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婚姻挽救 > 文章正文

强迫自己和相亲对象聊天,快逼疯自己了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914

强迫自己和相亲对象聊天,快逼疯自己了

秦晖下了山,太阳还未出来。

毕竟秦某人的青阳遁术,赶路还是挺快的,并且因为沾了师父的光,长青派山门很快就到了。

按照师父的说法,他面前的这座山是长青派的山门,只是表面上的山门。真正山门其实藏在云中,长青派的开山老祖们通过逆天的手段,将一片土地悬浮在空中。

这不就是空中之城嘛,秦晖这么想着。

等到了山门在,秦晖目瞪口呆。

从山脚到山顶,大概有数万台阶?反正他数不清楚,台阶只能站下一人,两旁被石柱围起来。而他仰头,看见密密麻麻的人群,站满了台阶,如长龙般向山顶延伸。

好家伙,这么多人啊?秦晖自言自语道。

毕竟是仙门嘛,秦晖也老老实实排在后面。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师父塞给他干粮了。这没个一两天,应该是轮不到自己了。

瞅着前面忘不见尽头的人群,秦晖撇了撇嘴,干脆原地坐了下来。

周围的人都在聊天,都来自五湖四海,这样吵闹的环境让他静不下心,也没法修炼。所以干脆闭目养神,想一想这几天学的。

想着想着,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了……

“喂!喂喂!”

忽然他被摇醒了,睁开眼,一双大大蓝眸盯着他。再一看,是一位脸有点圆的姑娘。

“啊?”他现在还有点懵。

“你再不往前面挪,后面的大叔就要打你了。”姑娘的声音好听,温柔且带着些轻灵的感觉,只不过,很无语的看着他。

她指了指后面,秦晖看了眼姑娘的身后,只见一位浑身肌肉爆棚的大汉正盯着他这个方向。秦晖心虚地看了一眼后面,却见面前空出来几十层台阶。

“抱歉抱歉。”秦晖对姑娘说道,并且故意说的大声,让后面的大汉也听见。说完急忙往台阶上走。

秦晖快步到了前面,闲着无聊便四处瞅着,百般无聊,一上午就被磨了过去。

“嗡……”耳鸣一阵,秦晖抬头看,一只大鸟从头上飞过。

白鸟展翅,如云遮日。一时间还以为天阴了下来。狂风大作,很快白鸟便飞向南方。

秦晖再看向周围,好像他们并没有看见大鸟,

“诶?你能看到吗?你纳气了?”又是那个很好听的声音。

秦晖转过身看向蓝眸少女,点了点头。

“你知道那是什么鸟吗?”秦晖问道。

少女摇了摇头:“我也是头一次见,不过,他真的好大只。”

秦晖忽然想起来什么,说着:“哦对了,方才多谢你了。”

似乎是被感谢有些不好意思,少女有些干笑道:“没事没事,这都是小事。”

两句话便没了话题,两人有些尴尬,秦晖便点了点头,转过身去。

又是几个时辰,前方速度还蛮快,秦晖已经到了半山腰。

秦晖靠在右旁的石柱,因为只占一个台阶,他不能坐在。

少女靠在左边,也是如此。

两人无意识对视了一下,少女看了看台阶,看了看他,说着:“要不?我们两个一起坐着?”

队伍里已经有不少人这么干了,秦晖甚至还看见前面有人生火做饭?还真有人背锅来?

秦晖也正有此意,点了点头,两人并排坐下。空间不大,好在两人个头小,勉强坐下来了。

“你叫什么?我叫林小小。”少女问道。

恩,确实很小一只,差不多一米五的个儿。秦晖在心里说着,嘴上却说:“秦晖,朝晖的晖。”

“道友好道友好。”林小小说着。而心里却在想,恩,我现在也能称人道友了!小小你已经长大了!不需要那帮人把你当小娃娃看了!

“你怎么一个人来这儿啊?”林小小又说着。

秦晖疑惑地看着她,难不成进仙门也要在家长陪同下参加?怪不得他见有那么多大叔。

想了想,秦晖说道:“你不是也一个人吗?”

“我不一样,我是……额……恩……我是天才!懂吗?天才总是孤独的!”林小小认真道。

秦晖见她认真的模样差点信了,说道:“那……我也是天才?”

林小小白了他一眼。

这时,那个大汉走到两人面前,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后面。

两人纷纷转过去,看了一眼,急忙起身向上走去。

刚坐下,林小小又问:“你纳气到了什么地步了?”

秦晖看向她说着:“额……快要筑灵台了?”

“真的假的!”林小小瞪大了眼睛,大叫道。

“小点声儿,小点声儿。”秦晖怕周围人的目光,急忙说着。不过周围的人好像并没有注意。

林小小也发现了自己失言,急忙闭了嘴,把身子缩下去。

秦晖看她心虚的样子有些好笑,又说着:“确实是,我老早之前就开始修炼了。”

“原来你还真是个天才,哼。”林小小又看向他,撇了撇嘴。

秦晖看了后面,指了指,两人又继续向上走。

“那你呢?”坐下后秦晖问道。

“我也快筑灵台了。”少女狡黠一笑。

你这是什么恶趣味啊……秦晖忍不住吐槽。

“你看,你不也是嘛。”秦晖说道。

林小小懊恼道:“那还不是因为我是天才,谁想到,你还真是天才。”

秦晖不说话了,有些得意地笑了笑。

这次轮到少女提醒秦晖了,两人在上台阶,坐下来,上台阶,之间反反复复。

两人一直聊天打发时光,直到太阳快落下……

“呼~终于要到我们了!”少女一边啃着干粮,一边指着前面说道。

秦晖看着周围。像是一个大的广场,四方角落都有一根石柱,石柱大概有十二人环抱的宽度,高大概十几成年人的高度,。在石柱上刻着一些他所不认识的花纹。

而在他的正前方,有四块巨大的镜子。

“下一位。”

秦晖还未反应过来,林小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着:“喂,到你了。”

秦晖回过神,急忙上前走去。

走到一位青衣男子旁,只见青衣男子说道:“将你的手伸出来。”

秦晖照做,青衣男子将手里的罗盘放在秦晖手上。

只过去两次呼吸,罗盘上显化出“二十”的字样。

“去那边。”青衣男子指着大镜子那边。

秦晖点了点有说道:“多谢师兄。”

青衣男子一听,笑着说:“还指不定能不能入门。去吧。”

秦晖再次礼貌地点了点头,往后走。

来到镜子前,有位穿着青衣的女子坐在镜子旁边的椅子上,看衣服的风格和之前青衣男子有些相似,不过是穿着襦裙。

“将手放在镜面就好了。”女子对秦晖说道。

秦晖“哦”了一声,将手放在镜面。

“咦?纳气境?”女子惊讶地看着他。

秦晖将手收回,点了点头。

“那你直接去第四面镜子吧,喏,那边,找那个泼,啊不是,那个有点凶的老姐姐。”女子起身给秦晖指了下。

秦晖忍住没笑,往后面走去。

“手放上面。”坐旁边的青衣女子看也没看秦晖。

秦晖没在意的她的态度,因为他感觉,这跟他师兄有点像。

手放上面后,女子依旧淡淡地说:“亲和木灵气,记住。”

秦晖“嗯”了一声,这些事他很早就知道了。

“顺着这条路往上面走,能登上去,就能加入本门。”

秦晖望着那条山路,山路向天上延伸,望不见尽头。

“作为东境的仙门之首,想要加入怎么会没点考研呢。”秦晖自言自语说着,然后走了过去。

刚一踏入,身体里的灵气好像被囚禁一般。这种感觉很熟悉,因为前几天才刚感受过,跟师兄那个鬼束法一模一样!

在路旁,有一块石碑,上面写道:“求道者,众生平等。”

本来打算用青阳遁术的秦晖,只得老老实实的走。

“喂喂喂,你等等我啊。”

后面传来林小小的声音。

秦晖停了下来,转身等着她。

少女跑上前,气喘吁吁的说道:“好歹咱们也相处了一天啦,你就这么走了?亏我还想着你在前面等我呢。”

秦晖尴尬一笑,嘿嘿,他确实忘了。

“这不都一样嘛,再说,你还不是惦记着我得干粮。”秦晖说着。

林小小脸一红,她承认,虽然是有那么一小丢,就小丢!

“不说了不说了,一起走呗。”让妹子尴尬不算君子所为,秦晖赶紧转移话题。

林小小一听,笑得眼睛咪了起来,嘴角有两小酒窝。

两人并排,慢慢向前走去。

……

长青派,执剑一脉的主峰。

秦古一心不在焉地盯着池子。

“大师兄,大师兄。”旁边的小师弟叫着。

秦古一回过神:“什么?师弟怎么了?”

“大师兄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儿了?怎么今日这么没有精神?”小师弟问道。

周围的师弟师妹们纷纷点。

秦古一见众人反应,摇了摇头,说着:“我在担心我家里的小师弟。”

“就那个可可爱爱,有点呆呆的那个?”

“我知道,早几年跟着师兄来过,那小屁孩还尿我头上了。”

“知道知道,后山那个嘛。”

“不过……他怎么了?”

秦古一只听见最后一句,沉默半刻,说着:“这么久了还未到,我担心他半路跑回家了。”

“……”

众人沉默。

强迫自己和相亲对象聊天,快逼疯自己了

强迫自己和相亲对象聊天,快逼疯自己了

因为小时候的经历,变得特别容易恨别人。我恨很多人。我所有的感情都拿来恨了。有感情的就会让人激进,恨也是一种感情。就像你爱一个人 你愿意为他牺牲似的。恨也是一种感情,如果能让对方生不如死,我也愿意牺牲。这种感情折磨着我。就像爱却不能成全 那种。

由于之前就有矛盾,他还多次动手打我,两年来与他没有说过话,暑假放假回家,他有意不让弟弟和我接触,对弟弟大吼大叫,我觉得弟弟很可怜,在这种思想愚昧的家长教导下成长。这两天心脏跳的很快,并且有心闷的现象。现在想不到有什么理由去说服自己不去死!他拒绝沟通,我也不想原谅他!

我最近老是容易发脾气?总是控制不住的,只要有一点领我烦的事情都忍不住的大声说话,特别是对家人,说完又后悔。我这是怎么回事?而且有时候我对我朋友一些事情,我本应该生气的事情,我内心却会表现出一种:忍住 的情绪,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