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挽回 > 文章正文

怎样改变一个人的自卑心理和自我怀疑啊??急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515

怎样改变一个人的自卑心理和自我怀疑啊??急

缚仙局给刘景舟换了个新手机,妥妥儿的高科技,不是指纹识别更别说面容识别,竟然是灵力感应!

好家伙,这年头儿,科学修真可真不是闹着玩儿。改明儿别跟电视剧里面一样,卫星发射激光,铠甲变身。

大家伙儿用的手机都是定制的,春夏秋冬四个外勤组的组长是差不多。手机里边儿,几乎人能想得到的功能就都有,包括调动卫星、用手机布置阵法什么的,只不过刘景舟只有能调动一颗卫星的权限。

正等着开会呢,刘景舟没事干,大概玩儿了下手机,翻来翻去,猛然发现里边儿还有个瞬间移动的功能。

好家伙,科学技术这么先进了吗?

某人手痒,二不好说就输入灵力打开界面。

结果……不是没有权限,而是屏幕上出现了几个字。

“此功能正在开发中,谢谢支持。”

刘景舟这个气啊!这不就跟花了好几百块钱买了个游戏,好不容易玩儿到一定程度,能玩儿自己想玩儿的了,结果让你等更新。

手机又是一阵震动,“外勤部会议室已构建完毕,是否连接会议?”

是或否,刘景舟当然选择了是。

手指头一动,刘景舟只觉得微微眩晕,整个人已经身处一张圆桌边上,另外五个身影也立马凭空出现。只不过好像没有完全上传,有的人身上还有马赛克。

好家伙,高科技感十足啊!还带意识上传的。

刘景舟咧嘴一笑,抬手打了个招呼,笑呵呵开口:“大家好啊!”

没人理他,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大概过了几秒钟,一个头发胡子全是白的老头才有了意识,转头看了看刘景舟,笑着说:“等一下,他们信号不好,卡住了。”

神特么卡住了!你以为玩游戏四六零呢?

刘景舟打量一遍老头儿,转头看向别人时,同时问道:“你就是那个杨局?”

老头儿笑道:“姓杨,叫杨曳曳。”

刘景舟本来是在看剩下的两男一女,刚刚看到一个个十来岁模样的小丫头,心说这点儿小的毛孩子都能做外勤组组长?结果听到老头说自己叫杨曳曳,刘景舟猛地转头过去,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杨曳曳尴尬一笑,轻声道:“爹妈取的名字,我也没法子啊!”

刘景舟撇撇嘴,一脸无语:“逮谁都得管你叫爷爷是么?也真是会取名字。”

说完又转头看向那个小女孩,趁着没人,刘景舟边扣鼻孔边好奇问道:“这毛丫头也是组长?是春夏冬哪个?”

还没等杨曳曳开口,小女孩眯起眼睛,冷冷开口:“管谁叫毛孩子呢?你姑奶奶我今年五十三岁了。”

另外两个中年男人也是一脸玩味。

某人一脸尴尬,甩了甩手。

完了,这下老子要社死了!

杨曳曳一脸玩味,“我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们就都进来了。”

刘景舟白了杨曳曳一眼,只得再抬手打哈哈,“大家好啊!”

这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幸好杨曳曳这人不是太不靠谱,此时出声介绍道:“秋官的位置空悬许多年了,他叫刘景舟,是新任秋官。”

说完又挨个儿介绍。

先指着小女孩说道:“夏官,龙丘婵,年纪最小,境界最高,外勤组最能打的人,驻地在申城。上次田中桃坪伤了你,被小龙丘追去东海打了个半死。”

刘景舟赶忙拱手以示感谢,可龙丘婵只是哼了一声。

说着指向另一个男的,长得一看就是个硬汉模样,一身腱子肉。

“冬官,宋修桥,金丹中期修士,擅长水法,驻地在冰城。”

刘景舟抱拳道:“见过宋老哥。”

宋修桥哈哈一笑,抱拳回礼道:“都是兄弟,说那客套话干哈?完事来找我,咱干两盅儿。过了山海关提我名字,好使。”

妥妥的大碴子味儿,辨识度极高。

最后是春官,瞧着就是一个读书人样子,文文静静的。加上又留着长发,穿着儒衫,刘景舟忍不住先作了一揖。

中年人作揖还礼。

杨曳曳这才介绍道:“春官,季濡。木属性金丹中期修士,医术无双。驻地在西南叶榆市。”

最后才说道:“新任秋官刘景舟,之前是能以凝神斩金丹的存在,说是绝世天骄不为过。”

刘景舟赶忙反驳道:“老头儿,你别给我拉仇恨啊!我现在都跌境成这鸟样儿了。”

杨曳曳笑了笑,摇头道:“那就不说境界了,刘景舟擅长剑术和符箓,以后你们要什么科研组弄不出来的符箓找他就行了。”

宋修桥跟季濡都态度不错,就一个坐在凳子上脚都够不到地的龙丘婵,晃荡着双腿,双臂环抱胸口,爱理不理的。

龙丘婵心里想着,谁叫你欺负我家娇娇还想挖我夏官组的墙角。

杨曳曳轻声道:“行了,没别的意思,就是让你们几个先认识一下,年前你们上京开会的时候再说别的。今天的要紧事就一个,就是你们四个组各自辖区的事儿。”

说着看向刘景舟,“你的秋官组要抓紧召集人手,你主管的西边儿以及西北区域,最起码一个市要一个人镇守呢。咱们不是政府的执法机构,我们要做的就是斩妖除魔,不能让妖魔鬼怪横行,现在灵气越来越浓郁,好些个山精_水怪陆续化形,咱们不做无谓杀戮,好的留着,坏的除了,要尽量做到修士界跟凡俗和谐共处。”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或者有疑问的吗?”

别人都在摇头,就刘景舟摩挲着手掌,讪笑道:“那个啥,工资怎么算的?”

话音刚落,“咚”一声,刘景舟意识回到房间里,手机屏幕显示几个字,会议结束。

某人直想骂街!心说再怎么样,待遇问题得先交代清楚啊!五险一金有没有?不要一金也行啊,得商量不是吗?

刘景舟气呼呼出门,走去烧烤炉前面一把抢过一根火腿肠,对着谷凕就说道:“这不行,你们得跟我签劳动合同,到时候不发工资我就去劳动局告你们。”

开玩笑,帮着引导鬼魂,给枉死之人平怨,地府都给我发工资,你缚仙局不给?

谷凕没好气道:“你是真掉钱眼儿里了!”

……

天黑之后,綦娇娇终究是挨不住周越软磨硬泡,俩人出去吃饭了。

刘景舟一手炼丹术把徐芝泉下巴都要惊掉,这会儿小真人正在费力冥思苦想。

胡柚儿跟张绿果躲在被子里说悄悄话呢。

刘景舟现在没办法御空飞行,只能靠着古剑拖着,跟谷凕一起到了研究所上空。

那八条“高速公路”还在,只不过现在只有方圆百里的鬼会被吸引到青棠市。

刘景舟挥手布下隔音阵法,然后指着那八条路,轻声道:“给你透个底,我还有一个工作,是给地府打工,大概就是把死去之人的灵魂极中在一个地方,要是有人有怨屈或是枉死的,我帮着给他讨个公道,然后等酆都渡船来,接走鬼魂去轮回转世。”

这已经是刘景舟能说的最大的秘密了,不是不相信谷凕,是说出来因果太重,刘景舟怕害了谷凕。

谷凕转过头,笑呵呵说道:“用个夜游神的头衔儿也挺好的,正好能混淆视听。”

顿了顿,谷凕取出来两瓶啤酒,坐在云朵上,喝了一口后轻声道:“我也跟你透个底,我的境界其实是跌落到了凝神,只不过三十年时间,我又重修回来了。可我不敢用,因为一旦用了,后果不堪设想。柚儿的功法,是最适合她的花神经,是我在东海一个秘境所得,也是找到研究所放的那个古尸的地方。之前那拨东洋人正是看中这一点才掳走柚儿的。”

谷凕悄悄传音道:“柚儿资质极佳那是天生的,可百花气运却不是生来就有的。”

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了。

刘景舟传音道:“早就发现了。”

说完,刘景舟自己开口:“我们中间有奸细,是有人透露我的消息,才被他们调虎离山的。”

谷凕点点头,无奈道:“我知道,大概能确定是韩络了。对了,那个李呲花,她身世不好,太爷爷是个大汉奸,他爷爷受不了后来的审判,抛下儿子去了东洋,他父亲母亲宁死不愿意当卖国贼,结果给人暗杀了,剩下她跟她弟弟相依为命,虽然有一大笔钱,可他弟弟有先天性的病,所以她只能想方设法去挣钱,就想好好照顾她弟弟。这次是田中桃坪找了她爷爷,想策反李呲花,所以才牵扯到她的。”

刘景舟叹气道:“当天我听到了东洋人跟李呲花的谈话,大概猜到了一些。”

刘景舟猛地转头,沉声问道:“你着急让那丫头踏入炼气境界,是着急什么事儿?”

谷凕又灌了一口啤酒,苦笑着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自己下南山吗?”

……

有几百年历史的老城区,竹麓巷里居然只有三盏路灯,关键是这三盏路灯每个上面都有五个灯泡,刘景舟住了这么长时间,就没见过路灯开过第二个灯泡。

无语至极。

点了一根烟,快到家门口时,刘景舟瞧见胖婶儿家那个小丫头坐在门口,双手捧着下巴,仰头看着半圆不圆的月亮。

刘景舟坐在自家门口,笑呵呵问道:“大半夜的不冷吗?怎么不去睡觉?”

小丫头看了看刘景舟,伸出一根手指头挡在鼻孔前,撇着嘴说道:“你先把烟灭了。”

刘景舟哈哈一笑,是被可爱到了,立马掐了烟。

小丫头这才开口道:“小苓儿应该是想家了,可死活就是想不起来,家在哪儿。”

小丫头瞪大眼珠子看向刘景舟,认真问道:“我应该也是有爸爸的吧?”

刘景舟哑然失笑,“那肯定啊!”

“好了,快去睡吧,要是觉得无聊了,可以来我家玩儿,白天再来啊!”

怎样改变一个人的自卑心理和自我怀疑啊??急

怎样改变一个人的自卑心理和自我怀疑啊??急

我真的好烦!我不是不想去学校!但真的好烦!我不想面对他们!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我的秘密!也不想他们讨厌我!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考试烦啊!!!我不想让他们讨厌我,也不想他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只

我的性观念有点问题。童年时我曾跟一个男孩同桌,他对我进行过“性骚扰”,其实也就是些故意的磨磨蹭蹭,在现在看来,那些都不算什么。可是那个时候觉得很严重,从那时起,我就不喜欢男生碰我,人也变得相当保守,膝盖以上的裙子都不穿,慢慢地发展成不喜欢任何人碰我,被人碰过就要洗,到了高中,形成了强迫症,洁癖。大学的时候虽然谈过恋爱,但我一直守着自己的底线没有跟人发生性关系,那时我就想,找男朋友一定要找处男,不然我会嫌弃。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好多了,特别是认识了现在的男友就后没那么严重了。可是想起他之前有过性经历,我就无法释怀。这是不是自卑心理作祟呢?

我有一口烂牙,很烂的那种。因为小时候父母对牙齿健康不重视,从记事起,我的四颗六龄齿都只剩下了牙根 已经磨平的,烂到不疼了,已经不能补的那种。那几颗蛀牙是我挥不去的梦魇,甚至能梦到半夜去看牙。一直拖到了十五岁,现在牙齿问题更多了。别的牙也开始烂,就算每天认认真真多次刷牙也毫无作用。一开始只是后面的牙,别人看不到,后来慢慢的前面的门牙旁边的牙边也开始蛀掉,快蛀空了都,也烂的不疼了。但是我现在连正常的笑都不好意思了。喜欢一个人我不会希望他喜欢我,我害怕若真的关系近了他发现了我牙的问题,嫌弃我。我不知道怎么和父母开口,不知道为什么,非常不好意思。连任何关于牙齿的话题都不敢和别人聊,和别人说。我真的好想有一口好牙,我真的想好好生活。我觉得自己很可怕,我真的希望看牙,特别想看牙,内心最迫切的诉求居然是看牙医。但是我害怕牙医也嫌我牙齿烂。自卑到一定程度了。但是和父母,开不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