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婚姻挽救 > 文章正文

不愿意和心理医生面对面说自己真实的想法是为什么?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793

不愿意和心理医生面对面说自己真实的想法是为什么?

统军施炎说。

“好,炎虹,你说你是个英雄,坦坦荡荡,一生光明磊落,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物。你休要抵赖。将他押去住处,去他房中搜搜看,有无赃物。看一看,是不是我诬陷你了?”

众军兵把炎虹押着,来到他的房中,打开那木箱子一看,上面有些衣服,下面一些金银之类。

众军兵说。

“这就是了。”

炎虹见了,一时傻了眼,目瞪口呆。说。

“这些都是大人送给我的,我冤枉啊!”

众军兵将木箱子抬到大堂,统军施炎一看。大骂着。

“你这个死囚,如此无礼,我待你不薄,你却做起贼来,竟然偷窃一二百件东西在此,有何话说?有道是:佛主度人人难度!原来你这厮貌象英雄,却是禽兽盗贼。既然人赃俱获,没话说了吧!”

炎虹到此时,方知是计,原来讨好自己,步步为营,一步一步将自己陷入深渊。

统军施炎连夜将送给炎虹的东西当作赃物封存,送入库房监押。

“哼,就待天明将这厮再行发落。”

无能如何,炎虹怎样叫屈喊冤,那里由他。

众军兵扛了赃物,将炎虹送到密室看押。统军施炎连夜差人对府尹禀报了。有文书一人,名叫姚四,上上下下用钱打点,以为疏通关节。

第二天天亮之后,府尹方才升堂,左右捕快将炎虹押到大堂,将赃物一并抬到大堂上。

统军施炎早已差心腹带着统军施炎的书函,府尹看了。喝令左右将炎虹用绳子捆了。牢头、捕头将一应询问刑具都放在炎虹面前逼问。

不由炎虹说话,府尹说。

“你这厮本是一个犯人,在邻县杀人流配到参州,不思悔改却要做盗贼。一定是见财贪心。既然人赃并获,休要你胡说八道,给我打,打他来招认画押为止。”

那牢头差役用竹片插指,乱棍猛打。

炎虹没有屈打成招,只是让他招认画押。

“八月十五那天,见统军府上许多金银财物,起了贪心,乘夜偷窃,取来己用。”

府尹说。

“这厮正是见财贪心,自不必说。让他画押,取枷来锁了,打入牢中。”

牢头取来枷锁锁了,将炎虹押入死囚牢中监押。

炎虹下了大牢,就自个寻思。

“哼,这统军施炎好毒的计啊!从牢中将我提到府上,以升拔统军副职为名,整天酒肉款待,送我财物,安排名妓红红,许我终生。麻痹将我加害。他安排这套栽赃坑害我,到底是为什么?如果我能活中走出这大牢,我一不定期要找他算账!”

牢头和差役将炎虹下到大牢,因为他内力功力强劲,只能将他一双脚用铁链锁了,还用木桩锁着双手,不让他动弹报复。

不久,副管营川乌得知此事,慌忙来见亲爹商量。

管营说。

“当时,统军施炎提人的时候,我怎么没有想到,施炎和施力贵本是兄弟,炎虹英雄打了施力贵,这施炎能不为他报仇吗?因此定下此计加害炎虹。暗地里派人向府尹贿赂,促成此事。”

“看来,炎虹的性命难保了。我们看看能不能买通其他统军,那怕就是副牌之职,也可以暂时保得英雄的性命。这样,我们再想办法吧!”

副管营川乌说。

“当今牢城,有那统军副牌黄昌和孩儿要好。我去求他。如何?”

管营说。

“再怎么说,炎虹也是为你那嘉年华生意庄,要回面子,争那一口气,才吃了这官司。你就是丢了性命,也得要想法设法的救他。做人啦,只要问心无愧,不可忘恩负义才是。”

副管营川乌说。

“哎,爹,孩儿知道了!”

副管营川乌怀揣二百两银子,径直来找黄昌统军,在牢中没有找到他。央求他家人帮忙去找。

不多时,统军黄昌回来,同川乌见面,将炎虹那件官司案前前后后一一说了。

统军黄昌说。

“唉,施炎和施力贵本是兄弟,这炎虹不知所以,就将人家兄弟打了,这当哥的能不为他报仇吗?因此定下此计。为了施力贵,统军施炎上上下下,就府尹那里用钱买通,就是要结果炎虹的性命。”

“但是,此案中有一个文书姚四,为人正直仗义,只是他去不肯,府尹一时也不敢加害。我看,现在,炎虹还不至于吃亏。好,既然川乌兄都这样说了,我在牢中,尽量维持,如果能保他性命最好。”

“就是保不了他的命,也只能尽量让他少受一些苦就是了。容后,我们再作商议,如何施救!”

副管营川乌说。

“好,那就拜托了!”

副管营川乌取出一百两银子送给黄昌,统军黄昌怎么也不肯收,推辞再三,最后只能收了。

川乌拜别统军黄昌,径直回到牢城营中。寻得姚四,将另外的一百两银子送给他。

文书姚四知道炎虹是个英雄,也想周全救他,一心将文案做得活了。只是,府尹受了统军施炎贿赂,不能从轻发落,制造罪状,勘查炎虹只为窃取财物,判不得死罪,只是拖延,想在牢中秘密将他处死。

文书姚四,再三表明炎虹冤屈之事,将文案递于府尹看后,府尹没办法,只能将文案改轻轻判,尽量施救炎虹。

第二天,副管营川乌,安排许多佳肴美酒,准备停当,请求统军黄昌引路,才能进入死囚牢中,看望炎虹。

副管营川乌在炎虹耳边附耳低语说。

“哥哥放心,这场官司都是统军施炎要替兄弟牢头施力贵报仇,加害哥哥的。这事不要挂在心上。我已请统军黄昌照顾,将刑禁放宽了,尽量设法施救。不过,我们只有待裁决那一天,再说了。”

这个时候,炎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就是越狱逃走。如今吃了定心丸,暂时安定了下来。

过了一天,副管营川乌又准备酒食钱财,在统军黄昌的带领下,又给炎虹送饭。表示一些银两,请求其中在适当时候打点文书姚四。

过得数天,副管营川乌又备酒肉,几件衣服,请牢中差役喝酒,看望炎虹,送他衣服。一连数日,进入大牢。这样,没有多久,施力贵派人监视,得知了此事,将这事告诉了统军施炎。

统军施炎派人又以财帛相送府尹。本来府尹是个贪官,再多的财帛相送,都能接受。于是,派人封锁大牢,凡是闲杂人等,抓住问罪。

这样,副管营川乌没有机会去看望炎虹,只有请求统军黄昌和大牢差役照顾,报知平安。

不愿意和心理医生面对面说自己真实的想法是为什么?

不愿意和心理医生面对面说自己真实的想法是为什么?

我和他相识俩年,因为怀孕了,所以我们选择结婚,我们如约结了婚,可是他在我们结婚八个多月,也就是2019年八月三十一在工地被人开车带下16米斗坡去世了,走那会儿,还差几天就二十岁了,我18岁末我们有个女

孩子厌学,在家也不学,今年已经高三了,不知道该咋办

我看到当今媒体上很多声音把一个人的缺点或者是失败归结为ta的原生家庭。但是我在现实生活中认识很多原生家庭环境并不好但是依然坚强的人。所以我想请问一下原生家庭的作用究竟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