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婚姻挽救 > 文章正文

吵架时真的接受不了,想和网恋女朋友分手了,怎么办?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478

吵架时真的接受不了,想和网恋女朋友分手了,怎么办?

“师傅不要啊,我可是你的乖徒儿啊!”

老鸿说道:“这事没得商量,你必须去!”

言金说道:“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老鸿啥也不说,从腰间拿出剑,做砍过来状。

“师傅你这是要干什么啊?我可是你的徒儿啊。”

老鸿说道:“不是你要去死吗?作为师傅我应该满足你。”

言金大声喊到:“来人啊,来人啊,师傅要大义灭亲了。谁来救救我啊?”

老鸿笑了笑说道:“我已经布置了隔绝法阵,无论你在怎么叫都没有人来的。”心里却想着,每次都让我尴尬,这次没人看你怎么叫我尴尬哈哈!

“哦,那我去。”

“哦,那你去吧?等等,你要去?”

“对啊”

“这么简单就同意了?”

“对啊!”

“真的同意了?”

“对啊!”

…………

老鸿瞬间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里好不憋屈。不过想了想言金都快要走了便无所谓了。

“既然徒儿你都快要走了,那就让为师送你一份礼物吧!”

言金狐疑道:“你能送出什么好东西?”

老鸿瞬间咳了咳。

“我是那抹小气的人吗?”

言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是的!”

老鸿轻佻地说道:“那好,既然我的徒儿看不上我就不上了,可惜楼我这真铁做的宝剑啊。”

一听到真铁言金双眼立马放光,他可是知道这玩意儿很珍贵,连金丹强者都爱不释手。

“师傅,我的好师傅,我亲爱的师傅~”

“滚!别在这里恶心我。”说着把剑盒丢给了言金。

言金一边打开盒子仔细端详起自己的宝剑。一边开口问道:“真铁不是要个师姐做武器吗?这个……”

老鸿欣慰的笑了笑:“放心,真铁还有很多,这次小兰带回来的真铁足够做8把飞剑了。”

敢说想想也是毕竟这真铁书要去给马狂刀他们升级飞船的。

“那……居然还有那莫多,那……”

“滚!你想都别想,这个可是战略性的东西,本来这东西只会给立过大功的人准备。要不是看在你这次要……”

还没等话说完言金就道:“我懂,保护我的安全嘛,师傅真好我最爱师傅了!”

老鸿说道:“不是,这次你的注意要去那颗星球猎杀灵兽收集材料,而且听说那颗星球还驻扎这一些科盟研究人员。明白我的意思是吧!”

言金点了点头科技和武道世代仇家,根本就没有说话的余地见面就砍。跟了老鸿这么久了言金自然明白老鸿的意思。

然后言金就无语了,好家伙这摆明了是让自己当苦力啊。

“这个当矿工的日子有什么区别啊?只不过是吧稿子换成了宝剑……”

“对!没有区别!”

“算了不和你扯了,我想起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老鸿说道:“什么事?”

“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什么事?”

“如果不做我用这把剑会不顺手的!”

“什么事?居然这么严重?”

“对!就是这么严重!”

“什么事你这小瘪犊子赶紧说啊急死我了!”

“那我说了?”

老鸿又欲抽剑。

“我忘给这把剑取名字了!”

这一瞬间老鸿真想劈了下去,心想这把剑只能在一层算把宝剑,要是第二层也只能算个中品,第三层白送都没人要。不过看言金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好打断。

其实言金就是故意气老鸿的,毕竟玉简是老鸿从三层拿下来的。

毕竟马上就要走了,想着走了就气不到了,言金可是很记仇的!不过气了之后言金总有些怅然若失。

不过马上笑到:“取个什么名字好呢?一定要霸气威武牛批的名字!”

老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是啊不然它怎么配得上我的徒儿。”

“要不就叫它霹雳无敌,世界第一帅逼,第一牛批的宝剑吧!”

老鸿咳了咳,心想你取这名字,这不找打吗?

“为师看还是别取这个了。”

“那我再想想。”

“要不叫剑怎么样?单名一个剑字霸气又突出。”

老鸿心想是够突出的,要是取这个名字谁都知道它是一把剑不过不是等于白去吗?

“再加点字吧。”

言金又想了想说道:“我从玉简中知道剑可以升级为有灵性的剑,那个时候可以化身为人。我想这把剑我一定能带它化身为人所以要不就叫他剑人吧!寓意它以后能化身为人。”

老鸿连忙拍手叫好!心想这个不错啊贱人配剑人简直绝配!

“好!以后你就剑人吧!”

老鸿突然喃喃自语道:“等等,玉简,那……”转头望去言金根本就没影了。

“你小子给我滚回来!”

“师傅这里有隔音法阵!我出去和师姐告个别!”

“哎!看在他要走了的份上我忍!”

“师姐师姐!在吗?在吗?”

“你还来干什么?我已经向师傅申请不揍你了!”

言金眼皮跳了跳,这一个月的阴影再一次浮现。

“师姐这次我是来和你道别的,师傅要把我丢去一个装满灵兽的星期。”一边说着一边抹了抹眼上不存在的泪水。

“哦,那是好事啊,只有经历了血才能成长呀!”

“好家伙!师姐你都不挽留我心疼我吗?没爱了没爱了!再见!”一边说着一边往门外走。

“等等师弟”

言金立马转过头来一脸期待的看着唐兰。

“你为什么不把你腰间的剑放在空间戒指里面啊?这样一直拖着不重吗?”

言金立马说的:“你说剑人啊,一点都不累哈哈!”

开玩笑言金这么朴素的人怎么可能不把自己刚刚得到的宝剑拿出来炫耀一番呢?

“可是我也有一把,虽然拖一个时辰不累但是……一直拖着还是很累的,这可是真铁做的。”唐兰好笑的说道。

“好的,我听师姐的!”言金装作很听话的样子。立马把剑人放进了戒指,开玩笑!唐兰都感觉得到累更何况言金现在还只是筑基四重。

“对了,你这剑的名字可真独特啊,啊哈哈哈~”一边说着一边止不住的笑。

“这可是我想了好久在想出来的名字!你可不许笑”

“好好好,师姐不笑。噗哈哈哈!”

言金也跟着一起笑。

等笑够了。言金突然问道:“师姐你的剑没有取名吧,来,我给你们取一个吧。”

“我看师姐你亭亭玉立的,我给你,叫玉剑怎么样?”

玉剑……御剑……唐兰二话不说直接否认了这个名字。

“小剑?剑剑?老剑?”“滚!”

唐兰叹了口气还是叫:“玉剑吧!”

吵架时真的接受不了,想和网恋女朋友分手了,怎么办?

吵架时真的接受不了,想和网恋女朋友分手了,怎么办?

我现在越来越不知所措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该怎么和家长说,和她们说都是叫我想开点,我吐了,能不能自己一个人去医院?

我儿17岁,内向,不上学,玩手机,电脑,不工作。白天睡晚上玩,不吃饭。。教育时也不说话。说恼的话要和我们动手。这让我们很无奈。望专家帮助!

我考上了离家六个小时的异地公务员,但是环境太差,只有一条街,没有任何娱乐设施,两边都是山。习惯了青山绿水的生活,看着陕北荒凉的环境很绝望。我一度崩溃,接受不了,家人总觉得是我太脆弱,适应能力不行,真的是这样吗? 因为我是待业,全职备考的,本身患有抑郁症,父母都很高兴我能考上这个职位,但一想到去那里上班,我却几度崩溃。报考岗位时脑子非常混乱,在父亲的建议下报考,那时极不自信,分数出来却发现能考上另一个很好的地方,内心很痛苦,对父母,对自己都有怨恨。 我该怎么办呢,我深知对于待业的我来说,这份工作非去不可,但却又对未来充满绝望。 我理解不了父母为何如此对我,我家庭条件并不差,又是独生女,别人家的父母都希望自己孩子去更好条件的地方生活,为什么我的生活会过成这样?真的好累。 这段时间我对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不想吃饭,也睡不着,每天抱着手机玩,内心却很绝望,我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