼。”还是不解气,便又往香炉上踢了几脚,不过力道,小了不少。

小虎家里,笑成一团。王小虎满是羡慕,坐直了身姿,扬言道,等我胳膊好了,我们再闹庙门山。众人一律应允,好不快活。

愁容满面的小虎父亲自皱纹下挤出一丝笑意,幸好有这群孩子,这村子,才多了丝生气儿。

学业重没目标,不得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怎么办?

学业重没目标,不得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怎么办?

心里想到什么事情就会有发慌、一紧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很兴奋,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啊,每天上课都不能专心听讲了

我坐月子期间发现顾家把我当孩子宠的老公,在微信里和几个足疗女发信息让订房间其他女的都回绝了,就有一个聊的最多对那个足疗女孩说喜欢她想她,说那女孩温柔,喊那女的订房,那女孩说我老公没把她当朋友而当客人,我发现后老公用他父母名义发誓做的是正轨按摩,没抱也没亲更没有发生性关系就是嘴贱,我问他为什么用父母发誓他说怕我不信,我要离婚我老公不离,现在打也打他了骂也骂他了,他就是不承认他发生关系了,就只说他自己嘴贱,闹几个月了,现在一提这女的他就气,说回答我一万遍我还是问还是不相信他

刚上高一前两个月我还挺好的,跟同学住得都很开心,后两个月我的心情就是很不好,很消极,就是很不稳定,再加上我就是喜欢一个男生,反正就是中间很多事情让我心里就是,很不稳定,情绪到,本来我就很容易想多,而且家庭原因,从小就是缺爱,父母不在身边,就是羡慕也嫉妒那些家庭好幸福的人,然后看见刚开始跟我要好的同学跟别的人关系很好,当大家处的都很好,所以我跟她们也不错,但是就是有距离感似的个人认为,为什么这么想呢?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就是心里挺嫉妒的,他家里也不缺钱,可以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然后我的心就是很不平衡,虽然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然后我在这个月假期间管理好情绪,每天都嗯,情绪很稳定,但是刚才开了班会,在网上,看见他们笑笑,心里就是不舒服,明明我的情绪关了,不错了,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有一点小波动心里,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