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解答 > 文章正文

女生谈恋爱该不该交出第一次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807

女生谈恋爱该不该交出第一次

任天笑此时还不谙世事,自然一头雾水。父亲伟岸身姿有意无意帮着他遮去骄阳,时辰尚早不过巳时末,一父一子便在村里闲逛。

交流极少,路过张婶蜂场,几只蜜蜂缠上了任天笑,费几番力气,这才将其赶走。“天笑这孩子生得俊俏,像他爹。”张婶笑盈盈地打着招呼,手上的活,一点没落下。

“也没见少惹祸不是。”任千行客套着,顿时眉开眼笑,谁不想多听两句夸赞。

“有空来拿两罐蜂蜜,如雪妹子正值补身体的时候。”张婶少见地大方了一回。

“一定,不过夫人最近偏向辣口。”任千行也没矫情,依旧满嘴的客套话。

“呦,酸儿辣女,千行这恐怕是要儿女双全了”虽然吝啬,但张婶这嘴,却跟自家产的蜜一般。

笑着走远,张婶一家,其父在镇上谋了个小吏的差事,个把月才回来一次,至于儿子,舞象之年便已出去闯荡,已几年未见,偶尔寄回的家书,还是别人代劳。

路遇村东田壮叔,一口白牙总是笑个不停,扁担挑着两桶金汁儿,不折不扣的庄稼汉。“千儿哥好是悠闲。”一声吆喝,从两人身边经过,恶臭扑来,任千行也没嫌弃“不比田老弟轻快。”

田壮这人太过老实,三十多了也没见讨个媳妇儿,村里人撺掇着让他去跟村北头的王寡妇搭个伙,他却是连门都不敢敲。

过一家铁匠门口,任天笑下意识缩了脖子,别看他们几个小娃娃在村里跑得欢实,可在跛安这里,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此人沉默寡言,一脸凶相,乱如蓬篙的头发不知被虱子啃咬了多少遍。眼睛倒是明亮,却是没流露过任何善意,以至于他踢了哪条狗,能让人心疼那狗一宿。

见任千行过来,跛安停下手中的锤子,拿起那柄刚锻造成形的朴刀“怎么样?”,看都没看任千行,语气颇为无礼。

此刀长三尺两寸,前宽四指,后宽三指半,头重脚轻,配二尺一寸刀柄,倒也相得益彰。

“好刀。”任千行对此评价。

跛安随手将刀扔在台子上,擦了擦手。“不打农具了?”任千行补问道。

“打农具有个鸟的出息。”跛安痞笑一声,言语粗狂,扭头钻入小屋,没了动静。

小小一村,见了人生百态,秦柱子七个姐姐,六个远嫁,唯一一个嫁给镇上董家,本来做些小生意,也勉强够过日子,怎料姐姐有几分姿色,被乡绅恶霸看上,几番纠缠,也是清苦异常。陈八斗父亲是个教书先生,可这十几里无一富庶,资钱常年收不上来,勉强能够度日。李二斤更为凄惨,生下来便不足两,好不容易拉扯大,又摊上个作风放荡的娘,与村北的王寡妇合称昝西双刹,那双腿,可号称夹死过人。自小,李二斤可没少受人白眼儿。

愣了片刻,任千行摸了摸任天笑的脑袋,向前走去。

“爹,这不是回家的路。”任天笑提醒道。

“为父送你个东西。”任千行溺爱道。

麓崖,短短两天上了两次。崖顶空旷,大青石板面朝天,似要与天试比高。

看着村南茅屋,脸上挂有笑意“我们总有不在的一天不是。”,转身,任天笑不解其意。“跛叔那刀厉害不。”任千行摸了摸他的脸。任天笑点头。

再转身,任千行身形更显伟岸。也没看清作何动作,手心悬起一块玄青石,头颅大小,青石颤动,好似马上要脱手而出一般。

“武道至尊也逃不过这天地造化。”任千行喃喃自语,手心青石更加震颤。

气息引动,任千行盘膝而坐,游丝千缕化万千烈焰。不世之景使任天笑目瞪口呆。

“可还记得父亲如何教你武道之法?”青石绕任千行周身环绕,他分出心神问道。

“武道之法,求力大如牛,力猛如虎。而牛虎之力受制于人,其力呆而滞不能灵活运用,故易受制。劲如簧,讲伸屈变化,此劲与力不同者也。劲者轻灵而捷,不见其形。其发犹如大风过处,百草俱偃。其收也,万里碧空,神气自若,如锦包铁棒,棉里裹针。”任天笑认真回答。

任千行颇为赞赏“力大如牛车大轮,运转迟缓,上下不随。劲如起重之杆,轻巧灵活,左右自如。力为有形,壮肉硕筋,劲为无形,温文儒雅,筋骨温润如处子。力乃直来直往迟而涩,劲随屈就伸速而聚,力散而钝,劲锐而捷,力为局部所发,劲为整体而生,力如崩山倒角,一发难收,劲似雷雨闪电,随发随止,故劲不虚发,发则必中。此乃劲与力互异之处。”

似懂非懂,任天笑起势,打出一套拳法,以现在之力,可透劲一寸。

父亲欣然,缓缓闭眼,罡气抚地六尺。

炼化之法,无非芥子化须弥,须弥成芥子,玄青石块摇曳生光,内部自成游丝万缕,最中为核,其形如胎。

牵游丝万缕,塑其形,铸其势,成其胚。如覆虫造堤,滚芥投针,极耗心神。

几刻时间,玄青石再次颤鸣,出奇地,颤鸣生与任千行心口跳动一致。露出不易察觉的笑意,任千行引自身罡气注入青石,游丝弥而坚成长条形。

再慎之,任千行重息吐纳,自身血气如江水翻腾,呼啸声如巨罴打鼾。也不知为何,任天笑愣是没听见,挥舞臂膀,膂力如牛,透劲可达两寸。

没瞧见,任千行心口处飘出雨滴般琼露,赤金色光芒摇曳生辉,飘至玄青石跟前,如萤虫般钻了进去。

突然身形不稳,猛然睁开眼睛,夫人抬头,村西跛安快步走出房门,遥望麓崖,庙门山守庙老道打个寒颤,滚下躺椅不明所以。玄青石飞入高空,任千行紧随其后,当手触上玄青石,迸发更为炫丽宝光。

凌空而立,右手向下虚斩,玄青之意化为飞灰,取而代之的是一把直身长刀,瑰丽异常,不可逼视。

刀身长三尺七寸,宽两指,厚七毫,银白刀身滴水刀尖,格首纹路清奇,如兰枝盘绕。

此时,任天笑刚好打完路数,可透劲三寸。回头,父亲飘身而下,如降世仙人。

脸了不由苍白几分,笑意看向任天笑。

“可喜欢?”任千行问道

任天笑早已被刀吸引,重重点头。

“取个名字吧。”任千行轻笑。

想了半天,任天笑指着连绵大山“山厚德载物,川有容乃大,爹教我的。旭日初升为黎,寓意希望。各取一字。”

“黎川,好名字。”任千行将刀递给任天笑,揉了揉任天笑的脑袋。

任天笑接刀,做一式挥舞。“赠予你此刀,可不是让你逞凶斗狠,是让你守护为用。”任千行提醒道。

欣喜过后,任天笑揖手,信誓旦旦“孩儿谨记!”

又是一阵欣慰,任千行笑意更盛,遮去脸上几分苍白“我再教你一套拳式。”

示意过后,两人扎起架子,一招一式间都充斥着霸道之力。“撼山拳,属短打拳法,其幅度动作追求刚猛、朴实无华且发力迅猛。手法之上讲究寸截寸拿、硬打硬开。具备挨、帮、挤、靠、崩、撼之特点。撼山拳发力于脚跟,行于腰际,贯手指尖,故爆发力极大、极富特色,势存"晃膀撞天倒,跺脚震九州"。”

……

忘忽时间,又错过了饭点,姬如雪拿着软木细条,早已等在门口。下意识往任千行背后缩了缩,背后藏的刀露出半截儿。

“吃饭!”姬如雪拉着个脸,扔掉软木细条吓得两人一哆嗦。

饭香人怠,任天笑喜开笑颜“娘亲做的真好吃。”,姬如雪将筷子扔在桌上“一大一小都没个正形,洗碗去。”

任千行急忙起身,生怕慢了挨打“我来我来。”

庙门山白秋庙,紫袍老道四处搜寻着,背后突然一股寒意“在找什么?”,紫袍老道一个激灵,转身间就已跪下“方才那股灵力……”

“我已知晓。”一黑袍覆面之人背对着他,声音浑厚而又沙哑。紫袍老道刚要放松心神却立马紧张起来,好一个鼠胆虫腰。讪讪笑道“尊者这次来此又有何指示?”

“提醒你,时间不多了。”一句话让紫袍老道不寒而栗。低头叩首间,黑袍覆面者已不知去向。

老者颤微起身,仍心有余悸。

女生谈恋爱该不该交出第一次

女生谈恋爱该不该交出第一次

我的所有节奏都是乱开的,所有好事都与我擦肩而过,真的是报应啊!!!!

我们在一起一个多月她告诉我的秘密说她有个孩子生下来已经10个月了没有结婚也没有办宴那个男人欺骗了她没有给她应该给的承诺现在孩子在男方那偶尔接回来她妈妈带她也告诉我说这个孩子不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我很苦恼怎么办我们真的很喜欢对方我可以接受她接受这个孩子可是我家里的父母根本不会去接受即使瞒着也肯定有一天会知道我想让她把孩子送回去从此就不再联系了我理解她的感受心头肉可是将来怎么办这个孩子怎么办我家里知道后怎么办我真的很烦很多现实问题

我23岁了,大专毕业,一直都没交过男朋友。觉得现在的男生都不靠谱,想交一次就结婚,以结婚为目的。但是我是属于很普通,性格内向的人,我又担心以后很难找到合适的。或者因为自己恋爱经验少,看人不准,以后会找到不合适的人结婚。父母现在也开始催婚了,我又不想这么早结婚,自己周围的亲戚,很多都已经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