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解答 > 文章正文

羡慕嫉妒恨你的人 你该怎么应对?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329

羡慕嫉妒恨你的人 你该怎么应对?

“之妍,把手伸出来,这个给你,就当定情信物吧。”

“复苏戒指,需3000信仰点,提供日常物理全方位能量防护罩,能量值30000/30000,同时濒临死亡时将自动启动,回复机体生命,每30地球日可启动一次。日常佩戴还可以美容养颜哦——女性可能会偏爱一点吧。”

文之妍乖巧的伸出手,唐赤给她戴在小葱般修长的无名指上。

文之妍怔怔的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这是…”

“嘘,已经很晚了,赶快睡觉吧。”

文之妍点点头,爬上床去,抚摸着无名指上银白色的戒指久久不能入睡。

唐赤?当然只有睡沙发的份啊。

第二天早上五点左右两人便早早起来洗漱——起的晚了容易被别人发现,唐赤在考虑要不要学茅山术障眼法之类的玩意,总这样连懒觉都睡不了。

早餐是米粉加荷包蛋,唐赤做的,文之妍倒想做,但她连洗漱用品都还没认全,开火这种事暂时缓缓吧。

吃完早饭二人走出房子,唐赤把房子再次变回胶囊放进次元背包,放出赤兔,赤兔依旧神俊强悍——返回符篆能自动补充能量。

文之妍对此见怪不怪,和唐赤一同上马,次此和以往不同,文之妍抱着唐赤心里觉得很甜,也不会忐忑了。

虫鸣鸟啼,溪水薄雾,二人趁着早霞闲情逸致的闲游着,就这样一路说说笑笑看看风景行走一个多小时,远处渐渐看到了袅袅的炊烟。

“我们进村里看看吧?”唐赤提议。

以往要进有人烟的地方文之妍都要一起下马走路过去,这时代男女共乘一马,还不是夫妻关系会被人戳到骨头痛,文之妍这次只是稍微犹豫便同意了,唐赤大乐。

白色神俊的大马载着身穿华服的唐赤二人走进村庄,引来很多人侧目,不久又便引来一群小孩玩闹着前来围观,被大人呵斥一番又跑开了,唐赤抱文之妍下马,从背包(真实背包)里拿出冰糖,冰糖算是最不引人注意的物品了,分发给小孩子,引的小孩子一片欢呼。

村民都知道唐赤非一般人,急忙叫来了村长,村长是一名老者。

村长也没管唐赤年龄小,不敢怠慢,上来行礼,年龄小和高贵并不冲突,礼数不够惹麻烦就坏事了。

唐赤可不敢当,赶紧让礼拱手。

“老朽是吴家村村长,不知公子来吴家村有何事,欲往何处去?”

“小子途径此地,要往安溪县,不知老伯可知晓?”

“老朽不曾出过远门,但公子可往东南方30里宁远城问询。”

“多谢村长。”唐赤拱手道谢。

唐赤是有GPS地图的,进村只是一时兴起,问路只是做做样子,不然他也不知道问点什么好,既不是微服私访,村子里没什么好看的,也没认识的人,也没什么强抢民女的大事,也没贪官污吏,就一个平静安宁的小村庄,还要被人当成猴子看,便想离开了。

“小子无他事,便走了。”

村长也客气的拱手道别,唐赤古怪,很多村民心底都觉得唐赤是奇奇怪怪的来,又神神经经的走。

唐赤牵着赤兔马走了几步,一时心血来潮,回头问道,“老伯,你可有什么心愿?”

村长愣了愣,想了想,回道,“老朽愿大宋昌盛,世道安宁,也盼着来年会是一个丰收年,便可安心过个好年。”

唐赤沉默了一会,觉得这个要求不高,便从虚空中兑换了500斤水稻种子,又兑换了近百只鸡鸭鹅幼崽,想想农畜比较稀缺,又给了2只黄牛幼崽,“年关将近,小子薄礼,希望大家过个好年”,说完拱了拱手,便牵着赤兔马往村口走去,全不管身后跪了一地。

文之妍心里欢喜,“唐大哥真是宅心仁厚。”

唐赤摇头,他心底并不愿意被善良所束缚,说道,“我只是一时意动,心情好就做了,心情不好时我肯定就不做了。”

“那也比心情不好时做恶好,而且,我相信你肯定是个好人。”

唐赤笑,“在我们那说你是个好人可不是好话。”

文之妍疑惑,问缘由。

唐赤看着文之妍的双眼,认真中带着一丝为难,说道,“之妍姑娘,我知道你喜欢我,可你是个好人,你值得更好的人,你就忘了我吧。” 说完忍不住自己先哈哈大笑。

文之妍被唐赤的话刺痛了,看他哈哈大笑才知是个玩笑,在唐赤手臂上掐了一下。

文之妍小身板能有什么力气,唐赤几乎感觉不到痛,但随即却惊讶了一下,因为突然发现信仰点突然增加了615点,忍不住喃喃道,“看来最近赚钱太快,已经忘记了最初赚钱的痛苦了。”

“唐大哥,你在说什么?”文之妍俏脸含煞。

唐赤没发现文之妍另有所指,摇摇头表示没事,然后一脸兴奋的说道,“走吧,我们去宁远城顺便拜拜年吧。”

文之妍赞成,毕竟还是冬天,很多人的日子过的并不好。

“之妍,你看这个村看着挺穷的,我给他们拜个年。”

文之妍说好。

“之妍,你看那个村也挺穷的,给他们也拜个年吧。”

文之妍表示可以。

“之妍,你看…算了,我们赶时间。”唐赤看这个村子挺富有的,赶紧溜。

“唐大哥,为什么这个村你进去拜个年呢?”

“之妍,你看那里有炊烟,肯定有村子,我们去看看吧。”

“唐大哥,那只是有人在烧稻杆!!”

终于唐赤拜访了第七个村子时文之妍受不了了,刻意去做一件善事,感觉很奇怪,赌气道,“唐大哥,正常一点,再过半个时辰天就黑了,十里外的村子你确定要过去吗?”

唐赤听到问话看看手表,总共才赚2128个信仰点,赚的不少,但花出去的也不少,总计才赚300多个信仰点…

“有那么点亏,不过也算一个赚钱方法!”

“不去不去,再拜就赶不上给咱爸妈拜年了。” 生意太差,唐赤也不准备去了。

“才不是你爹娘呢。”文之妍脸上发热,至于用词,唐赤有很多奇怪的用词,见怪不怪了

临近天黑,唐赤二人终于赶到了宁远城。

“之妍,我们先找个酒店吃点东西,跑了一天,我感觉好饿啊。”

赤兔马:“???”

宁远城不是大城,护城河不过3米宽,城墙也才7米多,这里离战争区域较远,没有受到波及,还算繁华,且大半个月就春节了,此时街道两侧茶楼,酒馆、J院、民居已起灯火,路上吆喝的摊贩也多,路人在饮食闲聊,挑选物什。

唐赤牵着文之妍,文之妍还不习惯人多的时候这么亲昵,想挣脱,唐赤不放,便遂了。

二人随意逛着,偶尔看到喜欢小摊也会上前查看一下,挑挑喜欢的物什,就这样走走停停,不久便看到了一间酒楼—宁远楼。

走进酒楼,小二眼尖的很,立刻迎了上来,“客官要吃点什么?”

唐赤找了张靠墙的桌子坐下,这时候也没菜单,随口道,“有什么招牌菜就端上来吧。”

“那客官可要酒,本店有最近精酿的桂花酒。”

唐赤摇头说不要,文之妍却说要一点,唐赤点头同意。

小二离开,唐赤问,“好端端怎么想喝酒了?”

文之妍似乎有些羞涩,口中说道,“好奇。”

唐赤心中奇怪,没多问,“那你注意一点,别喝多了。”

“有你在,不会有事的。”

……

……

很快小二便把饭菜上齐,三菜一汤,一小蛊桂花酒,看样子也没准备坑唐赤。

中午赶时间,只吃了两个面包,毕竟是去拜年的,没好意思表现出自己还要吃人间烟火的一面。

唐赤给文之妍盛好饭,文之妍却给唐赤倒了一杯酒。

文之妍端着酒杯柔光似水的看着唐赤,朱唇轻启,快速又小声的说道,“夫君,和你一起玩每日我都很快活”,然后躲避着唐赤都目光一口将桂花酒喝了下去。

桂花酒不烈,可文之妍的脸红了七分,胸口起伏,假装很平静。

唐赤带着一丝戏谑看着文之妍通红的侧脸,单手挑起酒杯抿了口,轻声道,“小妮子,再叫一声给为夫听听。”

文之妍不理他,只是吃饭,唐赤继续逗她,挨了一记大白眼。

就在两人吃到一半时,邻桌传来对话,“陆兄,你可知京都圣旨有何深意?”

姓陆的男子看着稳重,听到问话摇头道,“此次完全猜不透圣心。”

另一个黄衣男子闷声喝了一杯,显得有些烦躁。

姓陆的给黄衣男子续杯,安慰道,“王兄不必急躁,此事虽不明,但伯父定然无事。”

姓王的放下酒杯,催促道,“陆兄快说。”

“此次京都召集宁远有识之士、医生、商会、匠人一同进京,虽让人摸不着头脑,但都有一个共同点。”

“是什么?”

“各行业的有能之士。”

唐赤听到谈话,暗赞这小子脑子还不错,心里想的是宋高宗终于开始实施计划了,自己也可以想想回家的事了,虽然还要好几年,总比一直不启动好,南宋这些日子过来一点都不觉得古代多有趣,吃不好住不好,上个厕所都不舒服。

文之妍也听到了谈话,瞟了唐赤一眼,继续吃饭。

待二人吃完饭,酒楼里反而因为圣旨的原因热闹起来,经常七八张嘴都是在讨论圣旨的事。

唐赤是知道事情经过的人,加上一天都在马上,就没兴趣听他们分析,跟店小二要了个房间便带文之妍上去了。

房间很大,家居用品一应俱全,古香古色,连床铺被褥看着都是新的,实际嘛,谁知道。

两人都累了一天,唐赤先让店家给木桶加满热水,男的无所谓,女人是一定要做好清洁的。

泡澡是一件很舒服的事,等文之妍洗完都过去大半个小时了,唐赤这才简单的洗把脸擦擦手泡个脚搞定个人卫生,等过去床边时文之妍已经闭着眼睡着了,可睫毛微动还是出卖了她。

“别装睡啦小姑娘,本大爷又不会吃了你。”

文之妍睁开眼怯生生地望着唐赤,唐赤安然自若的脱掉外衣爬上床,文之妍双手抓紧被子,唐赤被逗乐了,但也没想调戏文之妍,帮她整理了一下被子吹灯就躺下了,他真对16岁小朋友没有多大的兴趣。

“之妍,我困了,睡觉吧。”

“嗯~”

过了良久,唐赤发出微微的鼾声,文之妍挪着身子过去轻轻抱住了他。

羡慕嫉妒恨你的人 你该怎么应对?

羡慕嫉妒恨你的人 你该怎么应对?

为什么我的父母要定位我的车,跟踪我的行踪

女儿班上一个男同学喜欢她,在班上他是一个非常暴力的男孩,经常拍桌子打凳子,还特意与班主任说调座位,座到女儿后面,上课经常盯着女儿,若与男同学说下话,男孩立刻找那男同学,周末上课外辅导,休息间去女儿教室探视她,经常打听女儿的事,女儿很有分寸,根本不理他。目前女儿就是感觉任何男生都是恶心的,抗拒的,感觉自己给人监视,她说这恐惧可能感影响她的将来,有回晚上做梦,梦到那男生抓狂打她,非常不爽,恐怖害怕,白天男生碰到她桌子,就想拼命擦干净,车上外面遇到男生碰到她,那衣服都想扔了,女儿说只有她认为人品好的男生才会交往,否则一切男同学拒绝交往。她说自己心里可能出问题了,很担心女儿状态,她甚至想转班转学。她说自己周末虚度光阴。女儿很上进很努力,学习不用我操心,成绩也不差。

为什么我关注到的东西总有点奇奇怪怪?比如,我最近在钱塘江边走,我就一直喜欢往树荫下看,关注哪里有码头,为什么码头会断这种奇奇怪怪的问题,我与朋友说说他们都觉得我的关注点好奇特…特别是!!!!(重点?)我为什么总能发现家里的小虫子?我家虽说是有蟑螂,但每次都是我发现的,我几乎天天看见,但如果我不去厕所,我们家都不会看见蟑螂,我都开始怀疑我会不会有幻觉了(不可能),不管蟑螂在那个小角落,我总能发现…我和蟑螂好像有什么心灵感应!?我其实很怕蟑螂,我现在连厕所都不敢去…是我有问题吗???好玄学?我与虫子有缘?这说明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