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解答 > 文章正文

aa制婚姻有什么好处呢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116

aa制婚姻有什么好处呢

“面具爷爷,你也来了,来吃糖吃糖。”刘辰云像是长大了不少,招呼着齐天吃糖。而大监察变得如此的和蔼可亲,抚着他的头,平静的看着秦言。

秦言无奈的咬了一口小姑娘送来的糖果,恢复笑容,指着整理有序的屋子说:“小芸你什么时候这么棒了。”

“不是我,是小离姐姐。”小姑娘傻兮兮的笑着,像是想起什么:“只是最近没有看到小离姐姐了,面具爷爷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呢?”

“我让他去干一些事情了。”齐天看着疑惑的秦言,解释道:“她是你从留王世子哪里救出来的,我托她照护她。”

秦言点了点头,陪着刘辰云玩了一会儿,在小姑娘笑嘻嘻的睡着后,与齐天走了出来。

“你对小孩子有一手?”齐天感慨道。

冷着脸的秦言解释道:“小时候弟弟妹妹都是这么哄的,希望大监察可以帮扶帮扶我二弟。”

“这是要交代后事?”齐天声音变得一冷,疑惑的看向秦言:“院长让你留在大树这里,你若走,就只剩下一天的命。”

秦言没有理他,只是回到了第十二层,这里不在祥和,而是变得电闪雷鸣,冥平静的站在哪里,在他的手上正是哪位严大玄的魂魄。

“有人死了,有人死了。”大树的脸上满是热泪。

秦言看着颤抖的大树,无奈一叹,按在他的腿上:“他是我杀的。”

大树瞬间平静下来,此地又是一片祥和,他颤抖的问:“朋友,为什么。”

“为什么呢?”秦言的眼中满是沮丧的光芒,他指着那个魂魄:“他是个罪人。”

“可生命依然是生命?”大树执拗的说道,没人想象这个巨人哭的就像个孩子,他说道:“秦言,你想放弃生命吗?”

秦言摇了摇头,坐在地上,将手中空空如也的葫芦丢在一旁:“朋友,生命来到这世上,就是人,人和人之间就有了人间,但为了更多人的生命,就有人必须付出生命。”

大树愣住了,他不懂秦言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唯一更多人的生命就有人要付出生命。

秦言并没有解释一个问题,只是将小九命交给大树:“他交给你了,我曾经养过一只小雀,但我没救回他,我在想会不会有一个掌管生死的神灵来帮我。”

“但死神救不了,他的信徒告诉我,生之毁灭,死之向往,但直到我在死亡堆里见证生命的诞生,我才知道这两句话说的太愚蠢了。”秦言指着冥,死神大人平静的看着秦言,他也说道:“死神也会死,明天也是我的最后一天。”

大树沉默了,手上的小九命不断的嘶鸣,他感受到与秦言的链接被斩断,新的生机滋养着他的身体。

守夜猫的契约无法改变,但世上总是没有绝对的东西,就连秦言也没想过,自己那本无字的天书里住着神明,死神原来真的存在,但死神解决不了死亡,可能第二页的那个存在叫做战神吧!只不过找不到他的痕迹,只是那一股意念无比的好斗。

死神之畏,战神之斗,挺想看看后七页里住着怎么样的神明,也许世上真的有神。

秦言看了一眼小家伙,手中的葫芦逐渐沉甸甸的,这是香喷喷的猴儿酒,这个从小背着的酒葫芦,一个落魄人相送,一个酒鬼所送,任何琼浆玉液,任何浑酒火烧多会被赋予一股别样的味道。

这猴儿酒的确香,传说大夏与大阳相隔的海峡里,有一座山,山上有一群猢狲,用百果,加晨露晚霞,醉晕了水底的龙蛇,酒成之日,满山的酒气,一海的醉意,就连天空也红了脸。

现在尝尝,应该如此不过如此,也许不是正品。

他说道:“院长让我留在这里,是为了保住我的命。”

他招来严大玄的魂魄,早已被死神洗去记忆的魂灵,变得如此单纯,消散了面容,变成最纯洁的魂力,汇入冥王殿之中。

“一个在恶劣的人,死前也会恐惧,原来每个人都畏惧死亡。”

“秦言,留在这个世界,你不会死的,你是我的朋友。”大树从山里取出一箱箱的酒,酒香扑鼻:“在这里,齐天爱喝茶,你爱喝酒,只要我在,没人会死。”

果然是个单纯的朋友啊!秦言摇了摇头,起身说道:“但对我而言这是个牢笼,严大玄没了生命,是为了一群人,我秦言放弃这个牢笼,也是为了一群人。”

你有没有听到,外面的战火,在大夏帝都前,兵士列阵;你有没有听到归家的亡魂,他们唤醒人的恐惧,人们恐惧死亡,敬畏死亡,但人终归一丝,生命是有重量的,秦言的最后一天,要留在大夏。

“我去教坊司!若她还在,我要告诉他们我的回答。”秦言说完这句话,与冥消失在原地,而从大树背后走出来的齐天无奈一叹,拍了拍那颤抖的高大身躯,看着一桶桶的猴儿酒,想伸手又放下,最终走出阴阳塔第十二层——大树的世界。

这充满生命的世界,只剩下大树与猫。

齐天又去了哪里呢?他走到一间囚牢,将一名少女放了出来,这就是小离,此刻这个淳朴的丫头,却满脸的阴毒,在鬼门关大开之时,她被鬼王的怨气侵蚀,在齐天的身边发生了异变。

“哟,这不是齐大将军吗?这就是我们的齐大将军。”小离的脸上忽然变得魅惑起来,她贴在齐天的身边,口吐着玫红色的气息,她的灵魂早已沉沦,现在她的体内是新的鬼王。

“要不,今晚我陪着齐大将军。”

齐天冷哼一声,阴阳塔的禁制压在她的身上,小离发出一声尖叫,怨毒的盯着齐天,齐天那看不见面容的脸上闪过一丝疲惫:“和我出塔一趟,我带你去找院长。”

“怎么,你也想杀我。”小离疯狂的尖叫着,最后平静的跟在齐天的背后。

刚出门的齐天,走在那个空白圈子里,这是一种孤独,齐天咳出一口鲜血,从小包里取出茶叶慢慢的嚼着,忽然在阴阳塔的空地里,跑过来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在哭,他边哭边走向这从没有人来过的空地。

齐天认识他,他叫小班,他家住在是另一面窗户唯一的烟火。

“大将军,快救救我爷爷奶奶,大将军,我求你了。”齐天挥手喝退了围过来的守夜人,扶起跪在地上的孩子,一手牵着小离,一手牵着小班,走到那间屋子里。

这是一个亡魂归来的日子,在这户人家,他们见到了儿子,他一身染血的战袍,他的头颅被砍了一半,在他出现的那一刻,他的苍老父母全部昏了过去,鬼魂木然的看着走来的人,直到看到小离时,他的眼中闪过畏惧。

正欲逃离,却被小离一把抓了回来,这时齐天冷哼一声:“你要吃这个魂魄,我就诛灭了你。”

见鬼王沉默的将鬼魂丢到一边,齐天才松了一口气,他叹了叹老夫妇的鼻息,从小包里取出茶叶,一股满是生命的力量汇入那具身体。

首先睁眼的是老太太,她惊恐的看着眼前出现的人,哪怕这是邻居,但帝都人还是畏惧这个地方的,但转眼醒来的老头子醒来以后,情况不同了,这位曾经与齐帅一面之缘的小兵。

他跪在地上:“求齐帅让我上阵,我要与敌死战止战。”

死战止战,又是这一句话,齐天沉默了,这一句话诞生在几十年前的那一天,那一天大夏军队被围,那一天滔天的血气把天染红了,那一天,齐天下达这个命令,用死亡停止死亡,大夏终于活了。

两位亲历那场战斗的人,一位是小兵,一位是主帅,齐天叹了一声,看向那名亡魂,在他旁边的小离忽然讥讽道:“齐大将军怕了,瞧瞧看,齐大将军也会害怕。”

这有些神经质的少女,让老夫妻有些纳闷,齐天解释道:“她的父亲和你一样,参与过那一战。”

齐天将他扶了起来:“你是我当时的卫军,你叫做鲁元是吗?”

老头子傻眼了,老泪纵横的看了看老伴,像是在此刻验证了一个道理,齐帅并没有忘记我。

齐天眼中的善感越来越多了,他指着亡魂说道:“你儿子鲁千,战死云州,死在妖蛮口中。”

“妖蛮又出来了。”老兵的眼中满是愤恨,这一刻他佝偻的腰板挺直了,他竖立在这,血液如同被仇恨点燃了一般,这是几十年平静之后依然未消磨的斗志:“齐帅,我虽然老了,但只要你一声令下,我…”

你老了我何尝不是呢?你们叫我齐帅,你们的后代现在任然尊我一声齐将军,可你们总是觉得我可以,但我却…

齐天不会这句话说出来,他的口中传来苍老的声音:“你三位兄长都死了,你儿子也死了,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老头子不会说是谁的愚蠢,他只是看着小孙孙,一把拉过立志要去天院的孙子,像是知道爷爷要干什么,小孙子扑通跪了下来,老头子满意的拍了拍小班:“有你爹的样子,朝他发个誓,我家男儿大夏有难,绝不当缩头乌龟。”

小孙子如实去做,他的确是个聪明的孩子,也是一个胆大的孩子,他朝他爹的魂魄跪下:“爹,我发誓我不当缩头乌龟。”

可下一步他做了一个动作,他转头跪倒齐天的面前:“齐大将军,我从小听你的故事长大,我能陪你一起去打战吗?”

小孩子指了指的方向,就是城外,而目睹这一切的齐天瞬间沉默了,他拍了拍小班的脑袋:“你还小,不是想去天院吗?那可要加油啊!”

齐天又对老汉说:“你年纪也大了,好好歇着,有阴阳塔在这,天塌不下来。”

说完这话的齐天,走出了大门,老汉哭了,老太太问他为什么,他说,齐大将军苦啊!年纪这么大了还得帮他们堵着天。

没什么文化的老头子的感慨,让小离发笑,她贴到齐天的背后,嘲讽的说道:“齐天,就凭你,也想阻止我们。”

齐天没有说话,而是看向走过来的血烈:“算了吧!就当为父欠你一个人情。”

血烈还是继续往前走,直到走近了,一双鬼爪穿过齐天的胸口,手中把玩着那颗心脏,脸上带着狰狞的小离疯狂的笑着,而齐天依然平静的看着他,摘下了面具,脸上还是带着笑。

“为什么?她已经疯了。”血烈不解的问道,为什么有人要杀你却不让我动手。

齐天笑了笑,像看孩子一样拍了拍小离的头:“我知道你还没有从留王世子的恨意中走出,但也是没有保护好你们,这颗心脏你可以拿去,但现在不行,我还得为了你们在战几年。”

鬼王愣住了,手中的心脏越来越冰冷,越来越像个石头,原来血肉只是封印,这是一颗石头的心脏,一股极强的力量将她冲开,她瞬间变得无比的诡异,长发飞舞,咆哮的就像一只野兽。

眼中闪烁着金光的齐天,平静的看着她,一挥手,这一刻阴阳塔光芒万丈,还在思索秦言话的大树,拍了拍小九命,走到一座上下,打开了那扇门。

此刻狗吠猫啼,阴阳塔中跃出一道道声音,守夜带着守夜人与守夜猫站在齐天的背后,化成一道夜色,变成齐天手中的漆黑长枪,还剩下的金猫带着银猫,铜猫,铁猫,金银铜铁守夜人集合,他们带上面具,守夜刀出鞘:“长夜久安!”

这一声里,齐天注视着那间房子,看了一眼小离,转头对血烈说道:“血烈,可能随为父一战。”

血烈没有说话,一声长啸,犬神扑通扑通的窜了出来,眼中满是兴奋的光芒:“终于,又可以打架了,齐天,我把力量借给你。”

他化成一身纯金战甲,展开钢铁的双翼,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从齐天身上浮现,血烈与天狗低下头颅:“血战八荒!”

这就是天狗的铭,若最开始的守夜人是暗杀部队,那么天狗是齐天的先锋,他们抹去家犬的印记,集结成群,在战场上,天狗是敌血铸成的名号。

一只金色的小老鼠站在齐天的肩膀,齐天替他喊了最后一句:“暗鼠无光!”

血战八荒、长夜久安、暗鼠无光,这一刻大夏阴阳司集结。

“我只能出山,只是得快点了。”齐天挥舞着长枪,一划,划出几十年的安宁,撕破这层虚假的血肉,齐天重新回到他该去的地方。

疲惫的脸上在这一刹那杀气万丈。

有塔顶的棋盘,黑白二字摆放诡异,还飘着一股奇怪的香味。

有六枚铜钱洒在的阴阳司空地上,自塔顶而落,飘散在小离的面前。

她究竟是鬼王还是小离,其实没人清楚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变异,只是在某些时刻,例如那小班说他听过的故事,就比如那守夜长枪的一划,那一划就连天都没了颜色,那一划是可以灭绝一切的,但小离没有死。

许久,一道空荡荡的身影离开空荡荡的阴阳塔,汇入鬼门关之中。

其实这一天,还有那么几个细节,在秦言眼中这快崩塌的大夏,来了几个人,他们彼此之间见过一面。

———

从秦言昏迷的这段时间,往前面推,首先是阴阳塔最高层踏足进一位这世上最高的老者。

“齐天,这也是你的一线生机。”院长很不客气的划开了空间,从里面拿出了锅子,大大咧咧的摆在齐天的办公桌子前,喜爱洁净的大监察皱了皱眉头,继续看着手中的公文,揉了揉紧皱的眉头。

“等下收拾干净。”

这就是两个大夏第一人的对话,一位是世间第一名将,大夏阴阳司大监察齐天,一位是镇压百万山海的世上第一人,大夏天院的院长。

人说的话因为所在的位置而那么的不同,但其他人而说却不一样,比如道山上的玄机,佛脚下的参禅,儒圣人言好一个听不懂的牛气,若是按照某个在大夏最北方的藩王子弟的脾气,一定先给一叠厚厚的门票,然后放出恶犬戾奴,奶奶的,说人话。

东宫娘娘摊煎饼,西宫娘娘卷大葱,这就是这人间。

齐天取出棋盘,顺着记忆将黑白色的棋子一个个放在纵横之间,这是一场下了好多年的棋,而在复盘之后,院长终于神情肃穆,只不过筷子在锅子里搅拌。

第一枚白子落下,这原本的后手棋却被这位世上谋略千古的大监察下成了先手。在此子落下之时,阴阳塔为之一颤,而在数万里外的山峦平原里,旗帜飘摇,马蹄声从东方而起。

院长执黑子落下,这平平常常的下棋,这无所谓的表情,像是高手,又不像高人。只不过这棋盘瞬间不一样,不在是简简单单的纵横二线,不在是黑白二字,而是泛起波澜,倒映着这不安分的世间。

第一枚黑子落下,在大夏圣院,一个在这里枯坐不知多少年的高冠老者,无奈的摇摇头,满脸的酸味,他坐在书山上,数百雕像前,面对着一池平静的水,水面倒映出天上的月,只有月还在大夏,不顾这天空的漏洞,不顾这一城的血红。

水中多了两个身影,三个一模一样的夫子互相拱手,最终只剩下那面容苦涩的大夏夫子程仁明,他抬头看着月色,看着阴阳塔,背后是新的却是老的的数百雕像,摇了摇手。

像是看到这一幕,齐天把一盒如玉的棋子放回原地。

院长又落一字,但凡是个人多能看明白,为什么这盘棋没有结束,也不可能结束,因为二人各自下各自的,你下一子,我下二子,我可取一子,我可从这头下到那头。

哒哒哒,齐天落手间,无数枚白子落在棋盘上。院长看着摆满的棋盘,只在上面放下两枚黑子。

——

城外万鬼哭喊,但比这个更恐怖的是,突如其来的刀兵,这便是这么一个修行不像修行,江湖不像江湖的世界,也不知道创造这世界的神灵是怎么想的,好一个仙侠不仙侠,玄幻不玄幻,庙堂不庙堂的地方,写个屁!

无数传送法阵矗立在大夏帝都平原之上,传来各国铁甲,他们结阵列兵,狰狞的看向这世上第一城,而在一个极小的大营前,有一座山峦上,此山被誉为小东山,就像那远在老青州的山一样。

夫子程仁明无奈一叹,眼神有些怀念年少时青州苦学的日子,在他面前摆着三碗茶水,他在等人,等两个人,一个大营的主人没来,倒是来了个身材高大的和尚。

不空端起茶水,喃喃道:“偶有所悟,茶与佛有缘。”

“何缘!”

“茶字一解,一百零八烦恼风!”

“善!”夫子说完这活后,又给面露佛气的不空碗中添了茶,他虽是在笑也的确是在笑:“可吾之烦恼,可能解。”

他的确是在笑,可是笑的很苦,笑的很怒,不空放下茶杯,这一刻小东山往下沉了沉,言出法随对上佛门戒律,这嘴上的功夫,天底下没人比这两道更强。

一个是教天下人做人,一个是教天下人做人……

只不过这次,他们多不是人!

不空合十,一脸无辜的悲意,顺着程仁民的目光朝下看去,是烽火烧了村庄,是马蹄在这读书人的国里践踏,不空没有说我佛慈悲,只是低头说了声抱歉:“我没想到。”

“你没想到!”在夫子严肃的声音下,东山第三个位置上,一位被某人以无赖手段赶出的儒生冷哼道:“程仁明,你好大的脾气。”

这一次夫子没有说话,这不知为何刻薄的儒圣公冷哼一声:“摆下这场茶会,你是想鸿门宴吗?”

若我只是程仁明,我会怎么做,若我只是夫子,我会怎么做,自己那个最不成器的弟子,年少时曾说过,你是大夏的夫子,程仁明起身,望着大阳国的营帐:“我不杀你,但全天下不得入大夏。”

话音一出,儒圣公面色一变,所有的传送法阵逐渐模糊,大阳的数千军队被桎梏,而此刻从一山上飞出的一把剑,划开了天空……

夫子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不空和尚无奈的喃喃道:“读书人?读书人啊!”

aa制婚姻有什么好处呢

aa制婚姻有什么好处呢

我们相处了一个月,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很愉快,后来他就对我越来越冷漠,我们也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直到有一天,上学的时候,他告诉我别跟着他,像一个跟屁虫似的,我就有一点不开心。第三节课下课,我坐在外面的地上,

一直忘不了老公的过去,曾经和别的女睡过,但我真的很爱他,怎么忘记,如今已经刚结婚,我还是过得好痛苦

最近和自己的男朋友联系,有的时候他总说自己很忙,之前我们每天都会见面,下班了都会一起出去约会吃饭逛街。但是最近总感觉他在有意的逃避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