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解答 > 文章正文

为什么我总因小事陷入情绪漩涡之中,久久不能恢复?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4浏览量:528

为什么我总因小事陷入情绪漩涡之中,久久不能恢复?

东越剑庐,天下神兵十之有七是出自剑庐,每个江湖人都以手上有把出自剑庐的武器为荣,不仅如此,就连朝廷兵士所用的刀兵都是由剑庐锻造。所以不论是在江湖,还是朝局上,东越剑庐的影响力都是屈指可数。特别是少主徐子义,更为厉害,从小习剑,十岁便参悟剑道,不断挑战神武榜的高手,靠着一柄清风剑在他15岁时便打到了神武榜第十的位置,假以时日,能跟神武榜榜首过上一招也说不定。

这种闻名江湖的少年天才剑客今日能屈尊到这自己这破地方来,而且自己还想给他下马威,这是真的嫌自己命太长了。赵虎也顾不上面子,当众跪倒在云羽面前,不住的抽自己耳光:“我赵虎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是徐少主来,还请徐少主饶命。”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云羽跟胖子心中都吓了一跳,两人不约而同的想道:“这个徐子义有这么厉害吗?听到徐子义的名号,这么雄壮的汉子就这么不顾脸面,当众跪在地上抽自己嘴巴。”

这时客人们也回过神来,偷声议论着,“传闻东越剑庐之主出行,都会有剑庐的黑剑士在暗中相护。”

“黑剑士个个都武功高强。”

“徐少主还需要黑剑士?他若出手,在座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有活口。”

“徐少主当然厉害,可是杀屠肉虎这些小喽啰哪还需要他亲自出手?一个黑剑士就可以全杀光。”突然宾客们隐约觉得暗中有人在注视他们,莫不就是那黑剑士。“快跑啊,此事跟我们无关。”满屋宾客生怕卷入这无妄之灾来,霎时一哄而散。

热闹非凡的酒家,转眼间人去楼空,只剩下云羽三人和齐齐跪倒在地的赵虎以及他的伙计们。

“你这有雅座吗?”云羽问了声。

“有有有。”就算没有,赵虎此时也要立马把自家酒店拆了盖个雅座出来。

赵虎领着他们来到雅座,不一会儿,琳琅满目的菜品以及好酒摆满了桌子,赵虎还在一个劲的催促后厨赶紧上菜。

云羽使了个眼色,胖子心领神会,对着赵虎道:“少爷想安静吃饭,你们都退到外边去。”

“听见了吗,徐大侠叫我们滚到外边去,还不赶紧滚。”赵虎对着伙计一顿呵斥,所有人退到了酒店之外。“少主,赵虎是个有眼无珠的东西,还请少主饶了小的一条狗命。”赵虎说话间又给了自己几个响亮的耳光。

“徐子义不也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至于怕成这样吗?”云羽心想道。对着赵虎一摆手,赵虎以为眼前的徐少主已经饶他不死,欢天喜地磕了几个响头也退出了酒店。

待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少年和胖子早就大快朵颐起来,“我说,徐子义真有这么厉害吗?你瞧他们都吓成啥样了。”云羽问少年。

“一般吧。”少年的嘴早已塞满了食物,含糊不清的回答道。

“哦,那我们假扮他,被他知道会怎么样?”

“应该会把你们两个抽筋扒皮。”少年嘴巴已经塞不下了,还在努力把食物往嘴里挤。

胖子好奇道:“为啥只把我们抽筋扒皮,你小子呢?”

“我又没假扮他。”

“我去,你这个疯子到了要死起来的时候,你脑袋分得这么清楚。”胖子冲上去抡起拳头就要开揍。

云羽虽说是狐假虎威,但是当大侠的感觉倒也真不错,让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是隐约又感觉自己无形中埋下了祸根。

“你叫什么名字?”云羽拦住胖子问少年。

“以前的名字不喜欢,现在没名字了。”

“那我们该怎么称呼你?”

“随你们。”

胖子气呼呼道:“他这么疯颠,就叫他疯子好了。”转过头去便对着少年喊:“疯子,疯子。”

那少年也不恼怒,点了点头。

“你能跟我们说说江湖吗?什么神武榜,什么东越剑庐。”云羽对于这些词语,完全不知是什么意思,自己既然进入江湖了,总该先弄懂这些江湖术语。

“神武榜就是把全天下厉害之人按照武功高低排个序,神武榜共排了五十名,这个顺序也不是固定的,顺位低的可以向顺位高的人发出挑战,打赢了便可以替换掉他的顺位,就这么简单。”

“这个排名是谁来负责制定呢?”

“朝廷设立了个叫江湖采武局的机构,就是用来网罗天下高手的武力信息和行踪的,所以他们每个月都会更新神武榜的排行。同时采武局为了让天下平民百姓都能知晓江湖发生的一些奇闻趣事,每个月都会印发一本江湖令。江湖令,各地的书局都有买的,上边记录了当月江湖发生的一些大事和神武榜最新排名情况,偶尔也会登些武功高强的作恶多端之人的通缉悬赏令。”

“江湖采武局,江湖令,朝廷让百姓也知晓江湖之事,无形中也就是让百姓成为了朝廷的耳线,以便于朝堂可以掌握江湖中发生了什么事吧。”

“你只看到其中的一部分,朝堂与江湖本就是密不可分,朝廷用百姓来监督江湖武林人士,同时又用江湖武林来引导甚至控制百姓的行为。朝廷面对西北外敌的入侵时,就可以腾出精力来解决西北外患。”

“内忧由江湖来解决,朝廷则专心解决外患。好高明的手段。”

“这个是在两百多年前由一位武林神话人物创造的方法。就像跟你说的东越剑庐,他不仅给武林人士锻造兵器,同时他也为朝廷铸炼兵器。所以剑庐的发展跟朝廷是密不可分,赵虎之所以这么惧怕剑庐,倘若真是徐子义来了,杀了他也就跟捏只蚂蚁一样,官府也不敢管。”少年打了个嗝,端起酒壶就往口中倒酒。

“那岂不就是凌驾于法律之上了吗?”

“东越剑庐为朝廷锻造兵器,这也算是朝廷作为回报,无形之中给他剑庐的特权,。”

“胖子,下次有机会进城,我们去买本江湖令读读,肯定要比武侠小说好看。”“武侠小说都是假的,哪有真真切切发生的江湖事好看。”胖子表示认同。

“你怎么啥都懂,而且对徐子义十分了解,你跟我们说说你真实身份把。”少年越说越让云羽觉得这个看似疯癫的人也不简单,说不定也是个厉害角色,可是既然是厉害角色为什么当时被伙计砍手的时候他不还手呢?矛盾重重的问题,云羽也无法解开。

“打个比方,我就是像不喜读书的学生,被家里逼着读书也就算了,然后发现读的书也是我不喜欢的,所以我跑出来了,再也不会回去了。”

“唉哟,疯子,你咋跟我的遭遇一模一样呢。我也是,不喜欢读书,还要被我爹逼着学医,索性我跟云羽就跑出来学武了。你要不是个疯子,就你我这相似的遭遇,我们硬得拜个把兄弟。”之前还特看不起少年的胖子,转眼间就像找到知己一般开心。

想到少年之前说过会武功,云羽想证实下,“你说你会武功?”

“会啊。”

“有多厉害。”

“比赵虎这些货色厉害些呗。”

“那为啥之前他们打你,你不还手。”

少年眼中透出一丝绝望,道:“活着好没意思。”

“你这个疯子还厌世起来了,不就是家里逼你读书吗,你都逃出来了还有啥想不开,你看云羽,家里父母双亡,别人都坚强的熬过来了,你真没出息。”“死胖子,你不要说我的事情。”云羽有些怒了。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胖子讪讪一笑,又低头开吃起来。

正当三人酒足饭饱时,酒店外传来响亮的声音来:“老奴龚有位拜见少主,自从老奴离开剑庐至今已是五载,老奴无时无刻不都在想着宗主和少主,还求少主见老奴一面。”说着说着话腔里竟带着些哭腔。

“龚有为?”云羽惊的站了起来。“龚有为是谁啊?”胖子也喝了点酒,已经迷糊了。“听话里的意思,好似认识徐子义,喂,龚有为是剑庐的人吗?”云羽推了推已经醉得趴在桌上的少年。

“我在这吃饭的时候,听到旁人讨论起过他,好像是什么几年前负了伤,从剑庐回到此处的,这几年开了什么镖局,混得很不错,在这地面上算得上有头有脸。”

“神武榜里的人?”云羽问道。

少年起来打了个酒嗝,又趴睡下去,“怎么可能随便什么小鱼小虾都能上神武榜。”

“剑庐出来的,那肯定认得徐子义的样子,赵虎这些人我们还可以装腔作势的去骗,这遇上熟人了,肯定会穿帮。完了,怎会来得如此之快。”

“当然快,那跑掉的客人肯定到处说徐子义来了,外面那个叫龚什么的既是剑庐旧人,听见剑庐少主徐子义到了他的地盘,肯定会立马前来拜见。”

“完了,完了,被知道我们假冒徐子义,定要把我们大卸八块。难道我的江湖路出师未捷身先死?”云羽已经吓得无处安坐。

“怕啥,我们从窗户跑掉就是。”胖子指了指窗户。

少年道:“刚刚我听见很多马匹的声音,想必是康什么的镖局来了很多人,这时出去肯定会被抓到。”

“那怎么办?”胖子还是迷迷糊糊的。

云羽已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但是看另外两人,都醉得好像是事外人一般,丝毫不急不躁。

“胖子,我们这次真的要完了。”云羽一巴掌扇向胖子。

“不是还有疯子在吗,疯子,你想办法。”胖子还在说着酒话。

“我?这还不简单吗,等着。”少年伸了个懒腰,缓缓站起身来,摇摇晃晃走到窗边,回过头道:“我去去就来。”话毕,整个人倒栽葱般的跌出窗外。

“他这是跑掉了吧?”胖子嘿嘿的道。

“嗯,他反正是无关人员,就算外面的人看到他也不会管他。现在我们两个就在这等死好了。”

“啊?这疯子真跑掉了?”胖子酒意顿时醒了一大半。“怎么办,怎么办。”酒醒之后的胖子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站在外边的龚有为见少主半天没有回话,以为徐子义是恼怒自己接驾晚了,又道:“少主,老奴接驾晚了,老奴有罪,只要能见上少主一面,老奴愿意在少主面前以死谢罪。”龚有为吩咐镖局众人守在外边,自己准备一个人进去见少主,

“怎么办,怎么办,那老头要进来了。”胖子急得团团转。

“哼,现在知道怕了。”云羽脑子飞速旋转,只能靠拖了,父亲母亲保佑,希望少年这次靠谱点。

“胖子,你整理下衣裳,出去跟龚有为说,少主正在打坐练功,所有人都退回去,以免惊扰少主练功。”现在只能活马当死马医,希望他们都能听话的退走。

胖子一咬牙,知道也只剩这个办法了,整理好衣裳,又用水漱了漱口,坚决的走了出去。

胖子出去的这段时间,云羽在雅间里度时如年,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湿透。好一会儿,看到胖子回来,云羽才长舒一口气,急忙问道:“怎么样?他们走了吗”

“其他人走了,不过那老头说今天无论如何要护着少主练功,他就跪在门外等你练功出来。”

“这个人为什么这么认死理呢?这时还只来个龚有为,待徐子义来到此处的消息越传越广,到时就怕会像那少年所说一样,神武榜上好斗的高手得知徐子义的行踪,说不定会寻来挑战徐子义,他们可绝不会像龚有为一样乖乖的在外边等了,那我们真的有死无生了。”云羽知道,待得越久,暴露的风险就越大。

时间一刻刻的过去,云羽跟胖子现在能做的就是等那少年找到办法来救他们。“老天保佑,老天保佑。”胖子双手合十一直念。

胖子每念一遍,云羽在心里就数着数,当念到第一万二千零五十一遍的时候,从窗外突然扔了一把剑进来。紧接着,满身湿漉的少年从窗外翻了进来。

“疯子来了,疯子来了。不,不,是疯哥来了,疯哥来了。”胖子欣喜若狂,上前一把扶住少年,样子要多谄媚有多谄媚。

“这是什么?”云羽捡起剑,仔细打量着。剑鞘通体呈淡青色,上面刻着许多精细的流纹,在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简约而不失威严。剑柄之上,两条互相盘绕上升的龙案,显得栩栩如生,呼之欲出。纵然云羽从没见过剑,也知道这是把好剑。刚想拔剑,被少年拦住了,摇了摇头:“不可,拔出来只会招引更多的人来。”

“你找这剑来,是要我们拿剑去跟外边那老头拼了?”胖子不解的问道。

少年不理会胖子,继续道:“胖子,你把这剑拿给外面的人看,就说见剑如见人,明年天炉开炉之时,再来剑庐拜见。现在需要他做的,便是要将方圆十里内的人全部要赶出去,以免惊扰少主练功。”

“好的。”胖子也不多废话,提着剑就准备出去。“慢着,剑不能提,要抱着。”少年把剑横放在胖子的怀中。“疯哥,我竟还要把剑当宝宝一样抱着吗?”

果然如少年所说,待胖子把少年说的话交代给龚有为后,龚有为老泪纵横,对着屋内磕了三个头,就忙着去赶人了。

危机就这么有惊无险的化解了,三人也急忙上路,疾驰一夜过后,直到走出了龚有为的势力范围,三人这才停脚歇息。

为什么我总因小事陷入情绪漩涡之中,久久不能恢复?

为什么我总因小事陷入情绪漩涡之中,久久不能恢复?

从小被轻视,出生被丢给奶奶带,妈妈辞了职也是对我爱搭不理,因为不想去散步被妈妈拉到草地那里暴打了一顿,经常被妈妈侮辱,被妈妈用特别难听的话骂。很小的时候被一个叔叔骗了两年感情,到现在也没走出来。厌学,

小孩的爸爸妈妈知道爸爸妈妈在闹感情妈妈出去了因为生活条件爸爸也没有选择只能把孩子放在别人家他爸爸都为这件事情一而再二的发生都很伤心

最近跟老公的关系缓和,感情很好。可是老公家里是两个儿子,嫂子强势,我们结婚的时候是我们自己出的钱,最近两兄弟因为房子的原因争吵,嫂子说结婚的时候给我们花了五千,她三月份生小孩的时候逼着老公要了五千元,老公五一回来又要了三千,说这三千就是借的,之前他们结婚,老公说他拿了两万五出来,我们结婚他拿了两万,按这样他还欠我五千,可是闹的...两兄弟住在一起,无线绑定的我的手机号,嫂子从来不交钱,我交钱她就用,问她要不要一起她又不说话,好想出去上班,又担心孩子太小,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