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攻略 > 文章正文

32岁单身女,疫情裁员后工作没着落,怎么就业择业?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787

32岁单身女,疫情裁员后工作没着落,怎么就业择业?

模糊的人影停留在半空中,不难看出这个人影就是全家福中脏兮兮的男孩廖启亮。

“说一下整件事情的原委,看看你的宿主是否愿意收留你。”一个面具男冷冰冰地对他说着。

廖启亮唯唯诺诺的漂浮在空中开始娓娓道来:“我是廖启亮,也就是你在全家福中看到的脏兮兮的那个男孩。

其实,你的第一判断是对的,我在很小的时候我妈就离世了,我记事以后就没见过我妈。

我爸常跟我说:我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死了。

当我向我的父亲询问具体细节的时候,他就会很不耐烦的对我进行训斥,甚至问烦了,他就直接打我。

我想你应该能猜到全家福中,脏兮兮的我和那个恶心的女人间距有多远,这意味着什么。

我的学习成绩一直还算理想,考进了我父亲所在的重点一高。

所以,那张毕业大合照被刮掉脸的人就是我。

而我的脸被刮掉,是那个女人干的!

这么多年了,她从开始的假惺惺到后来的冷暴力,甚至怂恿他的两个孩子一起孤立我,再到后来因为一点小事对我大打出手。

直到最后,只要她心情不好就把我叫到她身边,不分青红皂白对我就是一顿暴打。

我的父亲和那个女人都不爱我,每次那个恶毒的女人对我大呼小叫,甚至拳脚相向,我的父亲也都视而不见。

记得有一次,我看到那个女人的女儿不小心下楼的时候摔了一跤,手中的棒棒糖也摔碎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处于心中的善良,我赶忙跑过去将她扶起来,对她进行安慰。

可谁知,那个狠毒的女人以为是我推倒了她的女儿,她用棍子狠狠的抽打我的身体,用恶毒的语言侮辱我对我进行攻击,甚至还骂我是野种,最后还不忘去我爸那告状,好让我的父亲也来惩罚我一番。

那一次我被虐惨了!

身上被打得遍体鳞伤,连一处完好的皮肤都找不到。

都说恶语伤人六月寒,那个女人全然不顾我的感受,把她能骂出来的脏话都发泄给我,我的父亲还在她身边添油加醋。

并罚我在一楼办公桌前一直罚站。

他们吃饭我看着,他们说笑我也看着,甚至那个狠毒的女人的两个孩子,手里拿着香喷喷的鸡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就是为了让我感受到自己更加卑微与可怜。

本来在这个家里我就感觉不到温暖,每天我吃的东西都是他们吃剩下的,或者他们不爱吃的,想倒掉的。

而且我经常挨饿,他们想不起来这个家里还有我的存在。

鸡腿在我面前很有诱惑力,看着鸡腿我的胃里叽里咕噜的乱叫,仿佛在对我说:把鸡腿拿过来吃了它,肚子好饿啊。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否则就会引来更重的打骂和责罚。

我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小的时候我想应该是我并非她亲生吧!

在我懂得察言观色后,我猜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她应该是和我的妈妈有种永远不能调和的矛盾。

既然我的妈妈已经不在人世,那么她就把这些怨恨都撒在我身上,以此泄愤!

她叫于淼,也就是我狠毒的后妈,她原本是我爸的学生。

她上学时的学习成绩很一般,她们班的大部分人都考进了一本,我听我爸说,他们班还有一个学生考上了清华。

而她却仅仅考入了我们当地的一所普通师专。

我在家里看到过她师专的毕业证,她的总体成绩也就将将及格而已。

虽然她成绩不怎么样,但在我爸的帮助下,她成功的进入我们河东重点小学任教,还曾担任过我的小学地理老师。

那时候她对我还算可以,不像她后来的时候对我越来越变本加厉。

她通过我爸的关系入校任职的事儿,我是从其他老师的闲言碎语中得知的。

师专不等同于师范学院,实质上师专属于大专学历,按照她的学历,能在重点小学任教,对她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可几年之后,我经常听到她对我爸的埋怨,说:当初为啥不把她弄进市重点一高,每次她这么质问我爸,都会引来她与我爸之间的盎盂相击。

随之而来的便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也就是,他们最终会把所有的怨气洒在我的身上。

直到他们两人彻底不再怄气为止。

这种身心剧痛的折磨一直持续到我进入高中。

本以为进入高中可以住校了,终于可以摆脱这个令我窒息的家庭。

可我没想到,死亡已经向我发出了邀请函!

我被查出晚期肝癌,我开始寻找患病原因,最后我终于明白,由于长期吃剩饭剩菜和有些变质的事物,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而我的死活他们根本就不在乎。

我和父亲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的这些年,宛如是我的人间地狱。

可那个女人并不是我最恨的人,我最恨的人是我的父亲!他在我的成长经历中很少给过我父爱,并且我怀疑当年是他杀死了我的妈妈。

我说出这句话你们可能觉得很遗憾,但事实就是如此!

记得你在小楼里找到的U盘么?那个U盘里详细记录了整个杀害我妈的所有过程。

而且,这个过程里我父亲就是主谋,而那个狠毒的女人则是这起谋杀案的帮凶。

那个U盘里不但有杀害我妈的证据,还有某位领导的犯罪证据。

也正是我的父亲替那位领导保守了秘密,才得到后来价值不菲的大房子。

这个U盘,我也是偶然发现的,当我看完内容之后,我并没有把证物直接交给警方处理。

既然,我的生命即将结束,那我为什么不对他们进行一场属于我自己的绝地反击?

所以,和你猜测的正好相反,我不是被他们俩害死的,而是用我的方式杀了他们全家。

你也看到了,我在这个家里并不受待见。

只要他们开心的时候就会忽略我的存在,我就趁这个时候和他们睡觉的时候在家里放置一些上个世纪末的老旧东西,让他们误以为是我妈的冤魂回来了。

起初,我只是弄一些小物件,但是房子太大,好像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于是,我到旧物市场淘到了一个立柜,还把旧立柜里的毛线一并带回家。

我钻研电工手册,用诡异的方式控制电源开关,在夜里制造恐怖氛围。

他们几次找人修理,我就几次搞破坏。

最终,一次次的场景布置让他们终于相信,我妈的冤魂已经回来的既定事实。

接下来杀死他们的过程就好办多了,我经常偷偷在那个女人常用的水杯里投放致幻药剂,在我父亲的教案里放上一封以我妈署名的信。

虽然我没见过我的妈妈,但她当年的遗物中有她的字体,我每天都在练习我妈的字体,直到我自己都认为这一封封的信,应该出自我死去的妈妈之手为止。

接下来,我给那个女人的两个孩子投放催眠类的药剂,并且晚上在他们的房间里摆放鬼怪之类的东西吓唬他们。

显然,那两个小孩胆子很小,不久他们就开始惊吓过度!

一直到他们全家人精神开始崩溃......

有一次,他们打算带着于淼的两个孩子出去参加聚会,正好于淼的女儿身体不舒服,坚持在家里睡觉,于是他们只带走了那个八岁的男孩。

过了一会儿我看他们没有回来的迹象,我就下楼骗女孩吃下我给她准备的安眠药。

当女孩药性发作昏迷的时候,我再用高压电棒杀死了于淼的女儿,造成了她误服安眠药导致死亡的假象,而且我还制造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据。

女孩死后,他们害怕极了!

而我却暗自开心,原来杀死一个人是这么的容易,最重要的是杀死一个人会有莫名的快感。

这快感令我着迷!

在我住校以后,我半夜偷偷溜回家里,按照我妈照片里穿着打扮,我装扮成我妈的模样,给剩下的三个人制造心理压力。

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

最后逼死我父亲的时候,我干脆把U盘里的内容打印在纸上,贴的整个房间都是。

并且,我留下的纸条给廖贺洲心理暗示,只有他以死谢罪才能结束毫无休止的恐惧。

然而,他毕竟是一个成年男人,内心很强大,可压倒他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我悄悄潜入他的办公室,把打印好的U盘内容贴满了整个房间。

当天晚上,他就在小卡片上写满了对不起,在强大的心理压力面前,他在一楼的客厅当中上吊自尽了!

可他毕竟是我的父亲,他的死我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快乐,相反,我有种痛心的感觉。

我想,这可能是因为血缘关系的原因吧!

我父亲上吊以后,是我替他处理的后事。那个狠毒的女人就像惊弓之鸟,连我父亲的后事她都不敢参与处理。

只是带着她的儿子东躲西藏!

我知道,我报复她的机会终于来了,此时的她就像个随时丧命的虫子一样到处躲藏。

没过多久,我就找到了她的住处,我在她住处的对面租了一间房子,每天在她的住所周围耐心观察。

有天见她带着孩子出门,我偷偷潜入她租住的家中。

我没有拿任何东西,相反的,我在她的床上、门板上、沙发上、墙壁上、卫生间里、厨房中,都贴满了我妈妈的遗像照片!

贴好相片后,我又兴奋地回到我租住的房子里观察这个女人回家后的反应!

此时,我的内心兴奋极了!

我倒想看看她见到满屋子我妈妈的遗像会是什么感觉?

当天夜晚来临不久后,那个女人便带着她的孩子回到了住处,她刚打开门和灯,就听见她刺耳的尖叫。

紧接着,她带着她的孩子从楼上匆匆跑下来,打算跑到小区门口打车离开。

我觉得这个时候我该出场了,我立刻背起准备好的书包,打开门撒野似的狂奔。

在她们娘俩上车的同时,我在不远处也坐上一辆出租车,紧随其后。

大概二十分钟后,她们乘坐的出租车停在一处老旧小区的路边。

我看这里没有监控正好是我下手的时机,我下车跟随着母子二人,等到他们进入拐角,我一手一个用乙醚将他们麻醉后杀死。

我对于淼带着满满的恨意,下手毫不留情,只一人一刀就割开了她们母子俩的气管。

我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报复。

我带着杀人的刀具打车回到家里,在我居住的三楼痛哭不已!

我再也没有杀死小女孩时的兴奋,我感觉天都是灰色的。

这时候我才明白,杀死了全部的仇人并不能给我带来快乐,相反我有很强的负罪感。

我翻看着我妈遗留下来的照片,在绝望中,我选择在卫生间镜子面前,用那把杀过人的刀结束了自己!”

廖启亮长长的一段话后哽咽了一下,继续说:“这就是那栋小楼里发生的故事,也是我自己的故事。

我讲完了!”

廖启亮模糊的人影在半空中刚刚说完话,整个人便随着一束光消失了!

32岁单身女,疫情裁员后工作没着落,怎么就业择业?

32岁单身女,疫情裁员后工作没着落,怎么就业择业?

一开始无比善良却遇到坏人,想报仇又失眠了,我该怎么办?

目前在孕期,总是乱想,总是害怕一些事情,很容易想着想着就掉眼泪,每天不想说话,只想安静的呆着,特别的烦躁,心里总是沉闷闷的,总是晚上睡不着,睡着了也经常做噩梦,有时候会哭着醒过来,梦的都是千奇百怪,梦见孩子丢了,或者梦见自己死了,或者梦见老公出轨了,总之越来越严重,会不会跟怀孕有关系,现在老公不在身边,总觉得会出事一样。

今年7月份即将大学毕业,大学四年昂贵的学费让继父承担。我会争取经济独立,想请教老师,如何在报答父母的前提下,与他们有独立的界限?比如人格上,还有特别是金钱往来上的界限。我不是白眼狼或者自私自利的孩子。父母觉得在我成家前挣的钱就是他们的,这让我感觉自己摆脱不了束缚,起码我在个人投资上与他们是不同的,不划清界限会影响我的成长。如何与他们沟通?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