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挽回 > 文章正文

小朋友虐待小动物,是什么心理因素造成的呢?

来源:平凡情感网 来源:2022-01-13浏览量:364

小朋友虐待小动物,是什么心理因素造成的呢?

柳雪萱也知道刘羽心中所想,于是开口道:

“这件事情,你不要冲动,师尊已经向天庭反应,讨要一个说法了。”

张三丰也开口道:

“那太乙真人最是疼爱自己的徒弟,想必这一次一定会讨要一个说法的。”

刘羽沉默了片刻,望着柳雪萱,问道:

“那方羽呢?方羽又是怎么回事?”

柳雪萱摇了摇头。

“罗浮洞的那一位似乎也并不知道方羽的情况,按理说,这方羽死后应该会进入地府报道,但是在地府的名单中并没有出现他的名字。”

刘羽抬起头,震惊的问道:

“难道这方羽没有死?”

“那日我可是亲自......”

柳雪萱打断道:

“那方羽肯定是死了,但是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去地府报道,这个就不太清楚了,现在各方都在追查这件事情。”

柳雪萱望着刘羽,认真的说道:

“这件事情太过复杂,我希望你不要意气用事。”

刘羽低着头,眼神闪烁。

现在,他有一种感觉,这好像就是一个阴谋,一个引起五大纷争的阴谋。

方羽虽然死了,但并不意味着穆雪儿可以安然无恙,如果这真的是一个局,那么那幕后人才是真正的凶手。

刘羽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放心吧,师傅,我不会给你找麻烦的。”

柳雪萱无奈的笑了笑。

事已到此,她知道刘羽心里定然不会好受。

刘羽回过神来,出声道:

“此番,多谢师傅的救命之恩。”

柳雪萱站起身来,缓缓说道:

“你也要感谢莫愁,你昏迷的这几天,可是她一直在照顾你。”

刘羽转头看向了李莫愁,没想到,李莫愁竟然会如此待他。

李莫愁被刘羽看的红了脸,说道:

“上次你救我一命,这次算是扯平了!”

刘羽没有说话,只是苦苦的笑了一下。

“好了,既然你已经苏醒,那你就自行恢复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柳雪萱便带着张三丰和李莫愁走了出去。

......

眨眼,一年的时间过去。

在这一年里,刘羽每日潜心修炼,修为又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

这一日,柳雪萱传唤刘羽。

“师傅,你找我?”

柳雪萱点了头。

“如今,你的修为已经精进很多,也是时候可以下山砺炼了。”

说完,柳雪萱拿出了一把赤红色的宝剑,递给了刘羽。

刘羽一脸疑惑。

“师傅,这是......”

柳雪萱缓缓开口道:

“这把剑名为昆妖剑。是上古一高仙之物,此剑一出,妖魔皆胆寒。”

“它因为吸噬灵气而现红色,十分锋利。”

“这把剑,如今便送给你了。”

刘羽一听,连忙摇头。

“师傅,如此贵重之物,我不能要。”

柳雪萱叹了一口气。

“之前因为没有给你一把趁手的武器,才会让你在五派大比中如此被动,你也确实需要一把趁手的武器了。”

“你这次下山砺炼,也不知道会遇见什么危险,这便算给你的防身之物吧。”

刘羽沉默了片刻,将昆妖剑接了过来,拱了拱手。

“师傅大恩,徒儿没齿难忘。”

“好了,不必多说。”

“此番入世,若是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就报回宗门,我会帮你想办法解决。”

“那就多谢师傅了。”

“你且记住,我们行走江湖,为的是除魔卫道,还天下太平,你可不要忘记初心。”

“徒儿谨记师傅的教诲。”

“好了,那你去吧。”

“是。”

......

五大仙山,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让自己门派的弟子入世砺炼。

一方面,是为了提高弟子的实力,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彰显五大仙山除魔卫道的形象。

刘羽下山之后,首先来到了乾元山。

他想看一看穆雪儿究竟怎么样了。

正当他在山上行走之际,眼前出现了一个他熟悉的人,秦风。

秦风挡在了路中间,直直的看着刘羽。

刘羽抬起头,平视着秦风,开口道:

“为何要挡我?”

秦风此刻看着刘羽的眼神充满了复杂,他现在已经并没有那么嫉妒刘羽了。

上一次刘羽在门派大比中,展显出来的实力,也确实让秦风自愧不如。

秦风让开了道路,说道:

“我知道你上来是想找师妹的。”

刘羽眉头一皱。

“你知道她在哪?”

秦风摇了摇头。

“上次师尊带她回来之后,她已没了生机,但是,师尊将她置于何处,我们也不知道。”

“你若不信,可以自己上山。”

刘羽眼神闪烁。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秦风沉默了片刻,开口道:

“师尊心情不悦,不想见任何人,我怕你会打扰到他。”

刘羽没有说话。

但他感觉得到,秦风此番话语,对他并没有恶意。

五派大比的事情,直到现在,都没有水落石出。

在真相出现之前,他会一直查下去。

秦风看了刘羽一眼,默默的转过去离去。

“等等!”

刘羽叫住了秦风,后者回头望了一眼刘羽。

“还有什么事吗?”

“雪儿......她真的已经......”

秦风摇了摇头。

“师尊从未透露师妹的情况,也从未和我们讲诉师妹是否生死。”

这句话,让刘羽的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或许,太乙真人本事高超,真有起死回身的本事呢?

秦风没有再理会刘羽,转身离去。

秦风走出几步之后,刘羽对着对着秦风的背影喊道:

“多谢了!”

秦风微微一笑。

“臭小子,你可真是好福气啊......”

刘羽没有再选择上山。

他知道,他宁可把希望留在心里,这样,自己还有一点盼头。

刘羽离开乾元山后,来到了天霄城。

正当路过天霄城外时,刘羽便看见一群神色匆忙的路人像自己跑来。

“有妖怪啊!”

“快跑!有妖怪啊!”

刘羽目光一沉,连忙上前,拉住一人问道:

“大婶,你们为何神色如此匆忙?”

那大婶一脸慌张的对着刘羽说道:

“小伙子,快跑啊,前面有妖怪!”

“那是什么......”

刘羽的话还没有问完,大婶就一把甩开刘羽的手,匆匆的向后方跑去。

“哎,这话都还没问完呢。”

刘羽转头看向了前方,心中嘀咕道:

“我倒要看看,光天化日之下是何妖孽作祟!”

刘羽身形一闪,便往前方奔去。

刘羽跑出去片刻,便看到了两只树妖盘踞在一棵大树之上。

刘羽眼神一闪。

“四象水牢阵!”

十六链水柱瞬间冲出,将两只树妖缠绕起来,从树上拖拽了下来,猛的砸在地面之上。

刘羽一个箭步,便来到两只树妖面前,亮出了昆妖剑。

在阳光的照耀下,昆妖剑更显得闪耀异常。

那两只树妖被刘羽的突然出现吓了一大跳,一脸惊慌失措的说道:

“道长,道长!”

“别杀我,别杀我,我从未害人啊!”

刘羽冷哼一声。

“那你们为何在这天霄城外惊扰百姓?”

两只树妖连忙开口解释道:

“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

刘羽顿时听出了话中的意思,语气一转。

“说,到底怎么回事!”

树妖连忙慌张的开口道:

“我本栖身前面的那一片桃树林中,可是前些日子,突然来了大波妖怪,我们打不过他们,抢不到地盘就被赶了出来。”

刘羽一听,把剑横在了树妖的面前。

“岂能凭一口之言便轻易信你。”

树妖一听这话,显得更慌了。

连忙说道:

“道长若是不信,我可带道长亲自去一看究竟。”

刘羽一甩手,收起昆妖剑。

“好,那我便跟你走一趟,若是让我发现你在说话,我立刻要了你们的小命。”

树妖连忙摆手。

“不敢不敢,绝对不敢欺瞒道长。”

刘羽看着两只树妖,心中已经有了想法,这妖精擅长演戏,也不知所言是否属实。

若这树妖说的都是真的,那前方必定还要一大波妖怪,要尽早除了这些祸害。

“收!”

刘羽解开了树妖身上的束缚。

“好了,带路吧。”

“是是是,道长请随我来。”

两只树妖在前面给刘羽带路,一直来到了桃林深处的一座八卦台前。

刘羽眉头紧皱。

这什么时候修了一个八卦台了?

两只树妖走到这里之后,就停下了脚步,用手指着八卦台。

“道长,就是这里了,我们不敢再深入了。”

刘羽开了天眼,顺着树妖所指的方向望去,顿时心中一震。

“这里果然妖气凝聚, 邪气冲天。”

远处的八卦台,上方妖气浓郁不散,刘羽隐约感觉此地已经结成阵法。

刘羽忽然一掌拍在了两只树妖的身上,将两只树妖锁在了原地。

树妖顿时惊呼:

“道长,我们没有骗你啊!”

刘羽看了两只树妖一眼,冷声道:

“有没有骗我,待我查明之后,自然会知道。”

“在此之前,你们就先在这里呆着吧。若是此事与你们无关,我自然会放了你们。”

树妖惊慌道:

“道长......道长,别把我们留在这里呀......”

刘羽不再理会两只树妖,独自向八卦台走去。

......

刚刚走出去没有多久,刘羽便听见远处传来了呼声。

刘羽细细听去,脸上猛然一变。

“糟糕,好像是有人遇险了!”

小朋友虐待小动物,是什么心理因素造成的呢?

小朋友虐待小动物,是什么心理因素造成的呢?

为什么一到考试,复习做题,脑子一片空白。完蛋了。

两个人平时沟通也少,最近看见就郁闷,心理说不上来的烦,

我爸56岁,从我记事起我的老爸就是一个极其要面子的人。只要他觉得我给他丢了面子,他就会人身攻击说一些恶毒的话,还会威胁说要打人。根本不听我的解释,没有办法和他沟通。但是,我想和我爸沟通交流,我也希望我爸不要太在乎面子。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啊?