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脱单恋爱 > 文章正文

因为想家退学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720

因为想家退学

陈刚背城跺而立清楚的看到他连杀三人,这时禁不住大叫:“王子爷好身手!”

上官凌风喊道:“别废话,快毁掉攻城车!”

“噢...把这茬儿给忘了。”

三个人各拿起一个陶罐点燃后扔出去,攻城车完全由木头搭建而成,遇到油火能好得了吗?立刻变成了一架火车,里面的上百利丹人被烧得直接跳下去...

虽然阻断了后续敌人但是形势仍然不容乐观,已经有一百多个利丹人上了城,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

“杀...!”上官凌风拾回灵翼短刀向人多一侧冲去。

火光下沐阳胜被六七个敌人堵在角落里,他浑身是血冲了数次都被挡了回去。

上官凌风杀了一个利丹人正想冲过去救援,猛听得一声怒吼,“老子跟你们拼了...!”

举目望去见沐阳胜双臂一振、身形便被一只白毛猴子包裹住,那猴子动作迅捷出手如电、闪忽间就抓烂了一个利丹人的喉咙。

而后如幽灵一般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前一刻在东边瞬间又到了西侧。它的爪子锋利无比、撕扯皮铠甲跟撕纸一样轻松。

眨眼工夫又有两个人被抓伤,利丹人作战经验丰富略一慌乱立刻镇静下来,散开成扇形、六七把马刀排成一圈相互协防。

其中一个精壮汉子虎吼一声,“我来对付他!”说着浑身一抖也化出兽形。

不过这个兽有点奇怪,头小嘴尖、身体像水桶般粗壮、锥形尾巴很长,全身都披着鳞甲火光下熠熠生辉。

呃...居然是穿山甲?

上官凌风毕竟是世家子弟,接触的武者都是虎狼等猛兽武魂,没想到还有这样的。

这东西攻击力不清楚猜想防御能力肯定是强的,变身后立刻向老不死的冲去。后者纵身而起,张开四爪齐向他背部抓落。

其实上官凌风并没有看过真正以武魂对决,第一次所见还是挺震撼的,能看出这二人不只是简单的化出兽形。

他们不仅行动灵活异常,更带有一股肉眼看不到却实实在在存在的强悍气势,周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光辉之中。

穿山甲的防御能力果然强,老不死的四爪抓落嚓嚓有声却伤不到人家分毫,只见穿山甲背部猛耸长尾巴横着向空中扫去。

沐阳胜急忙涌身跳起,钢鞭样的长尾巴紧贴着他脚下掠过,落在地上抽得石屑纷飞尘灰四起。

要知道那是用青石凿成的城砖,就算用铁锤都难以砸开,竟然被它一尾巴抽碎了四块、如果落在人身上后果可想而知。

再说老不死的刚刚跳起,两个利丹人便从左右挥刀攻来,在空中无从借力他只能坠身下落。

穿山甲看似笨拙实则也很灵动,他仿佛预见到了一般、尾部在地上力撑提前向老不死的方位撞去。

后者急忙挥爪抵御,咔咔两声只在鳞甲上留下几道白印,自己却被撞得摔在城垛上,腹部白毛殷红一片却是被咬伤了。

直到这时上官凌风才猛醒过来,脚下一点疾冲过去,一个利丹人刚好看到、见来不及挥起刀便挺刀直刺。

上官凌风右手持刀竖起贴住对方马刀横着一推,刀子顺势抛出、左手抓住立刻上撩正砍在对方手腕上,利丹人抱着断臂痛呼退后、他随后而上一刀封喉马上冲向另外几人。

其他利丹人正攻向老不死的,听到同伴的惨叫声先后停步。上官凌风动作奇快不等对方扭头便用刀柄砸碎了一人后脑。

旁边之人刚转过身就被他一大脚踢在裆部,那里可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疼得对方双手捂了跪在地上,两眼怒视想骂他这招太阴损了、可是疼到了极致竟然骂不出声来。

另外两个利丹人高声怒喝一左一右抡刀猛砍,这二人身高力大马刀带着呼呼风声,知道短刀无法抵挡上官凌风急忙退后。

不提防穿山甲从旁猛冲上来,百忙之中他一脚蹬出想借力跳开,不料鳞甲滑溜溜的不受力、斜着摔在地上。

穿山甲身体一纵跟着扑落,上官凌风急忙屈起双膝护在胸前,对方扒住他两条腿伸着脖子咬过来。

嘴巴未到一股腥臭气先钻进鼻孔,他急忙挺腰蹬腿、使出全身力气才勉强把对方弹出去。

虽然躲过一劫但对方这一扑力道很猛,砸得他腹部和腿根生疼,一时间站不起来。

穿山甲却浑然无事,打了个滚便再次冲过来,危急时刻一道白影闪过、却是缓过劲儿的老不死的截住了穿山甲。

一对一沐阳胜丝毫不惧,毕竟他比对方更灵活、缠斗未久便抓爆了对方一只眼珠,穿山甲知道不敌跳下城逃命去了。

直到这时上官凌风才站起来,恢复本身的沐阳胜上前施礼,“多谢王子相救,否则老不死的真要死了。”

“同生共死有什么可谢的,快快肃清城上之敌阻止敌人后续攻击...!”上官凌风拾起短刀转身就走

十几个陶罐扔出去,城下的利丹人就被烧跑了,倒是城上的敌人不太好对付。

不过有上官凌风在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他的进攻手段别具一格新奇多变,从不跟对方正面对抗。

一路行去不是踢人迎面骨就是蹬膝盖,再不然就是对准裆部来一大脚,距离再近些便砍手腕、撞软肋、砸鼻子、割喉咙,甚至一口痰啐在人眼睛上...

专挑对方最软弱最不抗打的部位下手,他的动作太快而且出其不意令人防不胜防,更兼一把短刀被他玩出了花样、上下翻飞神出鬼没,没有人能跟他走上两个照面,就连使用武魂的沐阳胜也没有他毙敌多。

两刻钟后城上之敌全部解决掉,众兵士疲惫不堪累得倒在原地,什么死人、血腥根本顾不上在乎了。

战斗结束翠花挑着酒水食物上城来,灌了几口老酒兵士们才渐渐有了些活力、众口一词夸赞上官凌风。

陈刚羡慕的问道:“王子爷,您练的是什么功夫?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后者淡淡一笑,说道:“打仗不是比谁力气大,而是要用最快的速度、最有效的手段攻击敌人的薄弱部位。

记住,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想在战场上活下来就得比敌人更快更准,头脑要灵活不能一成不变...。”

“放屁!”白凤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些小伎俩只能对付普通人,小孩子的把戏你还沾沾自喜呢?为什么不用我教你的双撞掌?”...

因为想家退学

因为想家退学

嗯我有病的

我妈和我奶奶关系不好,我总是在责怪我妈妈不够孝顺,如今知道错了,该怎么办(现在和我妈因为奶奶吵架了)我好压抑好难受

我是大二的女生,最近疫情期间,一直在家里,我家里父母关系不好,几乎每天各种各样原因吵架(这种吵架都是以我妈单方面挑起来,我妈特别强势,没有道理可讲)我妈和我爸对我没有什么感情,不太关心我,每天只说我各种不好。我觉得这种情况我没办法解决,也无人倾诉,很多时候甚至想一死了之吧,一了百了。我应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