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挽回 > 文章正文

总是过度在乎别的评价,是不是一种病态的消极心理呢?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274

总是过度在乎别的评价,是不是一种病态的消极心理呢?

刘显云回到家,蔡玉茹吃过饭正在看电视,看到刘显云回来,关心的问道“你吃饭了没,没吃我去给你做。”

刘显云坐到沙发上说道“吃过了。”

“今天开业,生意怎么样。”蔡玉茹还是很关心开店的事。

“还不错,三个店有今天就赚了一万多。”

蔡玉茹一听开心的说道“那岂不是我们今天赚的就能分到几千块钱了,一天算三千多,十天就三万多,过两个月我们就可以买一辆汽车了。”蔡玉茹高兴的想着赚钱了买一辆车。

本来因为易锦城实力最小,却占了大便宜而有些不爽的,也因为老婆的高兴而想开了,这个赚钱的路子是人家易锦城带来的,人家吃大头也是应该,自己那也是跟着发财啊,想通了的刘显云心情大好的说道“对,要不到多就我们就可以自己买汽车了,到时候让老头子看看,我不靠他我也能赚大钱。”

“呵呵,我们单位可没几个有车的,我这买车了,多有面子,想想就开心。”

“哦,对了,今天我们三个商量过了,决定大干他一场,一共投资七十五万,在绿水市下属六个县城开十二个店,一家要出二十五万,你看能不能去你那边亲戚借一点。”

“啊,咋不等赚了钱再去开啊,二十五万,这么多钱,可不好借呢。”

“赚钱趁早啊,万一别人发现这赚钱都来干了,肯定就没这么赚钱了,我先去想办法借点,要是不够再跟你那边亲戚借点,还有一个事,明天我要去易锦城家,你说我要带点什么东西好呢。”

“那你看着办吧,我觉得你那个侄儿是个干大事的料,我们是要多走动走动,多买点东西,说不定以后他干大事了,我们还得靠他呢。”

刘显云也觉得老婆说的有道理说道“嗯,你说的也是,能考上名牌大学就不简单,还去魔都遇到了贵人,还有胆子自己回来做生意,而且胆子也大,敢想敢干,说不定还真像你说的,以后我们可能还得靠着他。”

昨晚易锦城跟许青青煲电话粥到到半夜,加上白天睡了觉,生物钟颠倒了,失眠了。

刘显云来到槐树巷锦城游戏厅,进门没看到易锦城便开口问道“易锦城呢?”

看店的宋宇看到刘显云立马喊了声表叔然后说道“我老表他还在睡,昨天晚上不晓得跟哪个女的打电话到半夜不睡。”

刘显云来到后屋,推了推易锦城,看易锦城醒了,说道“锦城,你还睡啊,这都要吃中午饭了,你不是说去你家嘛,快点起来。”

“哦,表叔,你来咯。”说着易锦城一翻身起来,拿起床边的衣服穿上说道“走吧。”

从店里出来,一辆皇冠汽车停在门路,刘显云说道“这车我跟旁边电子厂老板借的,我们开汽车回去,给你壮壮脸面,怎么样。”

“表叔,你路子广啊,皇冠都能借来。”这年头皇冠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上车吧。”

半个小时后,来到蚕县,易锦城说道“前面左边停一下车,我去菜市场买的菜,等着去我家都中午了,肯定要在我家吃饭。”易锦城知道老爸老妈是很节约的,现在回去估计也没什么菜。

现在的蚕县还是那么破旧古老,县城也小,所以街上有点拥挤,一个个看到汽车来了,都赶紧躲开,不知道是怕被撞到了还是怕刮到汽车了,不少人都看着这辆皇冠车行注目礼,还有人感叹:这车好漂亮啊。

刘显云把车停到了农贸市场外面的路口,没有下车,易锦城一下车,周围的人都赶紧让了个道,生怕把这个大老板身上碰脏了。

来到卤肉摊前,胖老板客气的招呼到“老板,来点卤肉嘛,今天早上才卤的,新鲜的很。”卤肉摊老板是听说那些大老板吃东西都是要新鲜的,这年轻人从汽车上下来,西装皮鞋皮包的,一看就是有钱的大老板啊。

“来十斤。”易锦城要这么多,是因为要叫上爷爷奶奶,大伯家离的近,大伯平时吃肉都会叫上易锦城,所以这次也要叫上大伯和大伯母,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平时很少吃肉,所以别看十斤肉多,人不少,肯定能吃完。

“要十斤,不是四斤嘛。”老板怕听错了确认的问了一下,毕竟平时可没人买这么多。

易锦城双手比了个十说道“十斤,帮我切好。”

“好好。”老板高兴的连忙答应,拿起几块卤肉称了一下,多了点,卤肉老板笑嘻嘻的说道“老板,你看,十一斤要的不。”

易锦城点了点头。

“十一斤,四块二一斤,一共四十六块二,你给四十吧。”

易锦城拿出五十块钱递过去说道“不用找了,帮我切好送外面那车上。”

“要的,要的,那谢谢老板了。”卤肉老板说着接过钱对老婆说道“快点帮忙给人家老板把肉切好。”

易锦城看了看周围,现在的市场上,熟食种类特别少,回去也懒得再做了,还想买点其他什么,看了一圈,没啥熟食啊。

最后就只买了卤肉,实在没有其他熟食了,也不想去找了,人太多太挤了。回到车上,卤肉摊老板娘把切好的卤肉送了过来就走了,这一条街特别挤,还好没有其它汽车,路人还好让路,不然非堵死不可。

出了县城,来到通往村里的路,这条路还是年初才完工的,三米宽的路,是消耗了城东百姓大量的心血才修建好,家家户户那是出钱出力才修建好这三米宽的水泥路。

一路上,所有看到汽车来了的人都赶紧让开,车子过去后指指点点的,这条路上可是很少见到小轿车的。

回到易家村,家门口有一段几米的土路,只能把车停在外面公路边了,下了车刚好碰到邻居家的同族何大婶何巧枝,易锦城招呼到“何大婶,忙呢。”

何巧枝正好奇这谁啊,把车停这里,易锦城下了车她还没认出来,听到人家招呼她,她只好答应了一声,仔细一看才认出来了,然后说道“我还说是哪个,原来是锦城啊。”

“嗯,是我。”

“诶,你不是去读魔都读书去了啊,怎么回来了。”易锦城考上大学,办升学宴,她们家还随了份子,去吃了酒席的,这怎么就回来了。

“我没读书了,在绿水市做生意,这不赚了点钱,回来看看爸妈。”

何巧枝听了点头说道“哦,哦。”

刘显云这时打开了后备箱说道“锦城,来帮我拿一下东西。”

看到车后备箱里大堆的东西,易锦城说道“你来拿这么多东西干啥子。”话虽这么说但还是帮着拿了,烟啊酒啊,水果零食啥的一大堆。

“好久没来过了,你家都盖了新房子了,我也不晓得表姐和姐夫喜欢啥子,还有你家有老人,我就一样买了点。”刘显云说的可是真话,真不知道送啥,就干脆按照平时走亲访友送的东西都买一点了。

爷爷奶奶都七十多了,是自己单住,房子就挨着易锦城家,一个院子。农忙的时候帮几个儿女的忙,没事就在家晒太阳,正在屋里说话的老两口听到外面有动静,就出来看看。

看到爷爷奶奶易锦城喊到“老爷,奶奶。”

刘显云也喊到“大伯,大嬢。”

易东海和王秀春老两口看到易锦城人模人样的回来,还有一个人模人样的一路,满脑子是问号,但是人家都喊人了也只好答应着“诶,诶。”

易东海问道“锦城,这位是哪个啊?”

“这是我表叔,我那个绿水市法院院长的儿子。”

“哦,快进来坐。”说着老爷就安排到“王秀春,客人来了,你快点去煮饭。”老爷在家里还是有点以前那种男人当家做主的姿态。

易锦城家周围邻居可不少,都是房子挨着房子,公路对面不远的一个老太婆看到易锦城家门口停了汽车,跟走过来的何巧枝问道“刚才那个回来的是易锦城啊。”

何巧枝说道“是啊。”

“他不是去读大学了啊。”

“刚才他说他没去读大学,去做生意了,说是赚了点钱。”

“他出去还没有一个月吧,这就做着小轿车回来,这还没一个月能挣好多钱哦,再说了,做生意他哪儿来的本钱啊,”

“这哪个晓得呢,他那车比我一个亲戚的车还漂亮,我那个亲戚的车花了二十万,这个出不晓得有好贵,这不到一个月就赚到钱了,指不定是做的啥子哦。”何巧枝言下之意,易锦城可能是去做犯法的事了,不然怎么一个月不到就赚大钱了。

“我妹妹呢。”易锦城问的妹妹,是爸妈收养的,是同族的一个妹妹,爸妈跟易锦城爸妈一起做水果生意,在去山里收水果的时候两口子从山上摔下来摔死了,临终前把女儿托付给易锦城爸妈抚养,毕竟易锦城家在村里还算是过的好的了,所以,易锦城家里就多了这么一个妹妹。

“不晓得去哪儿耍了,你咋个回来了啊,你不是去魔都读书了啊。”易东海是特别希望家里出读书人,在他眼里,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总是过度在乎别的评价,是不是一种病态的消极心理呢?

总是过度在乎别的评价,是不是一种病态的消极心理呢?

我发现自己总是放松不了,工作中神经绷得紧紧的,生活上也是,就连亲密接触也一样,除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可以彻底放松下来,肿么破?。

一看到父母吵架打架浑身发抖看到别的人吵架打架也害怕的浑身发抖

对方想找我聊天就找我聊天,不找我聊天就不想聊。感觉我是那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还得两人说的开心,要是稍微有争执,对方闭口不谈。见面不主动跟我打招呼,看他那样我也不打招呼。他躲着我走,我看到了也躲着他走,然后还主动想找我帮忙还不愿意告诉我理由。后来什么事不说不交流了,突然有一天说一起吃个饭。我也不想吃,找我聊天我也拒绝了。之前想跟对方好好聊聊,对方不给机会。可能他觉得没有什么吧。现在我什么也没有想说的。拒绝也是对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