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挽回 > 文章正文

一个女生,平时几乎不回你微信,不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99

一个女生,平时几乎不回你微信,不

徐望南也不墨迹,唤醒本我对于艾薇儿如今的状况并不是毫无伤害,将商队遇到的问题大致说了一遍,随后嘱咐道

“我和袋熊先去看看情况,你立即联系隐楼的人,让阳炎骑士团赶过来,通知文明随时准备接应。”

艾薇儿也不含糊,看了眼屋内的蜥蜴人就快步向门外走去。

徐望南带着迪克和袋熊离开了据点,并没有将此地的防御力量抽走,情况还没那么紧急,再说这些普通人也不见得有什么大用。

等到了商队外围,徐望南看了看迪克。这会儿已经到了傍晚,他也很难看清商队的情况。对于双方的暗哨也不太了解,就只能指望身边的蜥蜴人了

迪克迅速找出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奴隶贩子,这事对于常年活跃在敌占区的先遣队算是家常便饭了,徐望南也没打草惊蛇就随着迪克进入了商队。

等到了塞拉德的大帐外,徐望南倒有些迟疑了,他有些不敢面对自己的这位兄弟,不论是部落的局势还是兄弟之间的感情,都让他犹豫甚至有些胆怯。

最后还是塞拉德走了出来,眼神疲惫的豺狼人看着自己的天神,眼中露出了似哭似笑的表情,就要单膝跪地给自己的效忠的主君行礼。

徐望南耗着他进了大帐,对坐的两人互相看了一阵,都有些无言以对,最后还是塞拉德问道

“您的容貌怎么变成这样了?是中了类似衰老诅咒的魔法吗?这次是有带萨满的,是否需要让他们看一看?”

徐望南失去一只眼睛这事,塞拉德已经通过迪克知道了,对于那位让徐望南甘愿取眼的少女他还是很好奇的,其实他更加好奇马琳娜和那女人相见的时候会是怎样一幅画面。

徐望南一看他盯着自己的独眼,还露出那种表情,就知道这个王八蛋是怎么想,都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谁又能瞒得了谁。

没好气的说道

“别特么想那些有的没的,不是什么诅咒,是我特意让人弄的。这里不是大沼泽,我这张脸可没人认。说说部落的情况吧,能让你违背我的命令走出大沼泽,一定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了。”

塞拉德猛然起身,咬牙切齿的说道

“纳斯里尔和哈米斯这两个杂种背叛了您也背叛的部落,哈米斯现在已经统合了那些豺狼人贵族,正与长老会对峙。那帮该是九头蛇分尸的余孽,甚至提出了让那个叛徒接替您的想法。”

徐望南没有任何意外,哈米斯这个天神左手就是那帮豺狼人贵族自己捣鼓出来的,有这一天完全在意料之中。让自己的侍卫长坐下,既然事已至此他也不会怨天忧人,再说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

“鹰身女妖应该也参与了吧?那帮胆小如鼠的废物一直和那些豺狼人贵族走的比较近,不可能放过这次机会。”

塞拉德捏了捏拳头,语气有些阴冷的说道

“您猜的不错,我离开大沼泽的时候,哈米斯已经接见了鹰身女妖一族的外交官。”这位魁梧的部落大武士,在外交官一词上特意加重了语气。

徐望南从来都没承认过这个所谓的外交官一职,现在哈米斯的所作所为完全是承认了这个同盟种族的独立地位,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

徐望南这次真的有些失望了,哈米斯哪怕想当这个天神,他也是能理解的。但是让这个狡诈的种族脱离部落,实在是太愚蠢了,接下来美杜莎一族必然也会效仿。

甚至犹有过之,那帮美杜莎除了他之外不信任任何人,要是不出什么幺蛾子才怪了。

“哈米斯太心急了,鹰身女妖那个所谓的女王就是在等这个机会,她们一直都没有放弃王权的统治就是怕部落统合,以后部落再想收拾鹰身女妖王庭怕是难了。”

也不怪徐望南有此感概,其实那些普通的女妖对于部落认可度还是很高的,部落对于她们这一族的平民也算是厚待有加,就是打算通过这种手段激化阶级矛盾,从而让那帮鹰身女妖统治阶级服软。

甚至在其内部也有他的内应,这些事几乎是哈米斯全权负责的,那些内应如今是什么结果他自然也能想象的到,实在是太可惜了。

只要按照原计划执行,不出三年就是鹰身女妖爆发内部冲突的时候,到时候只要部落操作的好,甚至不需要一兵一卒就能将这个同盟种族完全纳入体系。

感慨过后,继续说道

“纳斯里尔的飓风部族也差不多大吧?那帮人不过是上一代的余孽,其实本质上和豺狼人贵族没有什么区别,我是真没想到会被那个混小子骗了这么多年。”

飓风部族是蜥蜴人第一大部族,在蜥蜴人内部十分有威望,他们号称继承了塔塔利亚王国的余晖,是王国的血脉。徐望南知道这事并不是他们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是确有其事。

纳斯里尔的先祖就是就是德罗格洛,伟大的塔塔利亚国王。那时候的大沼泽所有的生物都是王国的子民,就连残暴凶猛的九头龙都是护国圣兽。

九头龙真正的蛮荒异种,远不是九头蛇能够媲美的。

塞拉德也很郁闷,他从来没怀疑过纳斯里尔的忠诚,这个一直游手好闲的蜥蜴人,除了对各个种族的雌性感兴趣,对其余事基本都是一副能躲就躲的样子,哪怕被徐望南逼着办事也是怎么省力怎么来。

“这混蛋现在可神气了,那帮一直主张建国的老家伙基本都站在了他身后。甚至整个蜥蜴人种族都对他都有不小的呼声……”

说道此处的塞拉德明显顿了一下,看着徐望南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

徐望南摇了摇头,并不是很在意,示意他继续说

“蜥蜴人部族希望纳斯里尔能过出任大将军。塞拉德身边还出现了一些能够操控龙蝇的超凡,这些人以前我都没见过,对待部落的征召也是不理不睬。”

徐望南看着义愤填膺的侍卫长,并没有表现出愤怒的情绪,只是有些惊讶。这些超凡是什么人,他大概也有了判断。驯兽师,一个早已在大沼泽失传的超凡体系,塔塔利亚王国的中坚力量。

他也没想到这个飓风部族还有传承,这帮王国余孽还真能藏,驯兽师这个超凡可是历史悠久了。

作为塔塔利亚王国繁荣的奠基石,徐望南早已垂涎已久,最开始打算成为超凡的时候,他就对这个超凡体系念念不忘。

他实在有些搞不明白,这帮牛鬼蛇神怎么一下子都出来了?部落还没到战火连天的时候,现在出来就不怕大长老将他们一网打尽?

“大长老和长老会是什么态度?不可能放任这些人乱搞吧?”

塞拉德有些气愤的说道

“泰泽现在……”

徐望南眼神一厉

“用敬语。”

侍卫长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对于他的要求也没反驳。

“大长老泰泽一直没有表态,甚至有放任的趋势,要不然那两个叛徒也不会如此嚣张。九位议事长老也离开了远南城,回到了自己的部族,现在远南城就是一锅乱粥,不过好在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冲突。”

徐望南眼神有些怪异,对于大长老现在的行为实在有些琢磨不明白,以泰泽的脾气哪怕是要换人,也绝对不会放任他们互相攻歼消耗部落底蕴。

还将议事长老都派回了自己的部族,这里面学问可就大了。

议事长老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部族长老,这九人都是部落组建初期从小部族中脱颖而出的,对于部落的理念和天神.塔南最为支持,也是对旧势力最为深恶痛绝的那批人。

现在将他们调离部落核心,看似是发配剥夺他们在长老会的话语权,但是这九人所在的部族也会成包围之势将远南城牢牢封锁住。这是远南城建立初期就定下的方针,九方共同拱卫核心。

反过来意思也差不多,九座位于远南城周边的部族也会是辖制核心的主要力量,就是怕有一天远南城出现大乱波及整个大沼泽。

这点不论是大长老还是议事长老都应该心里有数,这可就和老家伙表现的态度不一样了。

徐望南压下心头的疑惑,对着塞拉德问道

“你允许他们离开的?我不是下令所有长老、族长均不得以任何理由离开远南城吗?不论是谁想当这个大沼泽的王,现在都不应该对你动手才是。”

魁梧的豺狼人眼神有些茫然,这个浅显的道理他也懂,随后有些泄气的说道

“大长老已经罢免了我侍卫长的官职,与此同时对于长老团的约束权限也被收回了,那个老家伙就是怕我捣乱……”

徐望南一拍桌子,脸色凶狠的喝道

“慎言,大长老作为部落最为德高望重之人,哪怕是我也需恭敬有加。老人一生都在为部落的发展尽心尽力,哪怕如今的决定不如你意,也绝对不可口出狂言。这是最后一次,塞拉德!”

一个女生,平时几乎不回你微信,不

一个女生,平时几乎不回你微信,不

发现自己只喜欢像明星一样的存在,如果像明星一样的存在贴近了我,没有距离感了,我会突然觉得平平无奇,一点也不喜欢他了。身边的对我而言平等相处的人对我没有吸引力,这样怎么能体会到真实的感情呢...

是不是心理问题是不是幼稚还是小孩气

河南多地遭遇持续性强降雨,郑州尤其严重,很多朋友都在为河南人民祈祷、为救援人员加油。遇到重大的自然灾害,我们人类就显得愈加渺小。面对这次罕见的大暴雨,普通人该如何调适负面情绪(避免信息过载带来心理负担)?如何去关心/安慰身处河南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