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攻略 > 文章正文

找到新的工作,高兴之余,突然不知道怎么面对?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769

找到新的工作,高兴之余,突然不知道怎么面对?

为了换一身行头,接下来连续半个月时间里,田银一直在林婆婆家、张寡妇的杂货铺、巨蜂丛林、王铁匠的铁匠铺这四个地方来回。

这不,今天都不用小云儿叫,天刚放亮他就往张寡妇家跑,硬是得将人家吵醒,干啥?当然是买火油咯另外顺便拿她昨天晚上说要给他的好东西。难不成还跟王屠夫抢情人不成?

之所以这么早就出门,是今天他准备干一 票大的——将巨蜂巢穴给烧了。

因为近段时间田银放火烧巨蜂的事,搞得全村人人皆知,张寡妇自然也知晓。于是昨天晚上,张寡妇告诉田银今天她将送他一个天蚕丝做的网。送出这张网,名为免费,实则有要求的,那便是——让田银想法子帮她搞一些蜂蜜回来。

而为了能尽快搞到蜂蜜,她还特意让猎人老刘去调查了巨蜂巢穴所在地。昨天晚上在张寡妇家,田银、猎人老刘以及张寡妇三人计划了整整三个小时,直到深夜才商定。

而这次若能成功,张寡妇说了,一份蜂蜜给一千金币。老刘说了,那么大个巢穴,他估摸着至少得能取到上百份。这要真成功了,那他就有钱换一身装备了。

王铁剑那目前最好的玄铁剑也才五万金币,至于防具,杨大大婶说过,她那有一套百年前用铁甲虫王的背甲制造出的甲胄,不过价格有些贵,十二万金币。

而他忙活了十多天,也才挣到一万多金币,所以,这巨蜂巢穴得必须得去。

因为村里招募已经接近尾声了,这半个月里,他们天天都在训练,而田银则因为体质太差,实力太弱,不管他怎么软磨硬泡求爷爷告奶奶,铁牛死活不同意收他。不过倒也没将路走绝,他告诉田银说自己一个半月后带这些招募到的壮士返程。若田银能在四十五天内达到他的招募最低标准,他就愿意带上田银。

可这,最低标准对于目前的田银来说也不低了,甚至他不敢想象自己能不能达到:生命强度要达到5000,体质素质达到200、力量达到120、智力嘛,无所谓,但武力值得够100才行。

至于这些评判标准,这个世界有一种测试石碑,铁牛随身带着一块呢。

……

林婆婆告诉田银,要想在一个月内达到铁牛的要求,办法也有,不过有些难,那便是去隐世村最西边的静谧森林找那个神秘道人,也就是封锁隐世村的那个存在。若有他帮忙易筋锻骨,要达到铁牛的要求轻而易举。

但静谧森林可不好进,所以他才要准备一套好装备,不然就他如今的实力,进去十成是回不出了。 至于那个神秘道人会不会帮忙,那可就不知道了,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强不是?

一切准备就绪,喝了一碗林婆婆亲手做的鱼汤田银便要出门了。当然,他还不忘给村口的守卫大哥带一碗鱼汤。

这天天来回,他跟这守卫大哥也混熟了,也没问人家姓什名谁,就天天大哥大哥的叫。而这守卫大哥也没告诉过田银自己叫什么。反正就答应得挺积极,就只差让田银每天多叫他几声大哥了。

有了经验,放火烧巨蜂这工作他也是越来越熟练起来。而且,因为这几天张寡妇用他的方法真挣了不少钱,高兴之余还送了他一张她自称用天蚕丝做的网。

“当心呐,这巨蜂巢穴可不太好进!”出了村,守卫大哥还再次叮嘱。

“放心吧,我有火油,而且,这次张寡妇还给了我天蚕丝做的那什么蚕丝网呢。一网一大片。”田银信心十足。

一边走一边摆弄着手中的蚕丝网。他也有些不确定,这么细的丝是不是真能网得住巨蜂。要真行,那就厉害了。

如今他也算知道了,人家铁牛带在身上那么多东西,是因为空间袋。这是一种魔兽的皮制造成的袋子。袋子空间大小根据魔兽实力和制造者技艺而定,铁牛身上那个有三个立方大小的空间,算算不小了,在地球要有这玩意那可不得了。

而自己腰间这个,张寡妇借他的,有一立方左右的空间,火油全放里面了。

因为张寡妇说这天蚕丝水火不侵,也就是说,火油烧不坏,以后可以省了用山藤做网的时间了。而且这网比他用山藤做的网可大了不止一星半点,全铺开都能将林婆婆家门口那个鱼塘给兜着了。

“算了算,干完今天就能整到一整套装备了。”幻想着自己全副武装帅气的样子,他不由地感觉身上充满力气,连背着百多瓶火油都不觉得累了。

没错,今天他带了整整一百二十瓶火油。要不是张寡妇说没货了,他估计能再来三十瓶。

不是他有钱变土豪了,而是猎人老刘带回来的消息说那巨蜂巢穴中至少得有上千巨蜂。当时听到这个数据,连平时淡定的老村长都不由地吸了一口气。这么多巨蜂,要是因为火油少了放出来一些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我特么一个成年人,生命强度竟然才900,太特么弱鸡了。”想想他用那块测试石碑测试出的自己实力数据,田银羞得差点没找个地缝爬进去。因为人家二娃子都有1200多,小云儿更了不得,直接20000。

他问过老村长,人家生命强度高达二十多万,铁牛也是十五万往上。

想着这些,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猎人老刘所说的那片密林。

“老刘说这有个山洞,在哪呢?”在密林穿行了近半个小时,除了遇到不少巨蜂,连个大点的石洞都没找到,更别说老刘口中的那个直径三米大小的山洞洞口了。

“轰隆隆…………嗡……嗡……”正当他怀疑老刘说关于巨蜂巢穴消息真实性时,突然听到不远处有水流声和比水流声小一些的巨蜂翅膀舞动的声音。

田银顿时心中一静,随后猫着腰顺着声音来源走过去,虽然在这地方猫着腰跟正常走没什么区别,但他就觉得这样安全一点。

走了哟一百米左右,他扒开一丛灌木丛,前方突然豁然开朗。

只见一片巨大的空地出现在眼前,这是一片花海,而在花海对面最边上,一个高近五十米的瀑布,下面是一个直径约二十多米的水潭。就在旁边便是老刘口中那个大山洞。

“我的妈呀,这么多巨蜂,这怎么烧?”看着花海中成片的巨蜂,田银头大了。这一眼望去,至少得五百吧?

“难怪老刘说巢穴中保守估计至少有上千巨蜂,这特么的,他这个保守估计还真保守。”

他为难了,这么多,除非把这片花海给点着,否则没的玩。可这是不可能的,火油压根点不着这些植物,他已经试过多次,不会再试了。

“怎么搞?”他在心中一个劲地问自己。

“要不等晚上?”他自语道。

可是,村里人告诉过他,晚上这些野外的的东西可不老实。

“这特么无解啊?”他头大了。

他开始在这片空地转悠起来。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这片空地,除了巨蜂竟然没有别的动物。

“领地!”他突然想起林婆婆说的——野外生物大多都有领地意识,就算是草食动物也不例外。

不知道这些巨蜂有多强,如果他们够强,那这附近就不会有别的生物,那晚上倒是能干。

因为巨蜂晚上看不到,而这里又是巨蜂的领地区域,别的生物不会过来。那么,如果将这些巨蜂给全灭掉,然后在这山洞里过一夜明天再回去,是不是就安全了呢?

思考再三,最后他咬咬牙道:“特么的,拼了。不过得想个万全之策,不行,得回去找一下老村长。”

想到这里,他一路飞奔,打道回村。

……

“村长,我知道你有办法,你就帮帮我吧,怎么才能让这些树烧起来?”村长家,田银指着地上的生柴。

“哎,你怎么就死脑筋呢?生柴点不着你用干柴不就行了?”老村长道。

“我倒是想啊,但全村的干柴几乎都在柴夫崔麻子那,他比你还抠,他能给我这么多干柴?我要的是点着整个山洞的量。”田银道。

“你刚才说什么?我抠?”老村长这耳朵是真好使,一句话,就听进去这一个字。

“没有没有,老村长怎么会抠呢,你就帮帮我吧,求求你了。回来我找林婆婆给你熬一锅鱼汤。”没办法,只能搬出林婆婆的鱼汤,这是唯一能打动老村长的事。

“嗯,这倒可以考虑。”老村长听到鱼汤,笑了笑:“不过,这普通鱼汤我没兴趣啊。”

“……”田银咬牙切齿啊,你特么天天往林婆婆家跑,恬着脸问人家要鱼汤,你没兴趣,你大爷的,但他得忍着。

“这样吧,你带回来的蜂蜜得给我一份,不,三份。”老村长道。

“成交,三份蜂蜜。”田银爽快回答。

后来当他知道蜂蜜的价值时,他才后悔,当然,那都是以后的事了。要开始就知道,他也不会一千金币一份全卖给张寡妇了。

“#%&*$*”老村长拿出一张黄 色 符纸放在面前的桌了,随后双手捏印口念法诀,几个呼吸后,他对着桌子上的符纸用手指虚空书写起来。

“成……”一个字震动田银心灵,他像是被电了一下。只见那符纸变成了红 色,上面有很多复杂的纹络。

老村长擦了擦额头,田银这才发现,就这几个呼吸,老村长竟然额头布满了汗水。

但他惊讶的不是汗水,而是,老村长特么竟然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大佬。

“将这张签约贴在柴火上,然后用火油点着就行了。赶紧滚……”老村长直接将田银赶走,随后关上了门。

……

“尼马,我特么不是做梦?刚才,那是在画符?”直走到村口,都还沉浸在老村长的画符手笔中。他拿出符纸看了看,感觉上画隐隐有流光一闪而过。

“嗯?”当他路过守卫身边时,平时不动声色的守卫看到他手中的符纸,嗯了一声。不过没说话。

待田银走远后守卫看了看村里老村长家方向自语道:“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老村长也有舍得出手的一天,看来,这个年轻人,果然不简单啊。”

找到新的工作,高兴之余,突然不知道怎么面对?

找到新的工作,高兴之余,突然不知道怎么面对?

2020 9.7 初二. 确诊重度抑郁症+中度焦虑症 全家人都很爱我 可偏偏得了家人最不想我得的病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诊断这个病之前有一段时间真的特难受 每天晚上躲在被子里偷偷哭 偷偷自残 不

医生,我的症状是:我经常闻到一种臭味,怀疑我同桌有口臭,上网查,说闻口水可以知道有没有口臭,我闻了我的口水,发现我的口水快干时,有异味。但我跟别人说话,问别人是否闻到我有臭味,她们说没闻到。一想到我闻到我同桌的口臭,我就发现,我的嘴里(靠近喉咙处,有滤泡性喉咙炎,有四个月没发作过,没有灼热感等。)有一股和我同桌一模一样的臭味,过了两秒吧,味道消失了。嘴里有臭味,发生在我百度口臭的第二天。之前都没有这种情况。口臭是不是会通过呼吸传染?

为何人是分裂的,而且我常常认为的理智在控制我实际是个笑话,在情绪面前理智就是渣。。。而且我也说不出我为何有这种情绪,我仿佛是情感的木偶,情感才是老大,我感觉我很陌生,让我感觉自我掌控感崩塌了,我居然根本不知为何这样恐惧。。就好像意识是木偶,潜意识那个陌生的,没理由的,不知怎么回事的才是老大。。那我的意识就感觉好痛苦,我不理解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